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钢之炼金术师/RR] 因罪之名 <1>

这是一篇旧文,收录在同名的本子《因罪之名》里,这次略有修改。

一眨眼已经是4年前的文了,那时候的文笔和构思,缺点还是挺明显的,这篇文也写得很痛苦,很多地方都没有达到预期,进度特别缓慢,最后为了不窗本,大纲是一砍再砍,自己看着都不是很满意。

但是尽管如此,也还有很多细节是用心想出来的,自认为充分表达了对这个CP的解读,在感情线上把想写的都写了,所以也挺满足!

文不长,大概四五天放完它。


=============================================


1.


中央军部的马伦少将死了。

尸体被抛弃在北区的钟楼里,已烧得面目全非,仅凭身上的军装和一些随身物品确认了身份。

“明明是烧死为何有这么多血……”罗伊·马斯坦看着楼梯地面上已经干涸的血迹,拖着下巴沉吟道。在他身后莉莎·霍克艾亦步亦趋地跟着,并四下查看地形。

“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她说道。

“嗯,到处都很干净。”罗伊一边端详血迹一边喃喃自语,却思索不出头绪。

一些下级军官在勘察楼内其他可疑的地方,但也收效甚微。本来就是鲜有人至的废弃钟楼,除了空旷的天台和一眼望不到头的楼梯外,就只剩下偶尔栖息于此的野鸽了。

罗伊放弃思考,站直身体深呼吸一口。远远看到布莱达少尉用和他那胖体型毫不相称的敏捷动作穿过人群快速走了过来。

“大佐。”走到近前,他不太标准地敬个礼,“验尸报告出来了,司令部让您过去下。”

“啧,刚调到中央就遇到一大堆事,看来是闲不下来了。”罗伊不满地撇撇嘴。

站在一旁的莉莎淡淡接腔道:“这不是正合您的意吗?往上爬的好机会。”

“要是忙到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那就敬谢不敏了。”

“偶尔我也希望您能牺牲一下约会时间好好工作个几天。”莉莎面无表情地抱怨,听的人却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

“好吧,既然如此,就也积极参加一回中央军部的会议吧!”罗伊意气风发地拉了拉制服的领口。

无尽的楼梯下没有回声,老旧的古钟早已不为轻佻的浮风敲响。

 

约瑟夫·马伦少将。

这是一位将妻女安置于老家,独自一人在中央市任职的少将。他曾隶属于东方司令部,调职后因为老家距离东方市较近的缘故,和罗伊也有过一面之缘。目前大约五十岁上下的他,参加过后期的伊修瓦尔战争,虽然没有什么突出的成就倒也生活得游刃有余。这样的人,却在一个礼拜前突然不知去向,再接到消息时已是天人永隔。

“我们怀疑他诈死。”会议之后独自将罗伊叫到办公室的上司,开门见山地说出惊人话语。

下午的阳光慵懒地从他身后的落地窗直射进来,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推断的依据是?”罗伊不动声色地问道。

“那具尸体不是被烧死的,验尸报告是死于失血过多,应该是为了掩饰身份才故意烧的。”

“可是……马伦少将为何要这么做呢?”

“这话只能在这里说,上面准备把他调到南方司令部去。你也知道,那里最近不怎么太平,大概贪生怕死逃了吧。”

“您需要我做什么呢?”……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不过罗伊并没有表现出来。

“上头也会从不少方面追查,你既然是东方市过来的,辛苦下跑一趟他老家吧,看看他妻子那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上司说完这句,故作轻松地拍了拍椅子扶手。

 

“这就是伊莲娜·马伦。”

偌大的公共办公室里,整齐排列着一些办公桌椅。不过本应坐在那里的人们似乎都被派出去了,空荡荡的。只有窗边最大的桌旁,坐着正无趣托腮用手指敲打桌面的罗伊。莉莎在他身旁汇报着调查得知的情报,顺手递过去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位瘦削的中年妇人,低调却不失华贵的穿着,以及恰如其分的笑容充分显示着她的地位和教养,更何况还是一位五官精致的美人。这让罗伊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

莉莎的声音停顿一下,看了眼前这人一秒,又继续说下去。

“马伦少将在19日下午通过公共线路联络过家人,但并没有被监听,也没有留下录音记录。之后他做了什么暂时没有人目击。彻底失去联系是21日早晨的例会无故缺席。从那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真奇怪啊……”

“怎么了?”

“一个仕途顺遂的少将,突然要被左迁到南方司令部。而这个少将为了躲避调令,竟然不惜诈死?”

“上面难道隐瞒了一些实情吗?”

“唔……”听到莉莎的疑惑,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罗伊,仰起头来看着她。

莉莎始终埋头在报告中沉思,过了许久才察觉到对方一动不动的目光,倒也不觉得奇怪,眼神迎上去,歪着头等待他发话。

“中尉,我记得你在休息室里一直有放一套便装吧?”

“虽然很想怀疑一下大佐是如何得知这件事的,不过……确实是这样没错。”

“太好了,”罗伊忽然灿烂地笑起来,“马就要下班了,我们去喝一杯吧!”

闻言,莉莎收起手上的报告,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正要张口准备拒绝并说教一番时,罗伊的手指在桌子上连续敲了两下。

这是他们之间希望传达某种讯号时才会发出的警示。

“好吧。请不要让我太晚回家。那么,门口见。”

 

中央市的夜晚总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灯红酒绿下的迷蒙。人们三三两两的走着,在华丽的橱窗前,或是古老破败的酒吧前驻足。罗伊开着车,快速驶过繁华的主干道。

“我一直觉得你还是把头发放下来好看。”他一边观察后视镜一边将车拐入偏僻的小路。

“工作时很不方便。”坐在副驾驶座的莉莎望着窗外向后倒去的街景,认真地回答。

“太不解风情的话,会嫁不出去哦。古拉曼中将会哭的。”

“您多虑了,外祖父并不在意这个。我想到这里应该很安全了,大佐您想说什么?”

“你说的没错,军部应该没有把全部的情报告诉我们。但是,为什么不惜隐瞒也要让我去调查马伦少将呢?如果不信任我的话,干脆找个信得过的不就行了?”

“所以我们的行动也被监视了吗?”

“恐怕是的。”

“……难以猜测上面的意图,而且破绽也有些太明显。”

“哼,无所谓了。”罗伊把车停在了昏暗的巷口,“既然对方想要隐瞒情报,那我们就自己找出来吧。”

这里是不算富裕的旧城区司空见惯的小商店街,下班后流连徘徊于此的人们在霓虹灯下踏着东摇西晃的脚步。单纯而高亢的笑声时不时从人群中爆发出来,伴随着阵阵酒气和食物的香味。

两人弯身踏入道旁一家不起眼的风俗店。

“欢迎光——”门边的招待小姐迎上来,见到罗伊愣了愣,随即绽开了不一样的笑颜,“是罗伊——呀——”边说着边热情地冲上来给了他一个满怀的拥抱。

“咦?是罗伊!”

“罗伊来了吗?”

“哇,罗伊,好久不见!”

一时之间,仿佛没什么生意的店内各处传来骚动,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开心地聚集过来,将罗伊围了个水泄不通,像一群小鸟般叽叽喳喳地发出欢快的感慨。

莉莎被人群推搡着退到吧台附近,苦笑着呼了一口气。尽管不是第一次跟着罗伊来到这里,她还是无法习惯这样的开场白。

“雪利酒,会让你心情平静一些。”冷淡的声音从吧台后面传来,体态稍显壮硕的妇人,一边叼着雪茄一边将酒放在莉莎面前,“真对不住啊,让你陪着那个轻挑的小子。”

“您言重了,克里斯玛斯夫人。”

“哼,男人光靠脸蛋吃饭是不行的,偶尔也该给他泼泼冷水才行。”克里斯玛斯夫人不屑地瞄了一眼从女孩堆里脱身出来正向她们走来的罗伊。

“多亏夫人从小的谆谆教诲,我已经深知这个道理了,不用操心。”听到了他们对话的罗伊,一边落座一边不满地抱怨道,“也给我一杯雪利酒吧。”

“这里可没有给你白喝的酒,小鬼。”

“是,是。”他脸上露出苦笑,“下次我会带新式的雪茄过来,今天比较急没有准备。”

“发生什么了吗?”

“死了一位少将,上面怀疑是诈死。我被派去调查他老家的妻女,但是到手的情报很有限。”

“哼哼,完全被人当成挡箭牌来使了啊小子,有危险的时候随时可以舍弃你。”

“唉,被人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一点还真是刺痛啊。”虽然说着这样的话,罗伊的脸上却还是悠闲从容的神情。

“你们的行动多半也被监视着,还是乔装一下比较好。”

“乔装……啊……”罗伊重复着这个词,斜眼瞄了瞄坐在一旁闷不吭声的莉莎。

“怎么了?”被他看了半天才发觉的莉莎一边吃着火腿一边转过头来,“我也认为有必要乔装。”

“要乔装吗?”店里偶然路过听到他们对话的小姐,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哇,要乔装呢!”

“这个我喜欢,伊丽莎白和罗伊一定会很合适的!”

“说起乔装,果然还是那个吧!”

“是那个吧!”

“——让人心跳加速的假扮夫妻!”

姑娘们因为这个话题又从各处聚集过来,忍不住开心地议论了半天。

罗伊抬起手来想要插话,刚张开嘴又停了下来,扶了扶额头换了个姿势似乎想说什么,又没找到时机。如此反复几次才终于作罢,转过头来望向听着姑娘们的对话有些愣愣的莉莎。

“总之,就是这样了!”他表情严肃地说道。

“了解了。”莉莎也认真地回答道。

克里斯玛斯夫人终于忍不住爆发出一串大笑。


评论(2)
热度(17)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