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夜归人 (古风paro,雷者慎入

前几天久违的和人聊了聊顾细,原本一直瓶颈着以为自己再也提不起劲写的,没想到竟然又蠢蠢欲动了起来。然而之前说好的情缘转现充,我也还是没有熬出来……

其实从来没有写过paro,也觉得paro很容易OOC,但那天莫名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和原作还挺搭调的设定,这脑子里的梗就嗖嗖嗖地往外冒,情不自禁就下笔了。

文中有丑化叶小五的部分,喜欢他的话请千万不要看。

注意,喜欢叶小五的话请千万不要看!重要的事要说两遍!


=============================================


月黑风高杀人夜。

皇城东边建业坊,一道黑影在屋檐上无声飘过,唯有腰间暗剑乌光一闪,稍纵即逝。

建业坊内一处敞开的院落内,正三三两两聚集着近邻纳凉的人,大多头挨着头席地而睡,就着微弱的一盏油灯,或高或低闲话家常准备入眠。就在此刻,黑影从天而降,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清亮断喝:“六扇门逮人,没事的闪了!”

话音刚落,就见黑影手中剑隐约发出星点火光,原地挥舞一圈就冲着其中一人直去。有反应快的卷起席子就跑,反应慢的还张着嘴愣在当场。短短一会儿功夫,刚才还在人群里毫不起眼聊着天的张木匠,已经被这个突然闯入的黑影三下两下五花大绑了起来。

尘埃落定时,从惊慌中回过神来的众人才看清,这转瞬之间闯入院落抓人是一位身穿黑色公服的清秀捕快,此刻倒是笑呵呵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

又过了须臾,嗖嗖嗖几道人影从屋顶跳下。

“你们太慢了。”那捕快漫不经心地抱怨道。

来的几人看打扮也是一身六扇门公服,想来皆是一同办案的。

“是顾飞你太快了好吗!”一个身背弓箭的少年不服气,“要不是小爷我眼力好远远看见张木匠混在这里,你去哪找人去!”

顾飞也不和他计较,待得同行打好招呼,就又跑走了。

众人这下才明白,原来这个来如影去如风的清秀捕快,就是江湖上人称千里一醉的神捕顾飞,如今正在六扇门总捕头剑鬼手下效命。要说这位神捕,京城里也算赫赫有名,曾经破过几个通天悬案,将人人闻风丧胆的杀手追得屁滚尿流,一说起顾飞的大名,那是连三岁小孩都要竖起大拇指的人物。

这位人物今晚刚办完差事,打着呵欠晃晃悠悠走在回家路上,虽说捕快这工作向来都是没日没夜,不过只要一有空闲,顾飞还是抱持着准点下衙的好习惯。

然而就在转入坊门的瞬间,一道飞镖破空而来,直取顾飞面门。好在顾飞身手了得,五感本就比旁人敏锐的他只是一侧头,飞镖就贴着鬓边飞过,“叮”的一声插入门柱。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顾飞一撩袍子人就掠了过去,飞镖来处是一片土墙根后,也不管对方是谁,出手招招致命。对方也够硬气,愣是闷不吭声接下几招,无奈水平有限,在顾飞强大的实力面前,终究还是节节败退,眼看着再有两三个回合小命就要不保了。

“停!停!是老娘我!”终于,在被一招锁喉制住的时候,对方趴在地上一边用力拍着地面一边喊了起来。

来人却是个小姑娘,长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属于扔在人堆里一样能惹人侧目的类型。只见她一身夜行衣,腰间系着大红腰带,此刻正一边揉着被掐疼的脖子一边横眉竖眼地瞪顾飞。

顾飞很冤枉,哪有人见面一上来就飞暗器的,不能怪他下手狠,然而想想对面这位的脾气,气势不由就矮上了三分。

“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顾飞往小姑娘旁边盘腿一坐,轻车熟路地问道。

姑娘在江湖上名号叫做细腰舞,真名无人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出身不凡家财万贯,随手一出都是世上罕见的珍宝,金镂衣明月刀那都是这位大小姐打小玩腻了的,然而此人却有个令人费解的爱好,那就是……偷东西。虽然常常也都是失败,但自从有一回被顾飞抓了个正着,见识了一番他出神入化的身手之后,她就迷上了顾飞……的拳脚功夫,每每在偷东西(失败)的间隙有了什么心得,总少不得私下来找他讨教一番。

“刚才你那招是什么?以前没见过啊?”细腰舞兴致勃勃地问。

“呵,说了你就会吗?”顾飞唾弃她。

“不会可以学嘛!”细腰舞也不生气,拿手肘捅了捅顾飞。

“家门绝学,不外传。”

“哦,那你意思是……咱俩成个亲?”

“……!!”顾飞差点没被口水给呛死,一巴掌拍细腰舞脑门上,“你一天天的都想些啥呢!”

“当然是想怎么弄死你啊!”细腰舞摸着脑门,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怒瞪,“打老娘第一回败在你手下就琢磨这事了,你等着,总有一天的……”

“为此不惜出卖色相,也挺不容易的。”顾飞很佩服。

“好说好说,你也蛮俊的嘛,我不亏。”细腰舞拍拍他的肩,说得没心没肺。

顾飞气笑了,懒得跟她计较,转而又问道:“究竟什么事找我?不早了我可要回去睡觉。”

“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城西永林坊一个叶姓人家传出有太极如龙令的谣言吗?”

“嗯,那个令牌是先帝在位时宫里的东西,得此令者可号令天下暗卫。”

“上次我觉得这未免太扯了没当回事就随便说说,不过……好像不只是谣言呢。”

“不是吧?那可是宫里都失传的东西?姓叶的什么来头?”

“不知道,前几天我去探了探,发现那家院子防范颇为严实,不像普通人家该有的。”

“你去探什么?”顾飞皱眉。

“咳……”细腰舞顿时眼神游离。

“说好的不再偷东西呢?我可是公门中人,大家熟归熟,真出了事绝不姑息啊。”顾飞义正言辞地说教。

“少废话。我这不是没进去吗!”细腰舞毫不畏惧,“这么好玩的事我都没忘了带上你,下次你可不能吃独食啊你!上回抓千手老怪就没告诉我!还是不是朋友了!”

“行了,先去看看再说。”顾飞也只能苦笑一下,拍拍她的小脑袋。

 

待两人趁着夜色来到永林坊后,顾飞停下脚步仔细听了听动静。

“怎么样怎么样?”细腰舞在一旁显得格外兴奋。

“附近人确实不少,你能跟得上我的速度吗?”

“呵呵,这位兄台可真会说笑,老娘唯有轻功绝对不会输给你。”

这倒是实话,细腰舞这姑娘大部分身手都靠手中出神入化的武器填补,但是轻功着实了得,放眼江湖也就顾飞能和她一较高下,真真是个做神偷的好苗子。

顾飞也不废话,几个纵身就跃上了房顶,靠着雨檐的掩护展开身法如鬼魅般悄无声息靠近叶家宅院,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一边暗中判断对方人手的布置一边绕着弯路,脚下极快,几乎是片瓦不沾,眨眼工夫就来到叶家宅院角门附近。

就在顾飞正准备跳进院子时惊觉身后气息不对,一转头就见细腰舞似乎是绊到了什么,为了不让瓦片磕碰发出声响她卯足了劲扭过身子,后果却是整个人都向着顾飞扑了过来。

这要真让她扑个空,保准该惊动的都能惊动了,于是顾飞想也没想伸手就托住她的腰抱了个满怀,然后顺势两人落在了庭院里,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呼……”顾飞心底暗暗松一口气。

回过神来才想起,人他还抱……抱着呢!胸口被贴着的地方……越来越热乎了!

这可不是心猿意马的好时机,顾飞一本正经扶好细腰舞,反正黑灯瞎火也看不清脸,他竖起手指轻轻“吁”一声以示安静。

却不想下一瞬间,顾飞还没回头,铺天盖地的火把就冲了过来。

“有刺客!在这!”“哪里跑!”“快去通知少主!”

一阵乱糟糟的的嘈杂后,顾飞和细腰舞就果断被一群护卫给围了个严实。

顾飞很费解,他敢肯定刚才闯入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动静,然而对方却好像料准了会有人来一样,在院子里安排了这么多人守株待兔。

难道是个陷阱?

他转头就瞪细腰舞,细腰舞立刻高举双手以示清白,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坚定。

“呵呵,六扇门神捕顾飞,武林第一世家顾家的大少爷,你终于还是落在我手里了。”想来是这些护卫们的主人,人未到声先至,片刻后才看到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摇着扇子走过来。

“你是谁?”顾飞问道。

“在下叶小五。”那人只报了这么一句,就老神在在地看着他俩。

顾飞和细腰舞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到了茫然。

“呃……所以呢?你是要做什么?”

“你、你竟然不认识我吗?”

“我应该认识你吗?”

“哼,前些时候我放出太极如龙令的传言后,你难道不应该把我的家底查个清楚吗?你们六扇门就是这么做事的吗?”

“呃,我又不要这东西,查来干嘛?”顾飞捅捅细腰舞,“你想要来着,你查了吗?”

“我查他做什么?把人弄死拿到东西不就成了?”细腰舞回答得理直气壮。

“杀人是不对的。”顾飞还不忘抓紧时间教育她。

“哦,我意思是打趴下就成,反正我只想要东西,对人没兴趣。”细腰舞也纠正得很诚恳。

一旁的叶小五几乎要吐血。

“你们有完没完?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是你恍然大悟我就是江湖上人称红尘一笑专为世人除暴安良的叶小五,然后领悟到这里其实根本没有太极如龙令,一切都是我为了引你顾飞上钩而故意放出的诱饵吗!我早就看穿你与细腰舞狼狈为奸官贼勾结,这次一定要为了黎民百姓铲除你这颗社会毒瘤!”

“……”顾飞和细腰舞一时都有点不知说什么好。

然而混迹黑道许久的细腰舞显然比顾飞要上道一点,隐约也明白了这其中是怎么个意思,于是兴高采烈地问道:“莫不是要打?”

另一边叶小五还在义愤填膺:“哼,我早就已经查清你的底细了!你是武林第一世家的长子,不仅天赋异禀根骨清奇,还近水楼台拥有很多别人可望不可及的武林秘籍,年纪轻轻就已经武学造诣非凡,拿下武林盟主之位都宛如探囊取物,可是这样的你却偏偏要参合到朝堂中来,靠着自身的优势在六扇门独占鳌头,如今又和细腰舞这样的人有关连。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虽然细腰舞仅仅只是小偷小摸的人物,但像你这样的人若是有一天起了反心,将会给这天下带来怎样的动荡你想过没有?”

顾飞其实有听没有懂,愣了半天看他总算说完一段落赶紧插上来一句总结:“哦,所以你是羡慕嫉妒恨我?”

细腰舞却早就不耐烦了,一把撂倒最近的一名护卫,气势汹汹地喊道:“废话那么多,究竟还打不打了!”

一时间宛如信号一般,叶小五还没发话,那些护卫就已经呼啦啦地冲了上来。

“哼哼,姐已经很久没有放开手脚杀一杀了,都给我放马过来吧!”细腰舞精神抖擞地勾勾手。

“要么……你打着,我就先走了?”顾飞和她商量,距离他正常睡觉时间都过去好久了。

“你敢!”

顾飞当然不敢,只好老老实实跟着上。

只可惜叶小五的那些手下唯有气势最惊人,在顾飞和细腰舞的双重碾压下不消片刻就横七竖八躺倒一地,只剩哀嚎遍野。

叶小五很震惊,然而他自己并不会武功,鹤立鸡群地干瞪眼。

“我不会就此退缩的,”他一边后退一边咬牙切齿道,“只要我活着一天,都将会努力阻止你。”

顾飞和细腰舞却压根没听他说什么,早就拍拍手纵身一跃上了房顶。

“我跟你说,这一回我可真的要回去了。”顾飞很严肃地告诉细腰舞。

“嗯,同回同回。”细腰舞一晚上干架干得心满意足,语气也欢快了起来。

“其实你刚才那招螳螂扫腿有点鸡肋了,比我之前教你的多了几步,这才差点被人劈到……”本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理念,顾飞想了想还是尽心尽责讲了讲刚才交战途中发现的注意点。

细腰舞是个好徒弟,也尽心尽责点头默记。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探讨着,眼看快到顾飞家了,细腰舞突然想起什么,说道:“这么说来,方才我们闯进院子的时候,你抱着我了吧?”

早就忘了这茬的顾飞不妨她这时候提起来,吓得脚下一个趔趄,心脏都停了一拍。

“唔,是有这么回事。”

细腰舞一听,脸上顿时绽开一个灿烂得不像话的笑容:“按照我老家的规矩,你这可得娶我啊!”

顾飞止步望着她,再望望她身后夜空中皎洁的一轮明月,一时间倒也真有了那么点花前月下的错觉。

于是他笑笑,道:“就这么想嫁给我?”

细腰舞满脸都是憧憬:“一想到能每天晚上趁着你熟睡的时候对你下手,保不准哪天能得手,就有点迫不及待起来……”

嗯,果然都是错觉。

顾飞苦笑着摇摇头,道:“你这个傻子,这种话哪能随便乱说。”

“废话,这不是对着你嘛,别人老娘才不稀罕!”细腰舞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这一回顾飞是真笑了,伸手拍拍那颗稀奇古怪的小脑袋。

“行吧,我考虑考虑。”


End.

评论(9)
热度(37)
  1. 小谁槿花一日 转载了此文字
    顾细啊顾细~~~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