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风雪夜归人 (古风paro,雷者慎入

不知不觉我又写了一篇古风paro,剧情接在上一篇《夜归人》后面,设定也一样,还是在虐叶小五,喜欢叶小五的人请不要看。

注意,喜欢叶小五的话请千万不要看!重要的事要说两遍!

上次说想要把几个顾细短篇收收出个本,本来窗了,现在琢磨琢磨大概CP17的时候能出,然而我的天窗账号上不去了,等我琢磨琢磨怎么办……

接下来大概会努力写一篇情缘转现充,我……努力憋……


=============================================


顾飞万万没想到,某天清晨推开自家大门准备去衙门应卯的时候,会看到细腰舞可怜兮兮地蹲在他面前。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姑娘,是来找他私奔的。

 

冬日的清晨透着股锥心的冷,顾飞拖人去衙门请了半天假,把冻得小脸通红的细腰舞领进灶房端了杯热茶给她。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啊……老娘终于活回来了!”细腰舞眯着眼睛叹口气,“你还记得叶小五吗?”

顾飞扭头想了想:“不记得了。”

“唉,我也是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么个人,就那回太极如龙令的事。”

“有点印象,这人怎么了?”

“最近我才知道,他原来还沾着皇亲,是个人物啊。前几天竟然还放出话来要去我家提亲,开玩笑,当老娘是个包子不知道他打什么鬼主意呢!”细腰舞很生气,一拍桌子就蹦了起来,“他不就是想拿捏着我然后把我俩一网打尽吗!必须不能让他得逞!”

“所以你就找我私奔来了?还能更怂吗你?”

“废话,你有办法你上啊!不是六扇门的吗你!”细腰舞手叉着腰,理很直气很壮。

顾飞有点苦恼,其实这事在他看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再怎么皇亲国戚,他好歹是公门中人,断不会看着对方仗势欺人罔顾国法,到时候哪怕是去宗人府告一状也就解决了。但是他虽然平时动手比动脑子快得多,和一根筋粗线条的细腰舞比起来还是稍微想的多一点的。他觉得吧,毕竟细腰舞是个女孩子,女儿家不是都要讲究闺誉的吗?不管真相是怎样,这事要是闹大了,别人肯定要指指点点地说她不安分,虽然确实是没安分过,但让人乱说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她居然还想拉着自己开溜……中午还是给她买点核桃回来吧,听说吃那个补脑。

 

于是再三叮嘱细腰舞乖乖窝着不要出去不要乱动之后,顾飞一脸惆怅地去了衙门。进门第一件事先去找一位名唤佑哥的同僚,盖因佑哥家中有个表妹寄宿,细腰舞这缺心眼的丫头出门不光身无分文,竟连换洗衣物都没带,总不能让顾飞一个大老爷们去给她买,这万一要再遇上个熟人,那可真是几张嘴都说不清。

“事情就是这样,”顾飞简略地讲了讲前因后果,“能否麻烦你表妹借几套衣服?”

佑哥此时已经整个人都僵住了,半张着嘴跟白痴似的一动不动盯着顾飞,手上攒着的公文都没留心一松手飘到了脚边。

顾飞被他看的发毛,伸手在他眼前晃晃。

晃了半天佑哥总算是回神了,一激动就抓住了顾飞,问道:“你你你你你……你是说你家藏了个妞?”

“是啊,所以跟你表妹借几套换洗衣物,日后定买了新的还给她。”反正细腰舞家很有钱,这点小事应该不成问题。

“活的妞?真的妞?你小子白瞎这么多年竟然自己就开窍了?不可能啊?”佑哥开始作死。

顾飞一听脸就黑了。

“不是我说你啊,”佑哥完全没注意他的脸色,“人女孩子都跑到你家里了还能有什么别的意思啊?这你可不能怂,赶紧妥妥的找人提亲去。还有空琢磨衣服?就算要衣服那也得你带她上街去挑啊!”

顾飞的脸越来越黑。

就在佑哥还想再说点啥的时候,他果断一抽腰间佩刀,冷冷地说了句:“佑哥,衣服。”

“……我这就给您拿去。”

顾飞的刀在六扇门那可是第一快,佑哥脚底抹油片刻不敢耽误地取来东西,还细心地捎上些胭脂水粉,生怕顾飞怠慢了人家姑娘。

知道这群同僚本就是些没正形的,顾飞也懒得计较,夹着包裹找上峰告个假就又溜溜达达地回家了,途中还琢磨着是不是让细腰舞去外地躲躲风头过些时日再回来。

隐隐约约地,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忘了什么事,但想了想又似乎不太重要,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细腰舞的事才对。

 

顾飞忘了的,就是关照佑哥,千万别把这事告诉别人。

可其实他就算关照了也没用,佑哥是谁啊?那是六扇门头一号情报贩子,也是最大的一只大喇叭。

这可是轰动整个六扇门的大事。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连食堂掌勺的厨娘都知道顾飞要成亲了,直感叹缘分到了拦不住,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会玩。总捕头剑鬼是个实在人,向来不爱凑热闹,这回也有点开心,暗搓搓地琢磨着是不是得哥几个喝一顿庆祝庆祝。

而这边厢顾飞还不知道同僚的想法,推开门就闻到一股焦味,顿时心下大惊,循着味道冲进灶房,发现细腰舞正和锅里一堆不知道什么玩意大眼瞪小眼。

“我本来想煮个粥,好显得自己不那么白吃白住的。”细腰舞看上去有点沮丧。

顾飞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拍拍她的肩:“我本来以为你挺没用的,没想到会没用成这样。”

“喂!”

“行了,一边去,让你看看什么是砍得了贼寇下得了厨房的好男人。”

“……”

然而顾飞在这方面其实也是个半吊子,再加上细腰舞打小养尊处优简直半点常识都没有,等吃饭洗漱这些日常事务搞定,竟已是掌灯时分。

“我有个不好的预感,”顾飞一边搬来被子铺好另一张床,一边说道,“跟你过日子一定特别心累。”

细腰舞白他一眼,意外地没反驳。

等顾飞一通忙碌总算把客房收拾好,准备把她塞进被窝里去睡觉,她却坐在门槛上歪着头说道:“其实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娇气。”

“嗯?”

“士农工商,你总明白的。家父一介商贾,再怎么腰缠万贯,不能坐四抬轿子,不能穿绫罗绸缎,我也不能簪金戴玉。就拿叶小五这事来说,真的欺到门上,除了躲出来还就别无他法了。”

顾飞听懂了她的意思,也正因此他并没有劝细腰舞胖揍对方一顿出气,并默认了她在自己家中住下。

“他要一直盯着咱俩不放怎么办?”顾飞有点愁,捕快这么好的活他暂时不想失去。

“所以我就说,不如私奔啊!”

“呵呵,滚!”

“唉,要是能用钱解决就好了。”

细腰舞皱着眉头感叹,一张好看的小脸上爬满了忧伤,看的顾飞忍不住伸手给她搓了搓眉心,这表情太不适合她。

“你说,”细腰舞任他把自己搓得东倒西歪,“要是将来有一天,人只要有了钱,就什么都能干,多好啊。想穿什么绸缎穿什么绸缎,想坐什么轿子坐什么轿子,门楼想修多高修多高!”

“好,有理想有抱负!”

“是吧,我也觉得!……可是,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不知道,总有一天吧。反正就是我们看不到,我们子孙后代也看得到的,操什么心。”

顾飞拍拍她脑袋,站起来准备回屋睡觉,却发现细腰舞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他。

“你这个色鬼,谁跟你有子孙后代啊!”

“……”

好好一场看星星盖棉被纯聊天的气氛,就被这个不解风情的死丫头破坏得一干二净!

 

第二日顾飞依旧黑着一张脸去应卯,迎接他的却是炸了锅的一众同僚,大家纷纷用等待喝喜酒的期盼眼神看着他,郁闷得他只好翘班去了小雷酒馆。那里常年坐着剑鬼的一位好友,真名无人知晓,人称韩家公子。其人以多智近妖闻名,听说簿籍也挂在六扇门,却从来不见他应卯,只知道有事到酒馆来一准能找到他。

顾飞找他不为别的,自然是想问问叶小五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那姑娘现在就住在你家?”韩家公子听完来龙去脉,若有所思,“……长得漂亮吗?”

“……挺漂亮。”顾飞非常诚实。

“哼,比我漂亮?这世上应该并不存在这样的人才对。”韩家公子非常之不屑。

顾飞傻眼了,他怎么就忘了眼前这个自恋狂时不时就要发病呢,然而让他违心夸奖一个男人实在是太难了,只好明智地保持沉默。

好在韩家公子从来就不认为谁能与自己相比,纠结一会儿也就想通了,想通了之后又开始鄙视起了顾飞。

“还武林世家的大少爷呢,还名捕千里一醉呢,怎么这么个妞都搞不定?”

顾飞内心吐了一口血,他想搞定了吗他?也不是完全不想,可是现在的重点并不在这里好吗!

“好吧,既然如此,本公子就给你指一条明路吧。”

说完韩家公子矜贵地抬抬手,沾着酒水就在桌上写了起来。

 

直到顾飞拿着他和细腰舞的婚书从衙门里走出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按照韩家公子的说法,这事只能等宗人府出面,可是这样一来就得有由头,如今叶小五并没有什么动静,想告也没得告。所以他们事先偷偷准备好这张婚书,细腰舞还回自家好好待着去,等叶小五杀上门来之后,再拿着婚书去宗人府告个痛快,有六扇门在后面撑腰,这么占理的事不怕剥不下对方一层皮来。

道理他都懂,可还是觉得……有点别扭。

一种说不清的,有点蠢蠢欲动,又有点不甘心的情绪,堵得心里又麻又痒,找不到出口。

然而还没等他梳理好情绪,就见平日里时常帮他打探消息的,外号叫火球的小混混一路飞奔了过来。

“醉哥!醉哥!出大事了!”

“怎么了?”

“你们家前院着火了!还围了好多人啊!”火球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从你家跑出来一个好漂亮的大姐姐啊,那些人就围着她打,大姐姐好厉害都没被抓住!醉哥你家何时有了这么漂亮的大姐姐?也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呗?……哎,醉哥?醉哥你别跑这么快啊……”

 

顾飞一路轻功飞檐走壁,赶到家门口时只见火光冲天,一群人正在门前空地上打斗,中心被围着的正是细腰舞。

要说细腰舞的拳脚功夫,虽不能比顾飞剑鬼之流,但估计要撂倒七八个习武之人不是问题,奈何对方这次人多势众,且有备而来,细腰舞再怎么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渐渐露了颓势。再加之她忧心火势,眼看着即将波及邻家,街坊上也有路人不小心被对方打手的拳脚扫到,受伤倒在路边。

眼看着这情形,顾飞从未如此对叶小五感到愤怒。

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在六扇门中见过太多这世间的阴暗,夫妻反目兄弟阋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然而一桩桩一件件讲究的都是真凭实据方可论断,若非如此,何异于因噎废食?

更何况还牵连无辜之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当下顾飞也顾不得叶小五是不是沾着皇亲了,腰间暗夜流光剑一抽就加入了战局。

武林第一世家的大少爷,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细腰舞还没看清来人是谁,眼前的敌人就已经倒下了四五个,等她一脸开心地和顾飞招呼完,基本上能站着的已经不剩啥了。

“那火可不是我放的!”眼看着顾飞就要扫荡完,细腰舞及时澄清。

“我知道。”

这火一看就是从前院大门外烧起来的,顾飞收刀入鞘,一双利眼横向街角。与此同时,另一拨人从那里冲了过来,叶小五正夹在其中。

叶小五的算盘也不是一般的精,他放出风声要去细腰舞家提亲的时候就知道她必定会躲到顾飞这来,所以一把火先把人烧出来,再来个当场捉奸,号称顾飞抢夺人妻。要么顾飞为了自保放弃细腰舞,要么认栽吞了这口恶气,不论怎样他都已经名声扫地,在京城里再也混不下去,只能销声匿迹。

如此一来,叶小五想要遏制顾飞的目的就达到了,真是想想都要笑醒。

只可惜顾飞好好的时候都懒得搞清楚叶小五心中的小九九,更何况此时此刻已然气急了,更是一句话都懒得跟他说。他也没有拔刀,一个箭步冲到叶小五面前,对着他身前一个护卫,甩手“啪啪”就是两个耳光,然后一脚踢飞了。

不是对方太弱,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快,快的人看都看不清就飞出去了。

如法炮制,叶小五身边四个护卫,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纷纷被甩了耳光踢得远远的。没了这些碍事的人在,顾飞一把揪住叶小五的领子,拖着人就走。

一路来到受伤的路人处,将他掼在地上,顾飞只冷冷地说了一句话:“道歉。”

好在叶小五很识相,爬起来对着被殃及的无辜者们一一作揖道歉,还掏了张银票出来让他们上医馆看看伤势。

待这些做完,顾飞二话不说,又揪着他的领子,拎到了细腰舞面前。

他依旧冷着张脸,对细腰舞说道:“来,想揍他就揍吧。”

细腰舞一听来劲了,顿时十八班武艺全用上,顷刻之间就把叶小五揍成了一个胖猪头。其间顾飞一直抱手站在一旁看,细腰舞神采奕奕上下翻飞干净利落揍着人的身影,看上去真是赏心悦目美如画。

看着看着,那憋了一肚子的气,倒也散了个七七八八。

等到细腰舞出了一身热汗,拍拍手准备收工走人时,顾飞才慢悠悠掏出怀里那张婚书在叶小五眼前晃了晃。

“看清楚,她已是我登记在册的媳妇,再有下次我就直接把你拎到宗人府,在宗人令面前好好说道说道,听到了吗?”

叶小五很忧伤,叶小五觉得自己偷鸡不着蚀把米,叶小五灰溜溜地回去了。

顾飞望着自家被烧得焦黑的前院和大门,也感到异常憋闷,丝毫也没有心情再应付任何人,挥挥手决定把细腰舞打发回她自己家去,不准备和她同甘共苦。

起先细腰舞不肯,顾飞板着脸说教半天之后,这姑娘眼珠子一转也不知道琢磨了些啥,突然兴高采烈地拍拍顾飞的背,一溜烟就跑回去了。

 

后来几天发生了什么呢?

后来,顾飞家烧焦的那些地方,被一群突如其来的匠人们迅速而沉默地修好了,任顾飞怎么赶人都没用。

再后来,一个管家带着家具店的老板来量了尺寸之后,一整套上好的黄梨木家具也被运了过来。

再再后来,几大车各种行李物件浩浩荡荡地堆在顾飞院中,送东西的人丢下就跑,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顾飞。

再再再后来的某一天,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冷的人心里发慌。顾飞打衙门回来,远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抱着伞坐在自家门槛上,见到他过来,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来,为他撑开油纸伞挡住这铺天盖地的雪花。

顾飞低头看她,轻声问道:“你怎么在这?”

细腰舞仰着头:“我可是你过了明路的媳妇,不来你这来哪?”

说完浅浅一笑,正如春花灿烂,都开在了枝头。

顾飞心里有数吗?

顾飞心里有数的。


End.

评论(13)
热度(29)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