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火树不好配银花啊

CP15的时候准备出个小本儿,把这里发过的几个短篇再加上一两篇集结起来。

天窗在这里:http://doujin.bgm.tv/subject/38265 

说起来今天这篇感觉有点……狗血……大概是最近狗血小言看的有点多……大家请不要嫌弃我……看在我依然如此热爱羞耻PLAY的份上……

下一篇其实有点想写两个人情缘转现充(咦),但又有点不敢写,真是纠结得我团团转……


==============================================


“你……”

“你……”

昏暗的房间里,突然同时响起两道刻意压低的声音,又戛然而止。

细腰舞此刻双手双脚被捆得严严实实,正躺倒在地板上动弹不得。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被人像拎小狗一样丢过来后,赫然发现身边躺着同样捆得跟粽子似的顾飞,眨巴着眼睛干瞪她。

“你到这儿来做什么?”顾飞的口气甚是疑惑。

细腰舞闻言不禁咳嗽两声,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这儿……是哪儿啊?”

顾飞更疑惑了:“不知道是哪儿你就被弄进来了?”

细腰舞又咳嗽两声,眼神四下一游离,琢磨着该怎么说。

其实挺简单的,她大白天地不高兴练级,正遛弯无聊呢,就看到一道黑色身影从远处飘来。凭着与生俱来百发百中的第六感,细腰舞知道这一定是顾飞,于是满脸高兴冲上去就准备打招呼,没想到顾飞不知是不是跑得太快太专心的缘故,完全没发现从身侧靠近的细腰舞,风一样地就越过了她的面前。

这下可把细腰舞气坏了。

满腔热忱顿时化作熊熊烈火,当年一心一意想要弄死顾飞的那个她,又重新附体了!心想着这家伙一定又有什么好玩的事不叫自己,于是毫不犹豫跟上了顾飞的脚步。

简而言之,她之所以会被绑到这里来,是因为跟踪了顾飞。

这叫细腰舞怎么解释呢。

索性心一横,她转头问顾飞:“你到这儿做什么来了?”

“我有任务啊。”顾飞回答得理直气壮。

“……什么任务会被捆成这样啊?”细腰舞吓了一跳。

“咳,这你就不懂了。”

其实也挺简单的,顾飞今天上线依旧想干老本行,也就是找个人砍砍,于是打通缉任务处领了任务之后就直奔目标,凭着熟练的技巧很快找到了地方。然而让他苦恼的是,这里是一片私人建筑区,而坐标显示对方正在他面前的那幢屋子里。

顾飞试验了种种方法,发现自己都没有权限直接进去,于是果断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一脚踩上了屋外的陷阱。

果不其然,迅速就有人跳出来将他打晕,捆巴捆巴丢进了屋里,捆得可真是结实啊。

这事听上去有点丢人,顾飞不想说。

于是两个人只好大眼瞪小眼,相顾两无言,谁都不肯先低头。

“你是神偷吧?”半晌之后,顾飞忽然想起来件事。

“是啊?”

“就……没什么解开绳索的方法?”

“那当然有啦!”细腰舞得意。

顾飞顿时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上上下下将她扫了两遍,确认自己面前的确实是细腰舞无疑。

没听说这姑娘脑子进水啊?

“你看什么看!想要老娘给你解开,就老实交代你到这儿干嘛来了!”她还凶。

“不,我只是在想,就算我不说,你也没必要自己陪我捆着啊?”

“……”

细腰舞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给松绑了,老神在在往顾飞面前一坐。

她大手一挥。“说吧。”

顾飞清清嗓子。

“我来找个人。”

“哦,男的女的?”

“……男的。”顾飞完全没想过一上来就被问这个问题,只好硬着头皮瞎编,PK值4呢,不能是姑娘吧?

“他身上有好东西?杀了他有奖励吗?他和你双向任务?你在做什么任务链吗?对手人多吗?好玩吗?”细腰舞越问,眼睛越发亮。

顾飞看着细腰舞凑到自己面前的那张小脸,因为太过期待而兴奋得有点发红,粉艳艳的,格外可口,一时间真不知道是负罪感多一点还是得意感多一点。

“唔,我必须亲手杀了他才行,可能有难度。”良久他分外严肃地点了点头。

“早说嘛!有我帮你还怕搞不定么!以后遇到这种事第一时间就应该叫上我啊!”细腰舞闻言眉开眼笑,一边说着一边就麻溜地解开了顾飞的绳子,还顺势拍拍他的肩膀,开心极了。

顾飞站起身来,动动手,动动脚,活络下筋骨。

“我估计那个人在最里面那个房间,我们悄悄摸过去,就靠你开锁了。”

“没问题!”

 

一路畅通无阻,也不知这屋子究竟是用来干嘛的,半道上竟然没让他们遇见一个人。五分钟后,“咔嗒”一声,细腰舞毫无悬念地打开了目标房门。

与此同时,早就准备在一旁的顾飞低吟一句“火树千重焰,起”,人就拉着细腰舞侧身闪到了门后,原本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的说话声也因为门渐渐打开而清晰起来。

“我说小白,我们做人得讲理,不带你这么踢馆的。”一个陌生的男声正说着话。

“我靠,怎么有火?”另一个人突然尖叫起来,这是顾飞那迟钝的火树千重焰终于起来了。

“小白你这就不对了,一言不合放火烧,做人不能这么野蛮啊,还是不是现代人类了。”

“滚,你见过弓手会放火的吗!”被称作小白的大概是个姑娘,闻言出离愤怒。

“我靠靠,这火的伤害好高,我的血被烧掉一半了!”

“没事,这房间有减伤30%的自动BUFF,烧不死你。倒是小白,我刚才苦口婆心说的那番话你究竟听没听进去?”

“听你妹听,CP不同还怎么一起玩耍!”小白非常不耐烦。

“我靠靠靠,别叽歪了你们,减伤BUFF没有用,我红血了啊啊啊啊啊!”

“妈的嚎什么嚎,房间那么大你就不能从那个圈里出来吗!!!!”苦口婆心的男人终于也怒了。

这边厢顾飞靠着与生俱来的直觉已经充分判断出房间里的人数和位置,估算着火树千重焰马上烧完,扭头给细腰舞使了个眼色,就冲了进去。

还不忘大喊一声:“通缉任务,没事的闪!”

待这时顾飞才发现自己要杀的目标是这房间里唯一的女孩,应该就是叫小白的那一位。

顾飞是何等迅捷的身手,当下毫不犹豫闪到她面前,手起刀落,口中双炎闪的吟唱已毕,一丛火光从暗夜流光剑的剑刃上流泻而出。

“啊,你是……”名叫小白的姑娘脸上表情却从惊愕转变为兴奋,跳起来大叫了三个字。

没人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因为三个字之后,她就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

可是顾飞的动作却猛然僵在半空。

这是为何呢?

因为他手中的暗夜流光剑,距离对方的脖子,还有约莫一公分的距离,人根本不是他杀的。

他都连边还没挨着呢,对方显然还有话没说完呢,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通缉任务做了这么久,顾飞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要么对方是个不世出的高高高高人,面对如此苛刻的条件也能一个遁形传送逃走,要么就是有什么新的可以救人于危难之中的技能出现了。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为顾飞此次的通缉任务赋予了新的意义,要么克服万难击败这位高人,要么克服万难克制这个技能,无论哪一个都非常具有挑战性,顾飞跃跃欲试。

而此时细腰舞也已经醒悟过来了,跟着从门后跳出。

“你说的任务结果就只是个通缉任务吗!区区通缉任务!”随即指着顾飞鼻子跳脚。

“别闹,你听我说……”顾飞熟练擒住细腰舞的手指,准备将自己刚刚领悟到的新情况讲给她听。

然而还没开口,又是一道白光闪过。

小白再次出现在原地。

“咦?”顾飞诧异。

“啊哈哈,不好意思啊,见到偶像太激动,心跳过速被系统强制下线了。”小白挠挠后脑勺,笑得很抱歉。

顾飞脸一黑,瞧瞧一旁对着自己狂翻白眼的细腰舞,不禁感慨,得亏刚才没来得及说!说了这丢人就丢大发了!

然而场面依旧十分尴尬,原本在顾飞那句例行台词的衬托下,他冲上去一刀将对方秒杀是一件非常帅气的事情,可是此刻几个人面面相觑,总不好突然就把人给杀了。

想想还是再喊一次比较好,于是拉开架势,顾飞开口了:“通……”

“你就是千里吧!你是要做通缉任务吧!”没想到话还没出口,小白就幸福地抱住了顾飞的手,整个脸上都在闪闪发光。

“呃,是的。”

“天哪!你果然是千里!!做通缉任务的千里一醉!!!你是不是要来杀我?是来杀我的吧?我头上有编号吗?我的编号是多少?我要记下来当作幸运数字,啊啊我还要赶紧发消息告诉大家……”小白欢呼一声,就自言自语开了。

“呃,你……”

“哦对,首先你要杀掉我对不对,不过你等一下,我要在世界频道留一句遗言纪念一下,被千里一醉杀,呜呜呜我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喂……”

“好了,我准备好了。你来吧!杀了我吧!能被最爱的你杀掉,多少次我都不怕!”

大义凛然的说完,小白头一昂,眼一闭,张开双臂准备迎接梦寐以求的死亡。

这一连串的变故,饶是细腰舞这么见过大场面的人,也已经目瞪口呆,更何况当事人的顾飞。再怎么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他,此刻对着一张陶醉得有些腻歪的脸,也实在是下不去那个手。

于是果断拉着细腰舞转身就走。

“哎哎哎,你不杀啦?”细腰舞回过神来。

“你想杀你杀!”顾飞没好气。

“哦好。”

细腰舞竟然真就不含糊,一闷棍下去三下五除二,还沉浸在意淫之中的小白姑娘,再次化作一团白光,这次是死绝了。

“好,走吧!”细腰舞爽快拍拍手。

顾飞一脑门汗,以前也没觉得,这丫头怎么越来越彪悍了呢……

不过反正这么腻歪的通缉对象他是不打算杀了,就等那位小白的PK值自然消失吧,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

“请等一等,”两个人走到门口,却听到刚才在屋里苦口婆心劝说小白的男人开口叫住了他们,“请……请问你们应该就是千里一醉和,和细腰舞吧?”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抖。

细腰舞懒得理他,顾飞停下来点点头。

对方似乎也很激动,但大约有了小白的前车之鉴,忍得很辛苦,颤巍巍地递过来一枚徽章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早在当年和英奇工作室初次接触的时候顾飞就收到过一个这样的东西,所以也很熟门熟路地知道,这就是一个名片。

“哦,幸会,再联系啊。”

眼角余光瞄到细腰舞已经闪出了房间,顾飞也顾不上和对方多寒暄啥,名片往坏里一揣,打个招呼就赶紧追上去。

只见细腰舞虎着一张脸闷声不吭直往前走,顾飞跟她说话也充耳不闻,只好戳戳她肩膀,没想到依旧没反应。

“细啊……”顾飞无奈,一把拽住她飘来飘去的红腰带,让她一个趔趄停了下来。

“你干嘛。”细腰舞没怒,只皱了下眉。

顾飞很疑惑,他自诩对女人的喜怒无常也有过非常充分的认识,更何况和细腰舞这么熟,哪怕她啥也不说,顾飞就能明白几分。

此刻的细腰舞,既不跳脚也不骂人,但顾飞知道,她现在火大发了。

可是刚才看她杀人挺利索啊,应该没什么戳怒点的地方才对,思来想去大概只能用女人每个月都会有的那几天来解释了。这么一琢磨,顾飞反而不好意思开口,只好岔开话题拿出刚才的那个名片给她看。

谁知道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只见名片上写着“千里细舞情比金坚委员会”,后面还有微博、微信账号以及QQ粉丝1群2群3群nn群……名片最下方印着:为你分享千里一醉和细腰舞的第一手资料,祝福他们长长久久百年好合!

合……合……合……

顾飞手一抖,差点没拿住。

细腰舞气鼓鼓的小脸立刻涨得通红,“你你你”了半天也没你出啥来。

眼看形势比较复杂,顾飞果断把名片收好,一脸正色安抚道:“一定是你看错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才在闷闷不乐什么?做人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了。有什么心事,说出来会好受一些。”

慈眉善目,就差没有煮碗面了。

细腰舞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两眼一瞪,叉腰就训人。

“你都不看世界频道的吗!!!”

“咦?”他还真不看,嫌弃那些喇叭阻挡视线给屏蔽了。

“你你你你……你……!!!!”

丢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控诉和一头雾水的顾飞,细腰舞火红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远方。

 

丈二摸不着和尚的顾飞只好老实巴交翻开世界频道,顿时只见满屏都被“火树银花火树银花火树银花火树银花……”这样的字眼给刷了屏,定睛一看竟然还是之前被细腰舞给秒杀的小白发的。

再翻翻前面的记录,顾飞的脸都要绿了。

原来这个小白姑娘,暗恋大名鼎鼎的千里一醉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虽然从来没见过顾飞,但在她心目中已经认定自己和千里一醉是举世无双的恩爱情侣,只要有机会相认那必定干柴遇到烈火,天长地久共此时,一切阻挡在他们情路上的邪魔歪道都是不堪一击的妖孽……虽然她还从来没见过顾飞。

今天她兴冲冲地到这个什么“千里细舞情比金坚委员会”根据地来踢馆,没想到竟然鬼使神差见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顺便还上演了一出相爱相杀的戏码,括号脑补的括号完毕。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杀了她的竟然不是千里一醉本人,而是其绯闻女友细腰舞。

差点没把小白气得七窍生烟,迫不得已修正了一下自己的脑补,细腰舞作为恶毒女配对她羡慕嫉妒恨,恶向胆边生,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进而祸害人命。

于是小白在世界频道竹筒倒豆子般哭诉了一番这前因后果,并为自己和千里一醉这个CP起了个名字叫火树银花,想想这姑娘好像白衣白裙的倒是也挺贴切。

只可惜这一段情缘,除了细腰舞砍她那几下之外全都是脑补的,一篇篇刷屏看得顾飞到最后冷汗涔涔,不得不承认这人的想象力实在是很彪悍。

而更要命的是,既然她的哭诉地点是世界频道,也就意味着顾飞的一众亲友,一个不落全都看完了全场。

花丛中永生的猥琐男们纷纷发来贺电恭喜醉哥再次赢得美人芳心,并虚心讨教泡妞秘技,更有不怕死的委婉表达了想要挺身而出安慰细腰舞这个旧人的意思,被顾飞无情扼杀在摇篮里了。

公子精英团的大家都很气愤,表示已经有了细腰舞那样的妞顾飞竟然还不知足,妄想脚踏两条船,都脚踏两条船了也不知道照顾照顾兄弟!顾飞在成功威胁佑哥不准去论坛开贴之后,果断屏蔽了他们。

至于重生紫晶发来的消息……他压根没敢打开来看。

这都什么事,太糟心了。

真是仰头叹骄阳,骄阳当空照。

顾飞果断一个消息发给细腰舞:“细啊,别伤心,我知道你杀人不眨眼,肯定不是故意的。”

“滚!”看来细腰舞还在气头上。

不过也是了,换了谁莫名其妙被人大庭广众乱喷一气,肯定要火冒三丈,更何况细腰舞是谁?平行世界头号人民币玩家,任何一个土豪在她面前也只能抬头仰望,她光用平A就能秒杀绝大部分人。

不过细腰舞骨子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花头,面对小白化身而成的这一朵白莲花,她只是在沉默了大半天之后,冷冷抛出一句:“下午五点,竞技场见。”

真是平地一声惊雷,任你上蹿下跳指天骂地,老娘不爽了只做一件事:杀得你找不着北。

顾飞忍不住要在心里叫一声好姑娘,此等阵仗,大有当年他把不笑连削十级的气势。

于是平行世界一场年度大戏,云端城万人空巷。外地玩家只恨游戏地图太大,飞往云端城的卷轴价格瞬间涨了十倍不止。

 

顾飞赶到那里的时候,眼前只有一片人山人海,他眺望了半天也没看到竞技场的围墙。

“醉哥——!这里——!”不远处火球隔着黑压压的人潮冲他挥手。

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就听火球得意地冲旁边新人解释道:“看到那个人没有,黑袍紫剑,那就是千里一醉了,哦剑在怀里没拿出来。当年醉哥的光辉历史给你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不过那不重要,你只要知道今天细姐冲冠一怒为蓝颜,那为的就是他了。”

其实压根不用他废话这么多,周围的人一听他说到千里一醉的名字,已经呼啦啦齐刷刷地让开了一条大道,直通竞技场最中央。

顾飞此刻也顾不得教训火球了,赶紧顺着道往前跑,途中似乎有几个不怕死的跳出来想讨个签名啥的,被围观群众无情地摁回去了。看戏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好随便搅合,真是没素质!

竞技场的中间一片空地,一红一白两个身影正相对而立。看到顾飞跑过来,白色的那个立刻兴奋地往他怀里冲,吓得顾飞一跳三丈远,赶紧拉着细腰舞垫背。

“一边去,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决斗。”细腰舞继续维持高冷路线,对顾飞不假辞色。

顾飞本来也只是不放心过来看一眼,毕竟这件事怎么说都是因他而起,闻言遂点了点头退到一边去了。

细腰舞此刻仿佛满脸都写着不爽二字,而她的心情也确实非常不爽,这感觉大概约等于自家田里的好白菜被猪给拱了,还被人倒打一耙污蔑她偷菜。

哼哼,开玩笑,千里一醉这颗菜,她犯得着去偷吗!和他有关的所有好玩的事情,那都有她细腰舞的份!

思及此,细腰舞一咬牙,身影一闪就隐没在空气中,转眼又“啪”一下落在小白面前,近得让人呼吸一滞,刀刃就抹上了对方的脖子。

不过小白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身体向后一仰,顺势脚上带钩,横扫一圈后跳出细腰舞的攻击范围,搭箭一记追踪矢就射了出来。

以细腰舞的装备来说,追踪矢这等招数她向来是躲都不屑躲的,随便扎一下不痛不痒。但她今天也算是卯上一口恶气,就在箭尖将将要擦到鼻尖时,俯身一个疾行,侧肩撞上小白,左手撑地,右手一勾,整个人就翻到了小白背后,一招背刺行云流水毫不含糊,看的好几个人大声叫好。

不然说细腰舞可怕呢,装备已经那么逆天了,偏偏这姑娘操作也很逆天,简直就是逆天的平方,可想而知小白面对她,大概就好比耗子遇上猫吧。

决斗基本是一边倒的形势,在小白的顽强抵抗下,细腰舞穷追猛打,却又总是在眼看着就能捅死对方的当口停下来,等小白后退一大步再接着追。

站在附近观战的顾飞,只见到一团火红身影来去自如,隐隐能看到细腰舞俏丽的小脸微微泛红,双眼闪闪发亮,抬首回眸间全然没有生死相搏的戾气,满满都是挥洒自如下的酣畅淋漓。

这种感觉顾飞太能理解了,理解得有些手脚发痒。

细腰舞却不知道顾飞蠢蠢欲动的心情,只顾着一路追打。

“你红血没?”边打她还边问着。

“你管我!”小白也很嘴硬。

“老娘才懒得管你!”

不知道多少次把小白扑倒在地,细腰舞一脚踩住她的右手,弯腰提溜住她衣领,手中匕首不停,刷刷刷翻了几个刀花就往她胸口捅过去。

据场外无聊人士统计,综合细腰舞已知装备的伤害加成以及目测小白防具水准的HP估计,这一刀捅下去之前,小白大约只剩下一层血皮了,也就是说,一秒钟后她就会死得妥妥地。

然而细腰舞的匕首,却停在她颈前没有动。随后她用刀背轻轻拍了拍小白的脸,站直身体收回武器。

长出了一口气后,细腰舞扭头冲着顾飞勾勾手指。

顾飞相当配合,立马屁颠颠地靠过来。

“打得不过瘾!”细腰舞仰头,一脸期待地盯着他。

顾飞却忍不住失笑,这才是他所熟悉的细腰舞。什么世界频道的抹黑陷害,什么大庭广众的决斗示威,什么争风吃醋的互相掐架,都不过在她心中一扫而过,连一丝痕迹都难留下。这姑娘的心眼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最关心的永远只有新奇有趣的事,以及打败顾飞,其他人妄想伤害她这颗坚如磐石的心,也只落得春风拂杨柳罢了。

“嘘。”有备而来的顾飞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示意细腰舞别说话,随即抖开一张卷轴。

只见白光一闪而过,两个人已经逃离了竞技场黑压压一片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从众目睽睽下成功脱身。

 

细腰舞眼看四周风光变成了郁郁葱葱的青草地,立刻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大咧咧地往地上一趟。

“累死老娘了!”

“身手有进步啊。”顾飞坐在她旁边夸奖她。

“是吗?”

细腰舞眨眨眼,此刻忽然灵光一闪,回想起自己多年以来的夙愿来。

她一开始难道不是想要弄死顾飞吗?为何后来会变成和他一起为非作歹?而此刻难道不正是一个弄死他的大好机会吗?

说时迟那时快,她抽出匕首迎面而击。

然而还是没有顾飞快,几个回合过去就再次被他打趴在地动弹不得。

“……可惜比我还是差了点。”顾飞装模作样替她惋惜。

细腰舞倒是不介意,趴在地上咯咯地笑。

“对了,你之前说你住哪来着?”她抬头问。

“S市。”

“哦,那地方不错,我常去。”

“那下次来的时候……见个面吧。”顾飞想了想说道。

“好啊!”细腰舞答应得很爽快。

说完她眼珠滴溜溜一转,也不知道琢磨到了什么好事,歪着脑袋又问:“那,我们这是不是就叫……约架啊?”

回应她的是顾飞呼上她后脑勺的一掌,不含糊。


End.

评论(11)
热度(56)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