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钢之炼金术师/RR] 因罪之名 <2>

2.


这是距离东方市不远的一处富裕而宁静的小镇。午后阳光照在路边小店里休憩的人们身上,温暖而闲适。

罗伊和莉莎到达的时候已接近傍晚,来不及寻找前往马伦家的路,便先到一家旅店寄宿下来。

“古拉曼先生和夫人,是吗?”前台美丽的接待小姐给了他们一个甜美的微笑,并递过登记单。

“大……咳,”察觉到自己失言的莉莎,咳了一下,“罗伊,我发现一件事。”

“什么,亲爱的伊丽莎白?”罗伊一边愉悦地签名,一边随口答道。

莉莎倒也不在意他的肉麻。“我们如果坐晚上的火车来,就能在清晨到达。岂不是不用花时间找地方投宿?”

“伊丽莎白你还真是死板啊。”罗伊潇洒地签好了登记单,“这么好的公款旅游机会,怎么可以白白放过呢!”

“……原来如此。”莉莎点了点头,“所谓吃人民税金的蛀虫,大概就是这样吧。以后我会好好监督你完成与这份花费等值的工作。”顿了顿,像是刚想起设定,连忙补充一句“亲爱的”。

“唉……”罗伊接过房间钥匙,不禁叹了一口气,又随即恢复笑脸,“总之,先上楼吧!”

走前还不忘对着前台小姐露出一个帅气的笑脸,惹得对方满脸绯红。

 

房间不大却舒适而整洁,窗外就是镇上最繁华的商店街,大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

罗伊一进门就长舒一口气,放下行李,像个孩子似的整个人飞扑到床上。

“旅途中最必不可少的果然是温暖又柔软的床单啊,哈哈!”

莉莎苦笑着走到一旁解下发髻。

“虽然也不是什么很紧张的任务,不过大佐还是应该有点乔装自觉,尽量克制对其他女孩暗送秋波的冲动比较好。”她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这样说道。

“吃醋啦?”罗伊在床上翻个身望向这边,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并没有。”莉莎面无表情地回应,从行李箱中取出洗漱衣物。

“呿。”忍不住咋了一下舌。

莉莎却没有理会他,自顾自拿着东西走进了浴室。半晌,又探出头来丢下一句:“这浴室没有门,请大佐不要偷看。”

却没注意到对方愣在当场许久都没有动弹。

 

那天晚上莉莎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她的故乡。和这里几乎一样,狭窄而繁华的街道,远处错落的寻常小院和人家。青石板路旁吆喝着兜售面包的师傅,还有捧着一篮篮水果的姑娘们,夕阳中她脑海里一成不变的风景

偶尔那么一两次,回家路上会遇到和她相反方向过来的罗伊。她知道,他一定刚结束在父亲那边的学习,于是生疏而礼貌地互道一声下午好,就擦肩而过。

相对于十几岁的莉莎,罗伊喜欢摆出一副大人样子,从容地叫她“小姑娘”。

“哟~霍克艾家的小姑娘,真巧啊。”他总是这么说。

唉,那时候个性似乎还没这么不正经。梦里的她不知为何叹起气来。

午夜梦回时,她借着月光,看到身边背对着自己熟睡的人,肩膀随着呼吸均匀起伏。这个人虽然平日最擅长花言巧语,骨子里却还是很绅士。

莉莎坐起身,给自己倒一杯水,走到窗边凝望着月夜下的街景,想起刚才的梦。

在她还年少时,鲜少踏进父亲的房间。总觉得那是一个充满秘密的地方,空气也厚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她总是先推开一道门缝,再探头张望下里面的情形,然后就会看到父亲坐在书桌前聚精会神书写的样子。

害怕打扰父亲,又担心他的健康,因而必须出声提醒他吃饭才行,于是怯生生地轻呼一声。

之后父亲就会转过头来,露出疲惫而温柔的笑,说:“又到吃饭时候了啊。”再站起来拍拍她的头走出去。

一成不变的记忆片段。直到有一天,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年轻人站在书桌旁回过头,礼貌地打招呼。

“你好,我叫罗伊·马斯坦。今后就跟着霍克艾师父学习炼金术了。请多关照,莉莎。”

有多少年没有想起这些事了。她放下手中的杯子,重又钻回温暖的被窝,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们迷路了。

不知是地图画得太潦草,还是乡间小路都长得差不多,总之兜兜转转到傍晚时分才总算到了目的地。

开门的是一个金发女孩,询问后得知是马伦少将的女儿——爱葛妮丝·马伦。

“前几天军部有人过来告知了父亲的事情,只是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爱葛妮丝揉着有些红肿的眼,将自称是马伦少将友人的他们带进了客厅。

“我们在军部有几个熟人,平日也受到将军不少照顾,所以一出事就接到通知了,真是没想到啊。”罗伊故作悲痛地摘下礼帽,摇了摇头。

“请问您的母亲……?”莉莎在一旁轻声说道。

“家母在战争之后那年就去世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爱葛妮丝一边冲泡红茶,一边淡淡地答。

所谓的战争,应该是指前几年的伊修瓦尔战役吧。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有接茬。

“啊,请不要在意。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家庭教师的收入也足够维持。只是……”爱葛妮丝端上茶点,露出犹豫的神色,“我想在家乡为父亲举行葬礼,被军部的人拒绝了。”

“是的,按照军规,少将级别的葬礼都应由大总统来主持。”

“我……不太想出席那样的场合。”爱葛妮丝面露难色,“总觉得会喘不过气来。”

“军部现在正全力地捉拿凶手。据说您父亲失踪前一天曾经和家里通过电话,不知有没有说过什么呢?”

听到罗伊这个问话,爱葛妮丝皱着眉头犹豫地开口道,“确实说了一些。我想……家父可能是自杀的。”

“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并没有什么。”爱葛妮丝苦笑道,“只是家父依旧被伊修瓦尔的阴影困扰。在他准备去前线的时候,母亲生下了弟弟。算是老来得子吧,父亲高兴坏了。可是当他离开后,弟弟生了一场大病,未能治愈,就这样夭折了。不久后母亲也郁郁而终。……从那时开始,父亲就陷入悲痛之中,常常做噩梦。”

“……原来如此。”

“请不要将这些告诉军部的人好吗?我不想家父被当作懦弱的人,希望他能带着应有的荣誉入土为安。”爱葛妮丝悲伤地请求着。

“请放心,我们会为了维护马伦少将的名誉而努力的。”罗伊严肃地应道。

“多谢。”听到这句话,爱葛妮丝安心地笑了。

 

当天,由于已经来不及赶回镇上,他们被爱葛妮丝热情地留下过夜。

“中尉,你怎么看?”晚饭后回到房间,罗伊边用毛巾粗暴地擦拭刚洗过的头发,边随口问道。

“总觉得她的态度太恰当,有点奇怪,却又无法说出判断的依据。”

“亲爱的伊丽莎白,”罗伊忽然双手撑住莉莎的肩膀,直视着她严肃地说,“你知道吗?这种时候,要说成是女人的直觉,才能增加魅力值啊!”

“……受教了。”莉莎面无表情地挪开他的手。

然后罗伊笑着拍拍她的头,就走开了。

她想起昨天的梦,不禁苦笑着叹了口气。

后来,她梦到了战场。那已经是距离伊修瓦尔战争有一段时间的事了,他们已经习惯于为那些后续的混乱而出生入死。当她逃离一群恐怖分子的监禁赶去与他汇合时,正赶上他结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满身伤痕扶着墙走出来。

莉莎一路飞奔过去,挽住有些站不稳的罗伊。

“大佐,你没事吧!发生了什……唔!”

话音未落,就被他用力抱了个满怀,胸膛的温暖扑面而来。

“对不起……”罗伊的声音低低地,就像早已耗光了半生的力气般,“对不起。”

“大佐……?”

他的手臂加重了力道,仿佛想再多说点什么,就像每一个在故事最后帅气登场的王子般,将肺腑之言说得动听而感人。却反复动了动嘴什么也说不出,有太多东西,如鲠在喉。

“大佐,”莉莎的双手温柔地抚上后背,“我不会死的。”她轻声安慰他。

“嗯。”他这才松开手,“抱歉。”

那时候的沉重感直直地流淌到心里,让她闷哼一声转醒过来。

发现身边的人在被窝里整个环抱住她,炙热的气息让她喘不过气来。

“大……”她出声想要踢开对方,却被伸到嘴边的手指阻止。

“嘘。”声音在耳边响起。

然后她听到了,房间外传来的脚步声,向这边谨慎地靠近。不一会儿门把传来转动的声音,于是两个人立刻维持亲密的姿势假装熟睡。

门被轻轻推开,有微弱的光线传进来。片刻后又掩上,脚步向着远处走去。

罗伊长舒一口气。“抱歉。”他小声说道,放开了莉莎。

不久,从外面隐约传来抽泣声。

“哦,看来年轻的女孩需要抚慰了呢。”罗伊露出狡猾的笑容,掀开被子坐起来,却被莉莎一把拉住。

“不,还是让我去吧。”

“嗯?”

“您不是说了吗?这是女人的直觉。”莉莎笑了笑,“有些话只有女人之间才会说呢。”


评论
热度(14)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