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14>

14.

他想起最早的介绍里说双生羽翎是从同一只神鸟身上取下的尾羽,这只神鸟会不会就是白虹花羽?这么一来塔米拉很有可能是用半个镜子向白虹花羽换取两根尾羽做成了双生羽翎。

“细啊,”顾飞给潜行中的细腰舞发去消息,“你打死的那只叫白虹花羽的鸟,有什么特征?”

“那只破鸟会自爆!幸亏我换了抗火法装备,不然就扑街了!”细腰舞没好气地回复。

自爆?所以难道戴着双生羽翎的他们俩要和莫里亚同归于尽才能完成任务?顾飞猛擦一把汗,系统不会这么毒吧?不掉一级就拿不到越级装备?

另一边莫里亚已经再次冲了过来,顾飞只得勉强招架。

左挡右躲之间,他忽然发现,这次这个重新出现的塔米拉,和之前有些不一样,脚下始终闪烁着一个红色法阵,淹没在桑红花丛中不仔细看的话很难看到。

难道……?

双生羽翎是塔米拉做出来准备送给莫里亚的,当时那老婆婆NPC也说一定要将双生羽翎交给莫里亚。那么如果自爆的不是玩家,就应该是塔米拉了?

正好十步杀一人这个招式首先需要燃烧灵魂,而处在灵魂状态的塔米拉如果趁着那个时候也投身到燃烧过程中,或许就可以阻止莫里亚。

于是顾飞将他的猜测对细腰舞如此一说。

“太惨了……”没想到细腰舞却发出这样的感慨。

“呃,怎么了?”

“不觉得很惨吗!莫里亚一心只想为初恋情人报仇然后去死,完全没有看到陪伴他这么多年的塔米拉,而现在塔米拉却要为了拯救莫里亚魂飞魄散!”

“也不一定是拯救嘛,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杀死莫里亚。”顾飞冷静地纠正她。

“莫里亚非但没有救回塔米拉,反而让塔米拉一次次为他去死!”

“人家也努力过的,这不是打不过嘛。”

“不管,这任务我们还是别做了!带塔米拉走吧!”细腰舞开始耍无赖。

顾飞忍不住吐血。

“唉……好吧。”

“真的?”细腰舞难以置信。

“傻子,当然是假的,你走了我还是要弄死他。”独得奖励的好事顾飞可是来者不拒。

“冷血!禽兽!陈世美!”细腰舞发出饱含血泪的控诉。

顾飞想了想说道:“那你想想,你是要一直被误会成我女朋友呢?还是做完任务拿着奖励证明我们真的不是来约会的?”

面对如此关系到切身利益的抉择,细腰舞痛苦地抱起了脑袋。

片刻之后她飒爽回复到:“反正她都死过一回了,不差第二回!”

“That’s mygirl!”顾飞夸奖她。

“还懂美剧啊你?”

“略懂。”顾飞装深沉,自然遭到了细腰舞无情的鄙视。

于是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想办法触发莫里亚的十步杀一人了。按照传统,Boss在血条低于一定比例时就会激发暴走状态,在暴走状态下才会使出绝招,但是这个任务链看上去似乎不是那么传统。

顾飞于招架间隙仔细观察莫里亚的一举一动,莫里亚的攻击模式很简单,就是飞速靠近后挥砍,和不周山Boss一模一样,但是不周山Boss有系统加成和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不可能莫里亚只是这个程度。

很快莫利亚就回应了顾飞的猜测,他大吼一声在身后召唤出另一个自己,虽然速度和攻击都远低于原型,却和原型采取同样的行动,也就是本来只需要招架一人的顾飞,此刻需要要面对两个人的攻击。

“杀小的!”顾飞冲着细腰舞喊了一声。

“哪个是小的!”细腰舞回道。

原来正面迎敌的顾飞可以很轻易通过攻击速度来判断哪一边是真身,而在身后偷袭的细腰舞却没有办法。

但由于双生羽翎会自动在两人之间连出一条微弱的光线,可以让顾飞随时随地把握到细腰舞的位置,不断提示她从什么方向进行攻击。

所以不需多久,莫里亚召唤出来的分身血条就见底了。

“小心!”顾飞提醒。

只见分身周身泛红,一道道火光冲天后又回到了莫里亚体内。

莫里亚顿时双手平伸,仿佛吸收了天地间精华般怒目圆睁,发出高声嘶吼,身体也比刚才大了一圈。

“莫里亚——!”此时身处后方的塔米拉凄厉地喊道。

伴随这声叫喊,顾飞和细腰舞手上的双生羽翎也发生变化,幻化出一片巨大的羽翼,还闪耀着圣洁光芒,效果十分之拉风。

但这时候两个人都没有时间来欣赏系统精心准备的效果,因为莫里亚已经发动了十步杀一人,看得出有熊熊火焰围绕着他却没有灼伤,这也就意味着每踏出一步,莫里亚的威力就会增加50%,而他们必须在十步之内让塔米拉成功自爆。

好在塔米拉也没有闲着,这会儿她脚下的法阵已经越来越宽广,并且飞速旋转。

“塔米拉……”突然莫里亚开口说话了,“对不起。”

塔米拉的眼中流下眼泪,却微笑着什么也没说。

两边都已是蓄势待发,现在就看哪边动作更快,而顾飞和细腰舞手上的双生羽翎还没有发动。

莫里亚“刷”地一下踏出第一步,速度快得只能看到残影,根本数不清他走到了第几步,眼看着就要逼近顾飞和细腰舞。

要糟!

顾飞的脑中不知为何一闪而过白石城里剑南悠刀下的那道白光。

在那之前他一度以为,这个看似天下无敌金戈铁马飞扬跋扈的姑娘,无论面对何种困境都能鬼马精灵般逃脱。不曾想会有那么一天,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面前生命见底,直至消失。

过去他不在意,不过游戏而已。无须好奇,无须动容,只是区区游戏而已。

如此而已……

说时迟那时快,顾飞突然一个瞬间移动挪到细腰舞身旁,二话不说拉起她戴着戒指的那只手,并紧搂她的肩,横在她与莫里亚之间,以后背挡住即将挥砍而来的攻击。

而就在他们双手触碰的瞬间,也就是双生羽翎相互连结的一刻,塔米拉脚下的法阵发动了,铺天盖地无数桑红花瓣被卷上半空,塔米拉沐浴着花瓣的围绕升空,飞身扑入莫里亚周身的火海中,转眼就被吞噬殆尽。

莫里亚的动作在这样的冲击中猛地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紧接着,从他的刀尖开始,再到手臂,身体,脚,统统化作了桑红花的花瓣,顺着扑面而来的微风飞散在烟雨雾气之中。

一场电光火石的对决,眨眼间恢复了平静。

顾飞放开细腰舞,手上的双生羽翎也变回原先模样。

抬起头来只有漫天的桑红花瓣被暮雨城延绵不绝的细雨打湿,翩然落下。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只有周围安静的雨,发出柔软的细声。

“啪”。顾飞忽然撑开那把黑色油纸伞,与细腰舞并肩看着这一切,心中涌上一些复杂而难以言喻的感觉。

“居然真的同归于尽了。”细腰舞有些惆怅。

“我在想一个问题。”

“嗯?”

“我们……找谁交任务?”

“把我的感动还给我!”

不过这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答,还没等他们多看会儿风景,地上本来碎成两片的镜子忽然有动静了。只见它缓缓飞到半空,重新合在一起,并映照出一个半身像。

“嗨!”只剩下上半身的塔米拉挥手打招呼。

细腰舞冲上去就想踹她,被顾飞拉住了。

“咳咳,”塔米拉清清嗓子,“我的时间不多,总之专门来给你们发一下奖励。但是……要拿奖励可是有条件的哦!”

细腰舞再次冲上去想踹她,顾飞费了老大劲才拉住。

“首先,”塔米拉对细腰舞的愤怒视而不见,“请把包裹里的桑红花的嫁衣拿出来合并!”

细腰舞不情不愿掏出“桑红花的嫁衣1”,和顾飞那里的“桑红花的嫁衣2”放在一起,只见白光一闪,一件红色斗篷出现在他们手上。

顾飞一看属性。

桑红花的嫁衣,敏捷+30,智力+30,攻击状态下可每秒钟触发15%火法伤害,生命上限+10%。绝对的极品。

同时还有一个与双生羽翎的2套装属性,敏捷+10,以及3套装属性,敏捷+20。下面写着一行小字,大意就是3套装属性不需要直接佩戴,只需要顾飞戴着它靠近一定范围就可以。

当真可以说是极品中的极品,特别配合细腰舞这种本来就比一般人快的变态,今后定然能够杀人于无形,前提是顾飞也在场。

“现在,给新娘穿上嫁衣!”塔米拉高喊一声。

面对如此装备,顾飞和细腰舞已经懒得去管她的措辞。

顾飞伸手一挥,大红色的斗篷在雨幕中划出闪亮的弧线披到细腰舞肩上,衬着她原本火红的衣装,以及脚边铺满桑红花的地面,倒仿佛真的是一道十里红妆的光景。

顾飞心中隐隐有些触动。

“还有最后一个奖励哦!”塔米拉再次宣布,“现在,请新郎向新娘告白!”

“啊?”两个人同时傻了。

“请新郎向新娘告白!”系统NPC才不理会你傻不傻,照样强调她的的要求。

“算了,回去洗洗睡吧。”顾飞在心里默念一百遍奖励就是浮云。

“可是你好像没拿到什么哎?”细腰舞心里倒有点过意不去,自己拿到一件如此极品的装备,而顾飞除了双生羽翎的套装效果以外就没别的了。

顾飞无奈地看了看她,大约细腰舞此刻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吧,脸上泛着些许红晕,格外动人。

唉,人生自古谁无死。

要是让御天神鸣或者战无伤或者花丛中永生那群猥琐男知道此刻顾飞视死如归的心,准能冲上来生吃了他。

“不许宣扬,不许偷笑,不许翻旧账。”顾飞严肃地与细腰舞约法三章,这可不是开玩笑。

细腰舞很乖地一一点头答应了。

于是顾飞提起一口气道:“我喜——”只说了两个字,气就泄了,进行不下去。

“对了!我有办法!”细腰舞灵光一闪,在包里扒拉了半天翻出个小纸条,在上面刷刷几笔就往脑门上一贴,道:“来吧!这样就没问题了!”

顾飞一看差点没岔气,纸条上写着两个大字:“功夫”。

想什么呢这姑娘!

顾飞怒,一把扯了纸条,俯身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喜欢你。”

“砰”!系统一声巨响,只见他们眼前的塔米拉已消失踪影,桑红花的花瓣雨再次呼啦啦飘了起来,镜子迸发出耀眼光芒,落在顾飞脚边。

顾飞捡起来一看。幻象之境,智力+30,法术精通+2,法术伤害+20%,佩戴时有10%几率反射全部伤害,并召唤塔米拉使用“白虹之献身”。

看上去也是个相当不错的装备,虽然身为一个男人老带着镜子总觉得有点别扭。

 

一切就此尘埃落定,这个任务算是圆满完成。

顾飞看看时间,站起身来,甩了甩手脚活动筋骨。

细腰舞精神抖擞跳到他旁边,一样甩了甩手脚活动筋骨。

“接下来我们去哪?”细腰舞问。

“不早了,下线。”

沉默半晌。

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那一声“靠”,细腰舞沉吟道:“你又要过很久才上线?”

“这么快就舍不得我了?”

“靠靠靠!求你快点滚!”细腰舞跺脚。

顾飞明白她问的是什么,回转身看到红艳艳的花海中细腰舞气鼓鼓的小脸,映得宛如红苹果。

心灵的干渴总有一天会归于平静,只是他至今也不得其所。抓在手中的太多执着和遗憾,兴许已是放不下的负担。

但其实,人最容易感到快乐与满足的,又未尝不是那些与满腹念想毫无关联的小小瞬间。

思及此,顾飞不禁笑了笑,伸手摸摸她的头。

“明天见。”


-End-

评论(6)
热度(48)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