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迟来的七夕贺文

虽然有点迟(不是有点是很迟),但还是发一发!

许久不写文了先复健一下,接下来要努力振作,但是最近缺乏让人萌的死去活来的CP啊,这可如何是好……要么点梗试试看?

话说回来,网近的电视剧也不知道开拍了没有,顾老师谁演呢,估计谁演我都不会开心 Orz


=============================================


顾飞最近挺忙。

盖因他们武术界在顾家的努力下如今也颇有些人气,一有了人气,就爱开个武林大会。且上头那些白胡子老头们十分与时俱进,知道年轻人爱俏,放着现成的五官端正小鲜肉不用多浪费啊?于是每到开大会的时节,顾飞总会被拉出来遛一遛,时不时还在新闻里露个脸说两句采访,一时之间作为所谓武术界第一帅哥,就暗搓搓的也有了那么三两个迷妹。

然而本人对此,毫无自觉。

这也实在怨不了他,毕竟最近放暑假不用去学校,他就被自家老爹拉去深山老林里闭关修炼了。每天被揍得像个乖孙子似的,自然也没空关注电视和网络,一直到快开学了,才好不容易被放回家。


一早起床活动活动筋骨做做日课,琢磨着还有几天休假时间,左右无事,顾飞久违地打开了游戏。各种更新折腾半天后总算进去了,熟悉的云端城场景在眼前展开。

顾飞呼吸一口这其中的空气,比划了几下熟悉技能,就一路往通缉任务大厅走去,此次上线别的不提,先抓几个人练练手是正经。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总有人看到他的脸后频频侧目,身为武者的敏感让他不由对周遭警惕起来,边走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一开始只是眼神交流,慢慢有人停下来和身边人耳语几句,看到顾飞走过就三三两两地跟上,待顾飞停下望过去时又若无其事走到一边,而诡异的是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到最后,顾飞一挪脚步,整条街的人都跟着动。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顾飞思索着是不是他不在的这些天里发生了什么大事,遂翻开好友列表准备询问一番。这人选嘛,他头一个想到的就是剑鬼,毕竟剑鬼老实,有啥说啥。然而他忘了此刻还是早上,网瘾少年们还没有出洞,剑鬼并不在线。

不过“叮”的一声,眼看着佑哥上线了。

“哇,千里,稀客啊!什么风把你吹上来了?”佑哥的招呼也来得很快。

“正好找你呢,最近出什么大事了吗?”

“那就多了,你想听哪方面的?是帮会方面还是男女情感方面还是城战方面?不瞒你说,光是论坛的帖子我就写了三四十个了,一时之间要判断哪个是大事哪个不是还真有点困难……其实我一直都琢磨是不是该搞个投票……”

果然找佑哥是个错误。

于是顾飞无情打断了佑哥的长篇大论,直接讲了讲自己这边面临的情况。

就在他们唠叨的这会儿工夫,顾飞前方不远处俨然已经筑起了人墙,眼看着……这是要干架的气势啊?

如此一来,是什么原因就不太重要了。顾飞内心有些澎湃,好久没有这种准备大杀四方的兴奋感了。

而对话框另一头,佑哥却恍然大悟地回复了一句:“啊……哦,我知道了,嘿嘿嘿……”

嘿嘿嘿是特么什么意思哦!

顾飞已经完全不想管了,一秒关掉对话框,翻开好友找到另一个人。

“细啊。”飞过去就是一句久违的问候,说得顾飞都有点怀念。

“?”

“有架打,来不来?”

“哦,什么架?”细腰舞却看上去不是很热情,完全不像是顾飞认识的细腰舞。

这不科学。

于是顾飞细无巨细地分析了一番当前形势。

“我看出来了,不管是为了什么,总之这些人堵着我的路是要搞事情。人数有点多可能要杀一会儿,怎么样,你来不来?”顾飞如是总结道。

“呵呵,”细腰舞的语气依旧很耐人寻味,“说吧,在哪。”

报上坐标三秒后,白光一闪,细腰舞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顾飞视线中。还是一身红衣,衬得她整个人都英姿勃发,仿佛包含着取之不尽的活力。

嗯,这还是他认得的那个姑娘,眉眼中透出的全都是无所畏惧。

“老娘搞不死你们!”说时迟那时快,细腰舞一落地,眼神都没飞给顾飞一个,就挥着匕首冲进了人群。

顾飞一直都知道细腰舞的身手不错,但显然许久不见,她不光等级提升了,速度更快了,也学会了不少新招式。眼看着正前方的几人被细腰舞一记雾影突袭给秒了,哗啦啦的白光少掉一大片,顾飞不禁有些着急,这一言不合就开杀万一都杀光了怎么办,赶紧抄着暗夜流光剑加入战局。

如今的顾飞等级显然已经追不上大部分人,攻击和防御都不是很高,但这些都可以靠着速度来弥补,攻击不够多打几下,防御不够东躲西藏,完全不是问题。千里一醉还是千里一醉,还是那个以一当百风驰电掣的视频法师,还是那个让云端城平均PK值几乎为零的通缉神手,只要他一出手,对方依然没有任何胜算。

……尽管眼前的人群似乎也没怎么反抗,弱得有点不像话。

“细啊……”顾飞一边砍瓜切菜一边移动到细腰舞身侧。

“说!”细腰舞正杀得起劲,应得毫无耐性。

“看你这么义愤填膺,解释下什么情况呗?”

“呵呵,你看好了,”说着,细腰舞一记割喉送走一个妹子,“看清楚了啊,这一个两个,”又是一刀带走一个人,“两个三个,”狠狠踹一脚隔壁的屁股,“三个四个的……全他妈是你在外面招惹的——妖——艳——贱——货啊!!!!”

最后几个字根本是吼出来的,然而只换来顾飞一脸的问号。

“老娘真他妈受够了!究竟是哪个混账东西走漏的风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的都来跟姑奶奶我打听你的消息!”

“打听我……?”

“让你在外面出风头!让你跑去上电视!让你露脸!要不是打不过你,老娘现在就想把你摁地上往死里揍!”细腰舞终于一巴掌掀翻了百米范围内最后一个人,气急败坏地回转身来揪着顾飞的领子就继续发飙,“每天!每天上线都有人问我你之前的光辉事迹,问我你在哪,问我你什么时候上线!到现在邮箱都还是满的,我打哪知道去!你的事情我知道个屁!”

真是越说越生气,回想起这几个月惨不忍睹跑哪都被围观的游戏生活和那些不懂礼貌不知所谓为了顾飞就冲进游戏的新人,细腰舞简直怒火冲天,把顾飞拉到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眼看着她气鼓鼓的一张小脸近在咫尺,带着剧烈运动后的淡淡红潮和水汽,口中不住地抱怨却又领着自己慢慢远离人多的地方,顾飞心中反倒泛起一阵阵涟漪。

有点可爱,真想捏捏这张脸。

一边想着一边就伸手捏了上去,细腰舞愤怒的碎碎念戛然而止,而顾飞只感到手下一片软绵滑腻,于是又伸出一只手捏起另外一边,拉扁捏圆使劲揉搓。

“你干嘛!”细腰舞一巴掌拍飞他的狗爪子,双颊红扑扑的。

“多大点事,我把我电话号码给你,下次他们问你,你就来问问我呗。”顾飞说得云淡风轻,全不当一回事。

“呵呵,小心我把你号码公诸于众,看你天天怎么上课。”细腰舞觉得这主意不错,笑得一脸鸡贼。

“说你傻你还不认,”顾飞一个爆栗敲到她脑门上,“你把号码都告诉别人了,谁还来找你?没人找你了,你还打什么架?听我教你一招,你就找火球他们去发个传单,凡是想知道的每周固定一天到演武场和你打,打赢了才给,打输了要赔钱。”

咦?听上去仿佛有点意思啊?

细腰舞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不算很灵光的脑子里顿时有了几分兴趣。本来顾飞不在的时候,她就玩游戏玩得有些无趣,正琢磨是不是有什么新玩法。再加之每天被骚扰的不厌其烦,真是退服的心都有。然而如今听顾飞这么一提议,不光可以摆擂台,设奖励,冲排名,还能扬名万里,每一样都正中细腰舞的下怀。

顿时她又开心了,也不再抓着顾飞领口,一把就把他抱了个满怀。

“千里还是你会玩啊!我就知道跟着你不会没劲的!记得多上上游戏啊!”笑得一脸灿烂,方才的愤恨来得快去的也快,还是他认识的那个细腰舞。

“嗯,”顾飞一边趁势搂着细腰舞的腰,一边把写着自己电话号码的纸条塞进她手里,“想我你就直说,记得给我打电话!”

“没问题!”


后来,云端城就有了一个传说,每一个想和千里一醉也就是顾飞搭话的迷妹,都得先问问细腰舞手上的匕首同意不同意。

对此,细腰舞很得意,顾飞也很坦然。

“我们习武之人,一般女朋友都特别凶,大家千万小心点。远观就好,还是别接近了,容易出人命。”某一次接受采访时,顾飞如是告诫迷妹。

幸好细腰舞沉迷游戏不看电视。


End.

评论(15)
热度(55)
  1. 小谁槿花一日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甜的纯天然糖!!!!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