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古剑奇谭/初恋组] 青丘有狐尚年少

最近老是看到说古剑,电视剧没看也不想看,倒是想起了游戏里当初哭得我稀里哗啦的青龙镇·雨。

当年买了DLC后一直放着彼岸浮灯没有玩,今天憋不住去翻了翻台词,被深深地刺激到了,又有友人推这首兰芷铃音,整个人都不太好,于是井喷了一下。都说相守不如初见,但我依然不想看到一个放弃了所有年少轻狂的方兰生。

短小,有剧透,大概有bug,慎入(说晚了

==============================================


清明的雨后是阴嗖嗖的凉,琴川郊外的坟山更透着说不出的冷冽。

守坟的老人佝偻着身子,听一阵铃声叮呤当啷地传来,嫩黄色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少女蹦蹦跳跳走着,口中歌儿低吟,悠悠而来,时隐时现。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那是遥远过去时女子伤怀离人的曲,被她轻轻巧巧唱来,仿佛尚不识其中愁滋味。

“小丫头今年也来啦。”老人上前,熟稔地招呼。

“嗯,大爷,送你的,辛苦了!”少女娇笑,递过一篮糕点,做得精心。

“诶,好孩子。”老人脸上绽放欣慰的笑,也勾勒出更深的皱纹。

少女继续低低浅唱,一蹦一跳向着山林深处走去。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心之忧矣哎……”

 

眼前坟茔错落有致,墓碑经年累月已模糊不清,只剩岁月洗刷后留下的斑驳痕迹。少女轻车熟路数过一个又一个,最后停在了幽深处一座老墓前。

“兰生,我又来看你了,”少女笑语盈盈,将带来的食物放下,自顾自盘腿坐下来,“这么多年了山口的大爷还管我叫小丫头,他一定不知道我年纪比他还大呢。”

“你重孙今年娶媳妇了,我偷偷摸摸去看过,小媳妇长得俊俏,把你重孙乐得找不着北,直冲人作揖……”

“去年秋天我跑了趟天墉城,不是第一次去了,反正还是老样子。还顺道结识了几个外门小师弟小师妹,跟他们约好今年要一起去游历游历。”

“不过我的游历和他们的,不一样呢。我早就决定好了,是时候去五湖四海看一看了,再去探望下晴雪。这一去大概要好多年不能过来,毕竟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里,等有机会再来看你吧!”

“……其实我遇到了一个小少年,他有些像你。你刚去世那几年我想着不知道你会转世投胎到哪里,没准这个小少年就是了。”

“可终究也什么都没去问,什么都没去查,是或不是……方兰生不是晋磊,方兰生也不会是那个少年,你说对不对?”

“就算真的是了,我也只希望他能好好活。不为复仇,不为感恩,只为了自己好好活,就是最好的了。”

“如果不是,如果不是……”少女的絮叨停了下来,沉吟许久。

“如果不是,我就担心,不知道你在下面过得好不好……”

“怎么听上去有点傻啊我,”少女复又笑了起来,“真是快活日子过多了,越过越糊涂。”

“行了,我该走了。这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愿我今后前程似锦无需担忧。”

少女说得开怀,手中环佩铃铛叮呤作响,一跃而过山头,身影渐渐隐没林间,唯有低吟浅唱一声声传来。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心之忧矣哎……”

 

世人总道相守不若初见,仿佛时间的考验像一座山似的难以翻越。其实非也,非也,你看这漫长总不到尽头的岁月里,有多少人在等待春去秋来的奇迹,只是你没有那般痴狂而执拗的心罢了。

这样也好。

有狐尚年少,尚年少便可再轻狂,天高地厚皆不怕。

 

叮铃铃,叮铃铃,古柏清幽伶仃歌,声渐去,复长歌。

评论
热度(4)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