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钢之炼金术师/RR] 因罪之名 <3>

3.


爱葛妮丝正坐在窗口,看着手中的什么,微弱的烛光照在她脸上,反射出点点泪珠。

莉莎走近,轻敲一下敞开的门。

听到声音的爱葛妮丝慌忙擦擦眼睛转过身来。

“睡不着吗?”她强装起笑容。

“嗯,到陌生的地方总是会这样,没关系。”莉莎走过去,看到她手里捧着一个相框。

感受到莉莎的视线,爱葛妮丝大方地将相框递过来。里面是她和一个年轻男子的合影,看上去关系非同一般。

“他叫维吉尔,是我的未婚夫。以前曾是父亲的学生,后来作为辅佐官跟着父亲去了伊修瓦尔,就……再也没有回来,死于一个敌方小鬼的暗杀。”

莉莎没有做声,只是倾听爱葛妮丝的告白,将相框小心放回桌上。

“父亲之所以独自一人前往中央市,也是因为每当见到我就会心怀愧疚。”

“那并不是您父亲的错。”

“是的。可是战争就是这样,像一场噩梦,一辈子都摆脱不了。古拉曼先生也曾经是军人,是吗?”

“是的。”在设定上。

“不会痛苦吗?”

莉莎想想,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他也会整夜无法入睡,一闭上眼就又看到那些死去的无辜的人们。”不全是谎话。

“因此才离开了军部吗?”

“不……是因为有我。”这倒是在撒谎。

“真好啊。”爱葛妮丝脸上流露出羡慕的神情,让莉莎内心生出一丝愧疚。“如果谁也能抚平我的伤痛就好了。每当被梦魇缠绕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该恨谁。伊修瓦尔人夺去了我的母亲,我的爱人,间接让我失去了父亲,可是他们也几乎被杀光。你说……我应该恨这个世界吗?”

眼泪从爱葛妮丝的眼中渗出。莉莎温柔地拉起她的手。

“你不该恨任何人,这不是你所背负的罪。你可以去看更多更好的东西。而这份怨恨,交给像我们这样曾经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就行了。”

“您真是个温柔的人,古拉曼夫人。”爱葛妮丝犹豫地笑一笑,“我会从心底祝您幸福。”

我们幸福不了的。莉莎没有说出口,觉得继续下去也许不会再有收获,站起身准备离开。

却被爱葛妮丝一把拉住。

“我可以……拜托你们阻止我父亲吗?”她忽然激动地说道,双手止不住颤抖,“父亲也许没有死。他说他知道了一些秘密,要制裁那些发动了战争的罪人,要制造骇人的事件,就算豁出性命也要完成。我……我没有拦住他,总觉得这样也许是对的。可是、可是……果然还是想要爸爸回来啊。在这个世上我只剩下这一个亲人,我想要陪伴他度过余生……”

面对爱葛妮丝突如其来的剖白,莉莎一边拍着背安慰她一边镇定地瞄了瞄房间门口。

早已站在那里偷听了多时的罗伊,转身往回走去。

虽然不算完成任务,但也多少弄清对方的意图。看来马伦少将还逗留在中央市,明天一早他们就该启程返回。

他长舒一口气,想起刚才听到的对话,和曾经那个夜不能寐的自己。他并不吝于坦诚自身软弱,时常在梦回之时仿佛看到莉莎的整个人生。

他们在最初认识世界的年纪相遇,偶尔也曾探讨过人活着总会想起的一些问题,虽不熟稔却早就习惯了彼此的存在。那之后经历分离,再并肩面对人类恶意最丑陋的形态,共同背负彼此一同犯下的罪。然后,在某一天,也像休斯一样,只留下一个背影和再也不会醒来的脸。

有时候,连自己都忍不住开始怀疑,这条路是不是走错了。

今天在不得已抱住莉莎时,他摸到了她背上的炼成阵。第一次见到它就惊为天人。第二次再看到的时候,两个人却都已失去了流泪的资格。他用颤抖的手指抚上那脊背,灼烧的剧痛让莉莎咬破了嘴唇,止不住的冷汗也令他数度错手。尽管战场上已磨练出足够的技术和精准度,那还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用自己辛苦习得的炼金术,一寸一寸伤害人类的肌肤。

才体会那是何等残忍的事,让他不禁紧紧拥抱她的肩膀,一遍又一遍说着各种道歉的话语。

莉莎忍耐着,挤出微弱的笑容对他摇摇头。

那个年少时在他面前羞怯问好的小女孩,不知何时已成长为如此坚强的女人。

不禁有些怀念曾经的旧时光。他自嘲地笑了笑。

 

然而次日的回程并不是很轻松。在路边小店享用下午茶的时候,他们被跟踪了。

“真是炽热的目光啊。不知中尉注意到没有?”罗伊放下精致的红茶杯,不动声色地感慨道。

“您是说左后方,还是右前方?”莉莎脸上的表情依旧没变。

“真缠人啊。让我们甩掉他们吧!”

“好的,请把芥末递给我。”

“你辛苦了。”罗伊将手边的调味料递了过去。

“您也是。”莉莎接过瓶子,用茶匙挖出一勺放进了嘴里。

然后她抬起头,只见豆大的泪珠从眼睛里不停滑落,鼻尖和眼眶瞬间变得通红。她皱着眉头紧咬下唇,就像每一个为恋爱烦恼的少女般,隐隐地抽泣起来。

片刻之后,莉莎猛地抓起手边的杯子,将茶狠狠泼到了罗伊的脸上,随即站起身来。

“我怎么会嫁给你这种男人!人渣!”丢下这句话,就冲出了小店。

“伊丽莎白——!”罗伊慌乱地掏出钱币往桌上一丢就跟着追了出去,身后传来看热闹的人们一阵阵哄笑和口哨。

刚出店门,他就看到莉莎站在不远处的小巷口招着手,于是跟过去一起藏了起来。

很快,就看到三五个人东张西望着走出来,低声交谈几句后往不同方向四散开,谁也没有留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巷子。

“虽然事到如今问这个有点奇怪。”和罗伊窝在一起等待对方走远的莉莎沉吟片刻后开口道,“但我们也没发现什么惊天的内幕,现在不过是完成任务回军部而已……有没有人监视不是无所谓吗?”

“那当然是因为……”罗伊转过头认真地回答,“只有这样我才能看到你的哭脸啊!”

莉莎眯起眼睛,皱眉凝视了罗伊许久,似乎想要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放弃似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嗯,差不多了,走吧。”罗伊若无其事地向外探了探,拉着莉莎走了出去。

 

天色已渐晚,夕阳的余晖带着浓厚的色彩抹上云际。他们并肩走在前往车站的路上,有年轻女孩凑过来兜售鲜花,罗伊总不忘露出英俊笑容豪爽地买下。结果就是两人手中各自塞满了一大捧花,阵阵香气弥漫在周围。

莉莎记起还在上学时,有一次与同伴驻足于广场闲逛,偶然遇到了打工途中的罗伊。

“霍克艾家的小姑娘,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巧了!”当时的她,被罗伊如此热情地招呼。

之后又生疏地闲话了一些家常,客套而礼貌。

临分别她才想起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于是问道:“马斯坦先生为什么要学习炼金术呢?”

对方没有犹豫,给了她一个爽朗而诚恳的回答。“我希望能用炼金术保护这个国家,和这里的人们。”

这个人的心,也许比父亲还要温柔。莉莎望着他挥手离去的背影,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那是在他们依然心怀美丽梦想,并坚信它可以实现的年纪发生的事。一如眼前不谙世事的少女们,瞳孔中映衬着黄昏灿烂的金色。对未来,以及这个世界,还抱有太多幻想的权利。

尚未经历,那被时间污染的洗礼。

一阵风吹来,手中的花束飘散出朵朵花瓣,身边人露出开怀的笑容。

莉莎抬起头想要回应他,猛然发现对面走来几个穿着军装的人,身姿隐约有些熟悉。

她警惕地拉着罗伊往路旁一闪,借着行人的掩护靠到墙根,又使劲扯了下他的领口让他重心失衡不得不两手撑住她背后的墙壁。乍一看就像在路边耳鬓厮磨的恼人情侣一般,让他人的视线懒得多做停留。

“那几个人我认识,会被认出来。”莉莎的目光悄悄随着那几个走过的军人移动。

“以前的同僚?”罗伊艰难地维持姿势,两人的脸仿佛再靠近一寸就要贴到一起。

“嗯,点头之交。”莉莎依旧戒备着。

“可是啊……”罗伊故意歪过头凑到她的耳边说,口中呼出的气让莉莎感到阵阵绵痒,“你不是说被跟踪也无所谓吗?”

“啊……”她这才愣了下收回目光,傻傻地看了眼罗伊,仿佛对这个问题也感到一丝疑惑。红晕渐渐浮上脸颊,表情却依旧没有变化。

“你啊……”罗伊叹一口气。

“大约是因为,我也有不想被人打扰的时候吧。”莉莎思索片刻,一本正经地答道。

这下轮到罗伊怔住了,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反复几次终究是没能出声。

“走吧。”莉莎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反应,推开他环住自己的手,径自走了出去。

他不禁捂着嘴开始思索起来。

“怎么了,大佐?”走到前面的莉莎转回头。

“不,没什么。”他迟钝地跟了上去。

 

听到那句话时,罗伊的心跳漏了一拍。在女人堆里乘风破浪了多年的自己,对任何调侃和被调侃已是如鱼得水。对莉莎种种无趣的反应也早就习以为常,甚至还觉得别有风味。没想到竟会有因为对方一句话就动容的一刻。

唉,爱情啊,真是让人丧失理智欲罢不能的毒酒,不得不时刻保持警惕呢。他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叹着气一边露出酸涩的神情。

“工作居然让您如此痛苦吗?”莉莎看了看罗伊桌上堆着的几摞纸山。

“中尉。”罗伊抬起头来,放下手中的笔抱臂严肃地说道,“你的破绽实在是太多了!”

“虽然不知您为何突然找茬,不过我会谨遵教诲的。”莉莎冷静地放下一份文件,“这是最近有登记的失踪人口,值得注意的是北区钟楼的守门人。他是个年纪六十左右的老人,外形特征和马伦少将接近,也没有亲人在世,是附近老友会的人报的案。”

“看来没有错,应该是杀了这个老人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将尸体烧毁冒充。”

“只是依旧没有其他线索……”

“对方的目标应该是军部高层,我倒是对他说的秘密很有兴趣。”罗伊沉吟着,“……马伦少将的葬礼是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三点。”

“原来如此……”罗伊像是恍然大悟一样站起来,“马伦少将诈死的目的就是这场葬礼,届时军部高层都会出席,他一定会在葬礼上制造出伤亡事件。”

“所以为了弄清葬礼的举行时间,他可能还逗留在军部。”

“嗯,现在临时修改日程太仓促了,也会引起对方的警惕。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叫上法尔曼他们,务必将中央军部翻个底朝天!”

“是!”

评论
热度(16)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