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钢之炼金术师/RR]一场关于头发的拉锯战

这是一篇旧文,收录在《因罪之名》这个本子里,因为本子算是完售了(其实还有最后1本),就放出来。

当时写的挺开心,感觉比正篇还要顺畅,不过好像和后来官方公布的一些隐藏设定有点冲突,这部分BUG就随它去吧,看个开心就好!正篇要不要放我还在犹豫,因为不是很满意,毕竟第一次出个人本……

最后让我来喊一声,BG大法好!!!


=============================================


东方司令部的莉莎·霍克艾准将最近有个烦恼。

她的头发越来越长,发卡早已不堪重负地损坏了好几个,每天早上都要花去更多的时间将它们盘好。距离上一次修剪也过去了很久,她迫切需要剪掉长发。

莉莎在办公室里疲惫地揉着太阳穴,思考接下来的行程。最近她负责的地下水道工程进行得不是很顺利,频繁的加班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处理私事。

一阵敲门声传来,推开的门缝里探出个戴着眼镜的小脑袋——是最近升任霍克艾准将辅佐官的阿蜜莉雅少尉,一个长相十分甜美的女孩。

“准将大人早上好!这、这是今天的日程表。”还没有完全习惯这份工作的阿蜜莉雅,有些紧张地递过文件。

“嗯,辛苦了。”莉莎接过文件,思考着能不能在什么地方插入理发这一项。

“啊,还有,马斯坦上将请您立刻过去一趟。”

“好。”她很遗憾地发现除非牺牲晚饭的时间,否则今天别想完成这个夙愿。

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其实罗伊·马斯坦上将的办公室,也不过就在走廊的另一头,两个房间之间只隔了一个会议室和几个辅佐官的桌子罢了。尽管如此,莉莎还是隔三差五地被他叫过去。理由总是千奇百怪,但偶尔也夹杂一点正经事在其中,又让人难以回绝。

所以,莉莎·霍克艾准将面无表情穿过走廊的情形早就是东方司令部习以为常的一道风景了。只是大家对此不免心生疑惑:明明只要利用内部电话或者通过辅佐官传话就可以了呀。

今天又是所为何事呢?莉莎索然无味地一边想着一边敲开了罗伊的门。

“中尉,你来啦。”罗伊坐在办公桌的后面打招呼,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我应该和您说过很多次,我已经不是中尉了。”与此相对的,莉莎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今天一起吃晚饭吧!”罗伊却全然没有理会她的反驳。

“您就为了这件事把我叫来吗?”

“是的。”罗伊的表情依旧春风满面。

莉莎沉默了片刻,答道:“很抱歉,请恕我拒绝。”

“什么?”罗伊仿佛对这个回答感到异常惊讶。

“我正在思考是否要利用晚饭时间去理个发,无法回应您的邀请。”

“哦?中尉想理成什么发型呢?”他若有所思地瞄了瞄莉莎一成不变的发髻。

“剪短就行。还有,我早就不是中尉了。”

“你……你要把长发剪掉?”罗伊迟疑着重复了一次。

“是的。”莉莎的回答却很坚定。

没想到罗伊在座位上愣了半天,许久才扶着眉心一边摇头一边苦笑起来,嘴里喃喃自语道:“罗伊啊罗伊,不要放弃思考啊,这可是你人生中难得遭遇的巨大危机。一定有什么办法能让她打消这个愚蠢的念头,一定有的……”

“虽然很不想打断您的思绪,但请停止对我的人身攻击。”

“你怎么能体会我的心情!女人的头发长短可是和裙子尺寸同等重要的东西!”

“啊,是吗。”面对罗伊激动的陈情,莉莎回答就像北方的寒风一样冰冷。

“哼哼,既然如此,我记得上周有个预算审核因为时间问题拖到这个礼拜了吧?”

“是的,一直在等待您的日程表空出时间。”

“那就今天吧,我们俩加班把它干掉。晚饭也在办公室解决好了,不准出去!”罗伊重新恢复了笑容,很满意自己的安排。

莉莎瞪了他许久,终于还是低头叹一口气。

“至少让辅佐官们按时下班。”

“没问题。”达到目的的罗伊答应得非常飒爽。

 

第二天,每个来东方司令部上班的人都会发现公告板上多了一个新消息。

“关于东方司令部女性军官头发长短问题的立案讨论概要……”阿蜜莉雅一边读着手中这份刚发下来的通告,一边用眼角时不时瞄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莉莎,“分为三个部分,一是长发派所占总人数比例的调查,二是鉴于短发女性数量过多,长发派是否有必要维护其权益,三是关于女性军官理发周期的问题可否建立规章……”她扫了一眼冗长的内文,直接自作主张跳过了它们,“落款人:罗伊·马斯坦上将辅佐官里奥·雷契尔!”

听完阿蜜莉雅简短的汇报,莉莎睁开眼,想了想说:“别管那个了,你跟我去一趟水道工程现场吧,有些情况想确认一下。”

“啊,是!”

可是等她们从现场回到军部的时候,这份立案讨论概要已经让整个职场都沸腾了,尤其受到以约翰·哈勃克为首的一众单身男军官的热烈追捧。

“我就知道上将大人明事理啊!虽然迷你裙的提议还没有通过,但是我会一生追随上将大人的!”间接引发了很多类似这样的誓师大会。

“总觉得是不是太高估男人这种生物的智商了?”面对此情此景,莉莎困惑地询问身边的阿蜜莉雅。

“哈……”阿蜜莉雅讪讪地笑道,“也算是一个可爱之处吧!遇到执着的东西人都会变得比较单纯嘛。”

“看来无谓的反抗也只会让对方斗志高昂,我还是等休息日再去料理我的头发吧。”莉莎望了一眼那群激烈讨论着的光棍们,不再作逗留,径直回到办公室。

刚一踏进门,电话就响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莉莎·霍克艾。”

“中尉。”听筒里传来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虽然并没有以此自满的意思,但我现在的级别是准将。”

“今天一起吃晚饭吧!”又是那个提议。

“恕我拒绝。托您的福,我准备把预算审核的后续工作全部提上日程,直到下一个休假日前都必须加班。”

“别那么死板嘛。”对方依旧很热情,“我给你放假。”

“那么……”莉莎顿了顿,“我想申请这个月13号的休假。”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就在莉莎有些怀疑是不是线路出了问题时,对方忽然开口道:“好吧!不过要求是不准剪短头发!”

“到那天为止的话。”

“啧,真难缠啊你!就那么想和全天下的男人为敌吗?”

“请不要擅自代表全天下的男人,哈勃克少尉会哭的。”莉莎依旧理智地回应。

结果加班时罗伊还是我行我素地带了一大堆吃的闯进来,美其名曰特别的“共进晚餐”。

 

——是因为最近都没有监督他的工作,让他太闲了吗?

休假日的早晨莉莎睁开眼,躺在床上冒出这样的念头。然而还没来得及下床时,门铃就响了。

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开门,跃入眼帘的是一大捧鲜花,和西装革履打扮帅气的罗伊。

“早上好啊,中尉。……你刚睡醒的样子真可爱。”

莉莎皱起眉头盯着他看了半分钟,似乎有点怀疑是不是幻觉。

“请问您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当然是来邀请你与我一同出游啊!在这个阳光灿烂的美好日子里,我知道你一定不愿意独自闷在家中。”

“我原本是打算趁今天去理发店剪……”

“我知道。”对方开心地打断了她的话。

“看样子您无论如何都要阻止我走进任何一家理发店吧?不过……”莉莎迟疑了一下,“我确实有个想去的地方。”

“太巧了,我也有一个想去的地方,不知是否有幸与你同行呢?”

 

明亮的阳光恣意挥洒在宽阔的街道上,总是让人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罗伊依旧捧着手中那束花,身边并肩走着已换好一身黑色套装的莉莎。

“没有开车来真是太好了。这天气非常适合散步。”他望着道路两旁忙碌的人们说道,语气轻松而自在。

“如果可以还是希望您能多一些自觉。”

“嗯?”

“根据阿蜜莉雅的报告,身为军部最年轻的上将,配上颇为端正的五官和风流倜傥的个性,您在东方市女性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

“这种赞美真是听的人飘飘欲仙啊。”

“我并不是在赞美您,只是希望您不要太惹人注目。”莉莎无奈地看了看街对面朝着这边指指点点的几个小姑娘,“偶尔也会给我带来一些麻烦。”

“唉,可惜无论外人的评价有多高,在中尉的眼中都不值一提呢。”

“并不会,我认为您非常英俊,在我见过的所有异性中。”

“你……还真是个表里如一的直肠子……”罗伊不知为何有些脸红,捂着嘴别扭地说道。

“多谢您的夸奖,我对此也深感自豪。”

“身为女人,偶尔也应该害羞一下才可爱啊!”

“我很害羞,不喜欢穿迷你裙。请您下次不要再送这种衣服给我。”莉莎一板一眼地回应,脸上的表情倒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悦。

就这样三言两语的交谈中,他们来到了共同的目的地——霍克艾家的墓前。

罗伊俯身将捧了一路的花束放在墓碑前。

“我以为您不会记起今天是家父的忌日。”莉莎蹲下身来,轻抚墓碑上镌刻的名字。

“怎么可能忘记呢。”罗伊扬起头,看天上晴空万里无云,“……到最后都坚信炼金术能够为大家带来幸福的师父,和当时的我们。”

“不知为何,最近我总是比过去更觉得不安。每当微笑时,都会忍不住思考我们是不是被时间麻痹了神经,是不是呼吸了太多名为‘和平’的迷药。”

莉莎重又站直,与他并肩凝视着眼前的风景。

“听辅佐官说,你这段时间常去射击房独自练习……”所以才担心起来,总试着邀她吃饭,但好像形式用的不太对。

“忍不住想问自己,在那么久之后是不是已经有资格请求亡灵的宽恕。”莉莎自嘲地笑了。

“还远没有啊。”罗伊拍拍她的肩,“可是……看到美好的东西就赞美它,见到心爱的人就拥抱她,在直面罪孽与丑恶的同时,也不忘记那些更好的东西。这样才能让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好。我是这么认为的,也希望我的部下们能看到这一点。……毕竟,自虐可不是件好事。”

“嗯,对不起,是我一时伤感了,也许是因为这几日总想着父亲的缘故吧。”莉莎理了理额前的头发,露出抱歉的神情,“让大佐费心了。”

“哼哼,亲爱的伊丽莎白,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掉入我的圈套的。”罗伊突然发出得意的笑声,“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也早就不是大佐了!”

“偶尔像这样称呼一次也不错,有美好的过去可以怀念。”

莉莎伸手解开脑后的发卡,任凭长发随风飘起,不禁惬意地闭上眼睛。

心情豁然开朗。每次都是这样,当不安渐渐袭来,总被这个人三言两语化解。不知是因为长年的交往还是共同经历的体验,始终只能对这个人提起的一些思绪,无需言明即能心领。即便卑怯,人始终还是凭借本能,用各种方式追求着幸福。

风吹到脸颊上,轻轻的痒。深呼吸一口青草的香气,她发自内心地笑了。

“真狡猾啊你。”身边响起这样的声音。

“嗯?”她转过头。

“明明这么美丽,却要剪掉一头长发。”罗伊将手指伸进她的发际,轻抚柔软的秀发,“让我如何能割舍呢?”

他的手缓缓移到她的耳垂,双颊,唇边,四周的空气渐渐变得温暖而甜蜜,仿佛下一秒就要发生所有浪漫故事中都不可缺少的情节。

“比起这个,我更关心您这个礼拜的工作效率。”莉莎直视着罗伊的眼睛,严肃地说道。

“啧,你真是太破坏气氛了!”

“明天开始我会负起责任来陪您加班,也请您不要再逃避我交给您批阅的那些文件了。”

“是是……”罗伊苦着脸回答,片刻后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重新堆起笑脸来:“既然如此,中尉今天来我家吧!”

“我也不想每次都重复,但我确实早就不是中尉了。”

“莉莎,今天来我家吧!”

“……”莉莎愣了一秒,终于还是放弃反抗地笑了。

 

第二天上午,莉莎·霍克艾准将请了半天假,专门修理了她的长发,重新恢复成干净利落的短发造型。

“最初就应该这么做才是。”她一面迅速地梳好头一面意气风发地自言自语道。

对此,罗伊·马斯坦上将坚持罢工三天以示愤怒,尽管那之后面对的是更残酷的加班地狱。

于是,这场关于头发的拉锯战,最后以马斯坦上将的彻底失败而告终。但……每当霍克艾准将的头发长到需要修剪的程度时,总归都要爆发一次的。

东方司令部的大家,今天也和平地奋斗在第一线。


End.

评论(2)
热度(30)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