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一夫当了关

不甘寂寞的我今天去翻了翻网近的TAG,然后发现自己依然是孤独的BG小战士,内心感到了忧郁……郁……

越来越不好意思说是原作风了,但是离文艺风也有点八竿子远,这可如何是好……好……

不过清水还是很清水,唯有耻力的羸弱从不输人……


==============================================


顾飞觉得最近的细腰舞特别不对劲。

具体表现在,基本上大多数时候顾飞上线她都不在,偶尔在线了也会很快下线,发的消息从来不回,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不知道她在忙什么。本来寒假结束刚开学顾飞上线的时间就不多,再加上自家老爹虎视眈眈保不齐什么时候就把自己拉去闭关,眼看着要抓住细腰舞一次竟然难如登天。

不像话。

当顾飞终于在云端城门口堵到细腰舞,两个人面对面叉腰站着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脑子里就迸出了这三个字。

细腰舞本来正气势汹汹摩拳擦掌地不知要往哪里去,远远看见顾飞一身黑袍往大路中间一拦,不知为何心口突突一跳,顿时觉得自己什么地方的气焰矮下去了几分。

“知道我怎么找着你的吗?”等细腰舞走到自己面前,顾飞没好气地劈头来了一句。

细腰舞硬着头皮瞪他,不吭声。

“PK值18,真有出息。”

“靠!你领了我通缉任务?还是不是朋友了!”

“废话!不然谁知道你在哪?”

顾飞真是气啊,没想到自己找个熟人居然还要靠通缉任务告诉他坐标,平生没这么曲折过。谁知道一领任务,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丫头居然这么高的PK值。虽然身为一个PK值上过三位数的人,18对于顾飞实在不算什么,可这是什么年代?千里一醉带领下的和平年代。这是什么地方?千里一醉余威犹在的云端城。平时谁身上沾点PK值要是不去自首连觉都睡不好,她居然还能杀出这么高来,真不知道该夸奖她手下无情好呢还是艺高人胆大好。难道这几天她其实什么也没干就光打架了?

“说吧,都干什么去了。”顾飞端起老师架子开始审问学生。

“你管我干什么去了!”被审问的学生细腰舞非常不配合,白了他一眼,坚决不坦白。

然而顾飞如此百转千回地找到她,自然不会毫无准备就来。

只见他上前一步,低下头几乎要与细腰舞鼻尖碰鼻尖,顺便捞起她一侧小手置入掌心细细摩挲,淡淡一笑,然后不经意地拔高了声线说道:“有什么事不能回家关起门来说吗?在这儿闹别扭……多不好啊。你说呢?嗯?”

一席话说得连顾飞自己都起了层鸡皮疙瘩,声音也不算大,刚好够周围的玩家听个一清二楚。

本来还在附近遮遮掩掩徘徊着时不时瞄上一眼的众人,一听这话也顾不上装了,齐刷刷几十道目光扫射过来,看八卦之心顷刻间泛滥成灾。

细腰舞眼睛恨不得瞪成个铜铃,瞠目结舌了半天,愣是没能发出一个音节。

顾飞忍了忍,琢磨着再接再厉来句啥。

还没琢磨出个子丑寅卯就看到世界频道突然有人扯着喇叭高喊了一嗓子:“千里一醉和细腰舞在云端城东城门高调秀恩爱啊啊啊啊!围观要趁早啊啊啊啊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本来还傻愣着的细腰舞顿时反应过来,一跺脚一咬牙,拉着顾飞就迅速消失在城门外。

一边跟着细腰舞奔跑,一边顾飞悄悄发着消息。

“火球,这招还真管用啊。”

“那是!”另一头的火球很得意。

 

等终于靠实力差距甩掉一干为了八卦不要命的群众后,顾飞发现他们正身处一个废城门口,大概是个高级练级区,黑幽幽的城门外广场上四散游荡着一些没见过的人形怪。

“这就是你最近忙活的地方?”顾飞问。

“……我遇上点麻烦。”细腰舞不情不愿地招了,语气闷闷的。

顾飞趁胜追击又问几句,总算知道了个大概。

细腰舞在这废城里有个任务,要收集广场上这些人形怪掉落的东西去救里面一个NPC。本来是个没什么难度的任务,细腰舞也只是看奖励的东西比较稀奇就随便做做看,却不想半途杀出个拦路虎来。这拦路虎吧,细腰舞至今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是个攻击力很高的刺客,不知究竟是嫉妒细腰舞太土豪呢还是怎么的,一门心思就想给她添堵,使用的方法也异常让人糟心,那就是……聚众抢怪。

细腰舞这人吧,打架杀怪向来是一把好手,但无奈她终究是个神偷职业,面对高等级的怪又不能秒杀,远处几个法师加油一烧,仇恨妥妥地就跑了。细腰舞那个恨啊,卯起劲来非要把这任务给搞定,然而对方实在是人多,她杀得了一个两个甚至十几二十个,却也拦不住对方一颗红心坚定地非要跟她……抢怪。

于是双方僵持了好多天也没个结果,细腰舞真是憋屈到不行又无处发泄,整个人都煞神似的天天一上线就奔这来砍瓜切菜草菅人命,根本无暇他顾。

“这得多大仇啊?”听完细腰舞断断续续的描述,顾飞感慨。

“我怎么知道!”细腰舞站在远处遥望那些人形怪,咬牙切齿磨刀霍霍。

“那这会儿他们人不在?”

“有人轮班盯梢,等我过去就来了。”

“这……得多大仇啊?”顾飞忍不住又没营养地感慨了一次。

“管他呢,老娘总归要弄死他!”细腰舞气哼哼地捏捏拳头,二话不说冲着那城门楼就奔了过去。

一靠近那片广场,果然就见几个玩家蹭蹭蹭蹦出来,简直就跟土里长出来似的。为首的那个少年长得唇红齿白,穿得鲜衣怒马,不得不承认是大帅哥一枚。

只见他遥遥看到细腰舞火红的身影,脸上就荡漾开了春风拂面的笑容,迎着她招呼道:“刚刚在想你怎么还不来,一抬头就看见你了,可见我们也算是心有灵犀。”

顾飞差点一个趔趄。这……这口气……不太妙啊?

细腰舞是理也不理,目不斜视,直奔着人形怪就去。

“你啊你,”少年也不介意,贴着细腰舞就追上,“脾气还是这么火爆,这可怎么行?除了我还有谁能忍受你啊……我早就说,别刷这个怪了,乖乖跟我回我们公会呗?”

“滚!”细腰舞毫不客气。

“别这么无情嘛,你看看整个平行世界论长相论财力也就只有我配得上你了,除了我……哎哟!”

少年话没有说完,被人猛地踹飞了。

踹他的自然就是一脸不爽的顾飞,眉头皱得山路十八弯,提溜着细腰舞的后领就把她拽在了自己身后。

“我说……你们土豪平时都这样?”他深深地看了细腰舞一眼,仿佛难以置信。

“你才这样呢!这小子已经被我砍死三次了!”细腰舞在顾飞身后跳脚。

真是爱之深恨之切,看来那少年是铁了心要软磨硬泡泡走细腰舞,反正细腰舞看上去凶巴巴的其实却是个软心肠,以后再卖个乖没准这事也就成了。

想得美。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哦,好像不太对,算了。

顾飞直接一拔暗夜流光剑,摆开架势,对着刚刚狼狈爬起来的少年招了招手。

“你过来。”

少年警惕性也很高,一挑眉问道:“你就是千里一醉吧?告诉你,你配不上她。”

啧,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身为一名高尚的人民教师,顾飞懒得与他争口舌,转头问细腰舞:“任务还差多少?”

“三个材料,救人估计还要点时间。”

“行。”

话音刚落,顾飞一个瞬间移动闪到少年身后,本来就被细腰舞削了三级的少年对顾飞来说连路边的史莱姆都不如,没一会儿功夫他和周围几个同伴就已经尽数伏诛,只留下“你等着,我的人马上就到”的哀嚎。

猎猎清风下,顾飞长出一口恶气。

另一边细腰舞也妥善搞定了材料,准备穿过城门去里面救人。

“上一次我差点就成功了,不过他花钱找了很多人来,再加上这边的怪物会暴走攻城,没撑住,”细腰舞站在城门下双手叉腰,语气听不出好坏,斜了顾飞一眼,“你行吗?”

“……细啊,”顾飞半晌没吱声,摸了好久的剑才幽幽开口道,“知道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吗?”

“啊?”

“没文化。这句话的意思啊,你听好了……就是说,在我这样的男人面前,其他人都不够看。懂吗?”

细腰舞听得傻了眼,这要换了别的游戏她一定觉得是韩家公子上了顾飞的号,可惜平行世界严格的角色绑定下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但是不知为何,她仰起头,看到顾飞艳阳之下满脸自信笃定的微笑,一瞬间心跳如雷,连想吐的槽都卡在了喉咙口出不来,只能咽咽口水。

顾飞没有问她为何不向其他人寻求帮助,幸好没问,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心中憋着一口气,与那些蛮不讲理的小屁孩们苦苦周旋了许久,好像一旦放弃了就哪哪浑身不对劲。

现在她知道了,不对劲的地方在于她相信,所有仿佛不可战胜的困境与难关面前,身边每个人都承载在顾飞这份微笑之中,等待他带来的奇迹。奇迹不是次次都会来,但总会有的,跑不了,就在他的身后。

他说的没错,只要有他在,什么样的对手都不够看。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正如此刻,阵前一马平川,他迎风而立,手中剑起便再不没有人能将他杀退一步,不禁让人心生慨叹,叹夫复何求。

这之前的自己就显得特别傻。

于是细腰舞用力拍了拍顾飞的肩膀,掸掸上面灰,给他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别死啊,你的命可是老娘要拿下的。”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进去了。

 

后来的事特别简单。

细腰舞做完任务,在外面替她挡着敌阵的顾飞甩开众人与她汇合后用传送卷轴直接去了别的城。在那里交任务的交任务,洗PK值的洗PK值,两个人收拾得清清爽爽之后就开始携手游历各城祸害苍生去了,总之不回云端城。

那拦在城外的少年,也就此失去了细腰舞的音讯,偌大一个平行世界愣是不知道去哪找她。而细腰舞呢,从头到尾也还是不知道这脑缺孩子究竟姓甚名谁,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14)
热度(52)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