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4>

4.

“细腰舞那边怎么样了?”佑哥问。

“正说着话呢,嘀嘀咕咕听不清。”

顾飞打量着蹲在地上倾听遗言的细腰舞,火红的衣摆垂在地上,映得她身形更为耀眼。

片刻之后,一道光芒闪过,塔米拉的身体化作千万个光点散去,只留下细腰舞独自沐浴在其中。她缓缓起身,神色有些凝重地看了看顾飞,默不作声伸手递过来一样东西。

“怎么了?”难道任务失败了?

“喏。”细腰舞的手摊开,是另外那半个镜子。

“她说了什么?”

“她过去有个男朋友,要我们想办法找到他,线索大概在这个镜子上。”细腰舞声音闷闷的。

顾飞看看她,再看看镜子,却没有接过来。

“……你怎么了?”他问道。

“她好像之前吃过很多苦,好可怜哦……”细腰舞吸了吸鼻子。

顾飞一怔,不知道该如何搭话。很多时候他常常会忘了细腰舞不但是个普通的女孩,呃,可能不是很普通,但总归是个女孩,而且是个感情比较激烈澎湃的人,先前在城战时就曾为了柯特妮而分外感伤,也难怪这会儿对塔米拉深感同情。可是顾飞向来不会把感情融入到游戏里,因而也只能杵在一边默默等着细腰舞惆怅完。

好在细腰舞性格里更多是豪爽的一面,没过一会儿就甩了甩头一挥手说道:“走,云郊湖畔!她说在那里把镜子合上就有线索。”

“怎么又是云郊湖畔。”顾飞不满地嘀咕。

“云郊湖畔怎么你了?”

“没怎么,路不好走,打架还得先清场。”简而言之,情侣太多。

“草太高,视野也不好,跑起来不爽。”这么一说细腰舞挺认同,这两个人身上都没有半个称得上浪漫的细胞,要让花丛中永生的猥琐男们听到他们如此评价自己心中的圣地,非上来拼命不可。

“最好别遇上熟人。”顾飞摇头,真是个又麻烦又尴尬的地方。

“嘿嘿。”细腰舞忽然贼笑起来。

“我是不会因为被误会成你男朋友而手下留情的,一样弄死你。”

“你要不要这么狠!要不要这么狠!”细腰舞怒而捶打顾飞,“让老娘赢一次会死吗!”

“会死!”

就这么打打闹闹,两个以速度见长的人不出片刻就赶到了目的地。然而不幸的是,还没踏上湖畔的草丛,就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醉哥,细姐!”火球兴高采烈地冲二人飞奔而来,“来约会啊?”

“咳,咳,”顾飞差点被他一句话噎死,只好转移话题问道,“你在这干嘛?”

“最近闲,大伙儿无聊嘛,就来这里搅场子玩。”虽然已经加入了非常逆天,但火球时常没事回花丛中永生陪那帮猥琐男们一起胡闹,所以这“大伙儿”说的应该是他们了,至于什么叫“搅场子玩”,顾飞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正好!我们要做任务,快把他们都赶跑!”一旁细腰舞毫不含糊地吩咐。

“一句话的事。”

说完火球又钻回了草丛,只听里面悉悉索索一阵响动,不一会儿四面八方传来各种吼声。

“清场了清场了,你他妈没听到吗!说你呢!一边去!我们醉哥要办正事了!”

“问毛问!醉哥要办什么事是你能问的吗?醉哥就是在这拉着细姐看日落数星星也比你泡妞重要,走起走起!”

“什么醉哥你都不认识?新来的吧?我跟你说吧,我们醉哥就是大名鼎鼎的秒杀法师视频法师千里一醉!怕了吧?”

“妈的!跟他说不清,连千里一醉都没听过,怎么混的,兄弟们上,灭了他再说!”立刻火光四起,哀嚎遍地。

顾飞很无奈,只能跟着细腰舞往湖边摸去,路上撞到慌慌张张被赶出来的情侣,一看到他的黑袍紫剑和细腰舞那一身火红,都跟见了阎王似的吓得屁滚尿流,还有一对直接抱在一起准备慷慨就义。

“哈哈哈,鬼见愁啊你!”细腰舞还幸灾乐祸。

顾飞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敢情这姑娘全然不觉得都是自己惹的祸。

“到了。”细腰舞停下脚步。

顾飞也注意到了,由于任务是共享的,他这里的任务说明同样发生了变化。

“日落时,相爱之人会将破镜重圆。”出现了这么一句提示。

于是一人手执一片镜子的碎片,合在一起,却什么也没发生。

“看来是不相爱啊……”顾飞叹。

“废话。”细腰舞白他一眼。

“要么……拉拉手?”

细腰舞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顾飞顿时内心无比郁闷,怎么觉得打从他帮忙做这个任务的时候起就屡屡被当作和花丛男们一个档次的存在呢,说到底他也只是在琢磨着怎么完成任务而已。

另一边,在付出了几位同伴的生命代价后,花丛男们成功完成了细腰舞交代的任务,此刻都齐齐趴在距离顾飞他们不远处的草丛里,观察这边的动静。

“火球,醉哥和细姐干嘛呢?”

“切,这都看不出来,我告诉你吧。就是醉哥送了细姐一个东西,细姐很感动,于是醉哥要求拉拉小手,被细姐拒绝了,只好退而求其次看看日落。”

“哇靠,看不出醉哥这么狠绝的角色,都有重生紫晶那样的后宫了,居然攻克不了细姐啊。”

“废话么你,细姐是什么人物,让你去攻克一个你敢吗?”

“我当然敢了!这不是看醉哥的面子嘛,咱不能跟醉哥抢人啊。”

“就吹吧你!把你往细姐面前一放你就要吓得尿裤子了,哈哈哈!”

“你有种你上!细姐还不杀得你回不了老家!”

“啊,能被貌美多金又火辣的细姐杀一杀,此生也无憾了。”说话的猥琐男之一露出憧憬的神色。

顿时,大家都沉浸在自己将会被细腰舞怎样杀死的甜美妄想中,纷纷露出同样憧憬的神色。

 

就这样,顾飞和细腰舞在一边琢磨如何对镜子证明他们是相爱的,而花丛中永生的各位在不远处通过对骂和妄想默默守护他们的戏码一演就是一个礼拜,这期间他们俩做了种种尝试,但由于羞耻心和感情上的阻碍,连他们自己都知道是在做白工。

终于有一天,顾飞忍不住了。因为这个任务,他有些强迫症发作,好几天都没睡好,脑子里总在盘旋着怎么和细腰舞相爱,搞得他都要以为自己真要跟她怎样怎样了。

于是顾飞思前想后,发了个消息给剑鬼将前因后果说了说,想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对策,毕竟要说游戏经验,顾飞实在是没什么储备。至于恋爱经验么,咳……

“我帮你问下珂珂吧,这方面她应该比较懂。”剑鬼思索片刻,这么说道。

除了她和水深,他们也不认识别的情侣了,真是一群让人深感悲哀的光棍们。

“其实在网游里谈恋爱,大家一般就靠名称或者装备来秀恩爱呗。”路珂毫不犹豫地回复,“比如一个叫爱囡囡,另一个就叫囡囡,那一看就是一对呀。”

“哦,比如左手写爱右手写帅,换他们俩来说不定能行。”

“呃……名字我看你们是没办法了,这游戏估计也不会这么没人性,那大概就是装备问题了,去找成对的东西戴上试试。”

成对的装备,这在平行世界里不算多见,但要打听也不难,找佑哥就行了。

“原来如此,”佑哥装深沉,“我得想想,想想……”

“靠!千里你还是不是男人!这时候就应该靠肢体语言来证明你的爱意!”御天神鸣憋不住又在频道里吵吵上了。

“小孩子家懂个P。”顾飞懒得和他争,直接一句话打发掉。

“我倒是知道一样东西没准能用上,但是……”佑哥继续装深沉,“不好办啊,真是不好办啊……”

“装,你再装,再装我就直接去问红尘一笑了啊,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除了顾飞其他人都没有加叶小五的好友,压根不知道他早就不上线了。

“……好吧。”于是佑哥把他知道的那件东西娓娓道来。


评论(2)
热度(38)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