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得陇望蜀

写完全员本心力交瘁,本来想说再也不要写了,结果一转身又井喷了起来,身为一个打了鸡血的CP厨就是这么悲哀!

依旧是尽量原作风,也很清水,但是不知为何写的我有点羞羞的,明明也没干嘛,我的耻力都哪去了!


==============================================


细腰舞不见了。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大家一起打打网游,现实生活里有点什么事临时不能上线的情况简直太正常。就说顾飞吧,一旦要准备比武大会的事,他爸就要没收他一切对外联络方式把他关起来捏扁了再搓圆,以求武艺更加独孤求败。

然而细腰舞这次消失的有点突然。

顾飞原本迫于她的威逼利诱——主要是威逼,基本没利诱——答应教她几招,两个人就约在了斗武场。考虑到细腰舞这三分钟热度又耐不住寂寞的性子,顾飞只是象征性耍耍,挑了几招看似好学实际上极为刁钻的招式,想来估计没有五分钟她就会知难而退。

却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咬着牙一直硬撑了下来。

顾飞顿时看她犹如见了鬼。

“……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细吗?”

“别急,老娘很快就来弄死你。”正在艰苦锻炼的细腰舞对着他咬牙切齿。

“呵呵,我等着。”

这一等,就等得没影了。

那天匆匆下线后,细腰舞再没出现过。

顾飞是在第五天头上,才觉着有点不对劲的。这一觉着,他就发了个消息给御天神鸣。

御天神鸣回的也快:“细姐不是跟你学功夫呢吗?你问问重生紫晶的姑娘们呗?……不,还是我来帮你问我吧!我保证每个都帮你问到!”

顾飞懒得理他,自己找了七月。

“哦,我们也好几天没跟她一起玩了,听说是在跟你学功夫,你不知道吗?”

顾飞自然不知道,知道就不问了。他有点惆怅,想了想还有谁平时和细腰舞交好,就想起了茫茫的莽莽。

茫茫的莽莽不在线,于是退而求其次问了火球。

“醉哥,不是我说你,”火球一本正经,“和细姐有关的事,你都不知道的,还指望我们能知道?你未免太瞧不起我火球了,在我心目中,细姐早就脱离了一般可调戏的范畴,那是高高在上的你……”

没等说完,顾飞毫不犹豫把他拉黑了。

再后来……再后来,顾飞竟也想不到有谁可以问。

火球其实没说错,他若是不知道的,别人也不能知道了。

细腰舞这个人,平时好像和谁都亲亲热热,交游甚广。该嬉笑怒骂的时候,也从来不和对方客套,就连打架都是一不爽抄刀子就上,快意恩仇四个字放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

然而真要算起来,却也并不和谁特别亲密。即便隶属于重生紫晶,很多时候腻在一起,但姑娘们不爱凑热闹,只能高高兴兴练级,小打小闹玩玩,所求终究不一样。

对细腰舞这样的土豪来说,朋友从来不缺,她缺的只是好玩有趣和新奇。而在细腰舞心中,放眼整个平行世界,最好玩有趣也最难达成的一个挑战,就是弄死顾飞。

为了弄死他,细腰舞颇为下血本,在他身上也很是花了一番心思。

却没想到,直接的结果是,没有谁,比他和她走得更近。

即便如此,她一旦消失,顾飞依旧两眼抓瞎。

 

后来某天上线后看到细腰舞还是不在,顾飞就有点哪哪不得劲,跑到小雷酒馆去找韩家公子喝酒。

韩家公子永远都在正常的时间做不正常的事,这会儿正抓着一个卷轴在琢磨。

“这是什么?”顾飞毫不客气地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传送之门,”韩家公子眼睛都没抬一下,“不过有点不一样。”

“嗯?怎么不一样?”

“这张似乎能反复利用,却没写具体能用几次。”

“这哪来的?”记得当初那张传送之门卷轴已经是不世出的珍品,现在韩家公子手头居然有一张更厉害的,还如此轻描淡写。

“细腰舞收来的,可能用得着先借来了,听说她用过一次。”

“她上线了?什么时候?”顾飞抬起头来。

韩家公子却并不言语,只是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把顾飞打量了好几个来回,直打量得顾飞浑身竖起鸡皮疙瘩,一脑门的不自在之后,才悠悠地开口道:“你今天怎么有空坐在这闲聊?”

顾飞本来上线时间就少,偏偏要找他事儿的人特别多,所以经常是一上线就被各种消息轰炸,然后东奔西走地忙活,还真是鲜少见到他有悠闲坐下喝酒的时候。

“只是随便上来看看,过会儿就下了。”

韩家公子闻言,依旧用审视的目光盯着顾飞,顾飞整个人都有点发毛。

“你还记得比武大会那会儿么?”不想韩家公子开口说了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

“怎么?”

“一开始你消失的一个礼拜,我们都不知道你干嘛去了。每天都有人来问一遍你上没上线,你还会不会上线。惦记你的人挺多,失落的人也不少,不过就算如此,该练级的练级,该做任务的做任务,该砍人的砍人,一样都没落下。”

“这不奇怪啊?”顾飞完全不明白他在扯什么。

“哦,那你现在怎么不去练级不去做任务不去砍人啊?我记得昨天云中暮还跟你商量去霞雾城捉一个BOSS呢吧?”

顾飞皱了皱眉,没搭话。

“你小子这叫茶不思饭不想,害相思啊!哈哈哈哈哈——”韩家公子拍着桌子大笑起来。

“想不想饭我不知道,但对于砍你这件事,倒是挺想的。”顾飞黑着脸摸了摸暗夜流光剑。

笑声总算收敛了一点。

 

细腰舞是在半个月后出现的。

那天顾飞照例上来看看,刚一进游戏就收到了细腰舞气势汹汹的消息。

“快来斗武场!速度的!”

她还真是不客气。

顾飞苦笑一下赶过去,远远看到一抹火红的身影叉腰站在场地正中,仿佛内里蕴含着无限能量即将爆发。

没等顾飞靠近,细腰舞双腿一沉,抬手一个钩爪就杀了过来。

这正是顾飞前些时候教她的那招,而顾飞是何等眼力,早在细腰舞蓄势待发的瞬间就做好了防范,这一爪出来不仅没碰到他,连衣服角都没擦到。就见他身子一斜,脚步翻转,三两下绕到了细腰舞身后,照着她后背用力一推。

只可惜身为一个全敏法师,顾飞的力量值实在有限,这一推基本没有什么效果不说,还让细腰舞借力转身,一个肘击撞了过来。顾飞步法精湛,旋即下腰后仰,还不忘腿上顺势一挑,击中了细腰舞的膝盖,再往外一勾。

细腰舞淬不及防,身势顿时坚持不住,重心向后一歪,就顺着顾飞的方向倒下去。

彼时顾飞已经站稳,细腰舞故技重施一只手勾上了顾飞的衣领,准备把他一起拉倒。

可是顾飞在这招上已经吃过不止一次亏,自然不会让她再次得逞,轻轻扭头躲了过去,侧身眼睁睁看着细腰舞在自己面前四仰八叉摔了个瓷实。

一倒地细腰舞就敏捷的跳了起来。

“靠,你就这么看着老娘摔下来吗!”还没站利索,她一把抓着顾飞开始跳脚。

“别闹啊。你这么凶,可怎么好?”顾飞无奈地摇了摇头。

“哼,至少老娘耳根子清静!”

想想也是,若不是这个火爆脾气,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天天粘着她打转。思及此,顾飞不再跟她多计较,拍拍地上的灰找了个台阶坐下。

“这些天你去哪了?”他随口问道。

“哦,”细腰舞听他这么问,突然人就蔫了下去,“有点破事。”

“怎么了?”

这话一出,顾飞自己都有些愣怔。

若要放在从前,他是不太会主动关心的,总觉得是对方私事不方便问太多。然而想想前些时候那股隐隐绰绰的烦闷,就又鬼使神差说了出来。

“出了点纠纷,为了钱的事搞来搞去搞了好几天。”细腰舞撇撇嘴,看样子不太开心,大约也是不想多说。

“现在解决了?”顾飞又问。

“嗯。”

其实他问的时候也不是多有心,只不过想起来了就问问,却不知为何,每当听到她的回答,又不自觉地多说上一句。

所谓得陇望蜀,大约就是这样了。

只不过再接下去,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望着细腰舞眉头微蹙的脸,皱得像个皮薄馅大的小包子,心头一动,就站起来走向了武器架。

挑了一截长棍,试试长短轻重,然后一翻手舞了起来。

一套棍法耍得是虎虎生威行云流水,待最后收手持棍长身而立,连气息都不曾紊乱一分。

“好!威风!”一旁细腰舞也是看的不错眼,鼓掌喝彩起来。

“想不想学?”顾飞笑笑。

细腰舞一双眼睛直放光,恨不能立刻从眼珠子里伸出手来学会这招,却还是深知顾飞秉性,于是挑了挑下巴问道:“说吧,你想干嘛?”

“呵呵。”

“你……你想干嘛!”细腰舞立刻警觉。

“谁说我要教你了?”

“……千里一醉,你去死吧!”细腰舞也不含糊,抬脚挑起旁边散落的棍子,就冲了过来。

不过她忘了此刻他们正站在一段台阶上,脚下的地势有高有低,不看清楚落脚点,分分钟就能摔个正着。

细腰舞还真的摔了。

借着她原本冲向顾飞的惯性,整个人直挺挺地撞了过来。

一般来说,以顾飞这样出神入化的身手,要躲开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冲击,就和隔壁的母鸡下蛋一样容易,可不知怎么的看到迎面撞来时细腰舞那轻盈的一段小腰,心跳就漏了那么一拍,一漏,呼吸就错过了节奏,错过了节奏,就没能精准地抬起手来。任凭细腰舞撞了他个满怀,两个人一起仰倒在地,咕噜噜滚了几圈才停下。

等回过神时,顾飞的手还搭在细腰舞的腰上呢,顿觉有些尴尬。

“哈哈哈哈你总算也被老娘给摁倒了!”细腰舞倒是没心没肺,趴在顾飞身上贼兮兮地笑了起来。

顾飞不作声,望着她灿若桃花的笑脸,心中顿时有几分明朗。

若一念起而身不动,那必是因为有了贪得无厌的对象,却还缺一个理由。

这个理由,无非就是看你肯不肯孤注一掷。

都说得陇望蜀,得陇望蜀,若彼时曹操真的出兵攻下了西蜀,又何尝不是一场博弈的胜利。

想着想着,他就跟着笑了,伸手抹平细腰舞先前皱起的眉心。

“细啊,你还是这个样子好。”他说。


End.

评论(4)
热度(61)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