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13>

13.

东湖是一片大得宛如西湖的湖,映衬在暮雨城细柳扶风雾气荡漾的天气里,景色十分迷人。

此时正值天色渐渐昏暗,白色残月悬挂在灰幕之上。就在他们五人赶到时,湖面水汽凝结,一座看不清面貌的小岛正缓缓升起。

怎么去岛上是个问题。

顾飞虽然有轻功在身,但也没玄乎到毫无助力就能水上漂,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会游泳。也不知道岛上是不是和暮雨城共用坐标,让细腰舞游过去再游回来却做白工的话好像有点太残忍了……

漂流一脸笃定地看看地势道:“果然是这样。”

“你有主意?”细腰舞问。

“听到有湖心岛的时候我就隐约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否则以这个岛的神秘性,怕是早就被暮雨城的玩家攻克了。看来最大的困难就是上岛。”

“有办法就快说!”细腰舞不耐烦。

“冰系法师碰巧有一个卷轴技能可以试试看。”

“那还愣着做什么,走走走。”

“呵呵,传送之门卷轴再加一个。”漂流非常敬业,纹丝不动继续狮子大开口。

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句的细腰舞怔了怔,眨巴眨巴眼睛看顾飞。顾飞倒是一脸坦然,仿佛早就知道这小子要加价。

漂流的态度很明确。他知道这卷轴是有钱都未必买得到的稀有物,所以也不着急。可以慢慢等,却不肯折现,为的就是细腰舞这长期高价求宝的能力。

但其实细腰舞倒没有想到那么多,只觉得这人要了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东西是不是哪里搞错了。真要说求个传送之门卷轴这种小事,她还是不放在心上的。

于是当场成交皆大欢喜。漂流用了个不知叫什么的法术在湖面冻出一条两米宽的冰径,人走在上面也毫发无伤,只要注意别打滑就成。

成功将两人送走,漂流挥挥手就算打过招呼,和左手写爱右手写帅一同离开了。

 

朝月岛上有什么呢?

答案是什么都没有,就光秃秃一个岛,别说NPC的人影,连小花小草都没有一棵。

顾飞和细腰舞在岛上来来回回晃了几圈,总算在约莫是正中的地面上,发现了一个圆形的凹槽。

“看上去和镜子有点像……”两人蹲在地上头碰头开始研究这唯一的线索。

“试试?”

细腰舞从包里掏出镜子往凹槽中一放。

“咔嗒”一声,一道细细的裂纹出现在镜子中央,裂纹慢慢延长,幻化为纠缠的曲线,从镜子里面蔓延到地面。曲线越来越多,以镜子为圆心,铺展在他们的脚下,更往远处而去,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

曲线之上进而分裂出许多细小枝丫,每一处枝丫都缓缓抽出嫩芽,生出绿叶,开出鲜艳耀眼的红色花朵——桑红花。

仅仅片刻之间,原本一片泥土色寸草不生的小岛,就变成红绿相间的花海,笼罩在蒙蒙细雨之中,多了无数风情。

已经复合的镜子,此时再次碎成了两半,镜子上空,隐约浮现出熟悉的人影。

“这里是……”塔米拉宛如大梦初醒,四下打量,“暮雨朝月的花海。我终于又回到了这里吗?”

“说吧,莫里亚在哪!”细腰舞双手叉腰毫不顾忌对方的怀旧心情,一针见血直指中心。

“莫里亚,我的大英雄莫里亚……你就是在这里为珍妮制作的嫁衣是吗?”塔米拉继续神神叨叨,“你曾经说过,要将那些垂涎珍妮美貌而迫害她至死的贪官污吏们统统杀死,然后就追随她而去,可是我怎么能眼看你走上末路呢?是我不对,将珍妮的嫁衣藏了起来,所以你才那么生气……”

说完塔米拉捂着脸呜呜呜地哭。

“真是狗血啊。”细腰舞一边看戏一边点评,就差没有掏出瓜子来啃。

“所以我替你报仇了,我杀了珍妮的最后一个仇人,那个丑恶的国王!我在赌,赌你会不会放弃初衷,赌你会不会来救我。只要你愿意来救我,那我就可以毫无遗憾地死去……”

回想起当初在云端城山谷的山洞里,塔米拉见到顾飞那个激动样,细腰舞有些唏嘘地捅了捅顾飞的腰,被顾飞一巴掌拍开。

“莫里亚!”塔米拉升上半空,对着空无一人的四下高声呼喊,“莫里亚,我知道你在这里!”

随着她的喊声,一道惊雷劈下,四周湖面翻涌起滔天巨浪,乌压压的黑云聚集到朝月岛的上空。

“塔……米……拉……”空气中响起断断续续的声音,和不周山山洞里那个有点像。

“嗯!”塔米拉抬头含泪笑道,“我来了!这一次,我来带你去珍妮的身边!”

“塔……米……拉……”声音依旧在重复,乌云加快了速度。

这时候塔米拉突然退到一边,靠近看戏二人组小声说道:“知道十步杀一人是个什么样的招式吗?”

“啊?”两个人对这转折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但系统设置的NPC心理素质非常好,完全无视面前玩家的惊讶和头顶轰轰烈烈的动静,一板一眼讲解了起来。

“十步杀一人就是在十步之内燃烧灵魂,也就是同时消耗生命和法力,每一步都增加50%的速度和攻击,到第十步时用500%的威力瞬间秒杀敌人的招数。”

Boss们向来皮厚肉糙,血条长得能绕地球一周,这听上去是个难以招架的绝招。

“要破解十步杀一人,需要用到双生羽翎的封印术。没有时间了,请你们一定要阻止莫里亚,这样下去他会成魔的!”塔米拉迅速地叮嘱道。

刚说完,乌云之中一声巨响,跳下一个被黑雾包裹的人影,手执长刀,虎背熊腰。

“哇,长成这样,系统什么时候审美能正常点啊?”细腰舞发表意见。

“比泡菜网游好看多了,你看,不是粗裤腿。”顾飞跟上。

“出息了,连粗裤腿都知道。啊,他速度好快!”

如果说不周山的Boss速度与细腰舞不相上下,那这个真格的莫里亚速度就远胜细腰舞。才两句话的功夫,莫里亚已经冲到他们二人面前一刀劈下。

顾飞就势一跳躲过,细腰舞比较狼狈,在地上滚了两滚,灰头土脸的。

眼看莫里亚冲着细腰舞而去,顾飞一道电流墙壁放出,只阻碍了莫里亚3秒钟,但已足够细腰舞重整态势并迅速消失了身影。

没有目标的莫里亚不出所料转身向顾飞跑来,说是跑来,在一般人眼里看来应该是下一秒就出现在顾飞面前,饶是顾飞反应速度高于常人才能硬生生接下这一招。与此同时莫里亚的后颈也冒出一道血花,看来是细腰舞得手了。

“她说双生羽翎有什么封印术,要怎么搞?”无人的地方传来细腰舞的声音。

顾飞自然不知道,也无暇思考这个问题,莫里亚下一步攻击依旧快的惊人,如果这只是他100%的威力,一旦施展了十步杀一人达到500%的程度,顾飞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等着被秒杀。

如此招架十几回合,细腰舞从背后偷袭成功多次,但看上去对莫里亚没造成多大损伤。

这时顾飞灵光一闪,对着莫里亚喊了一声:“莫里亚,塔米拉死了!”

果不其然,莫里亚的动作停顿一下。

“死……了……塔米拉……死了……”断断续续的声音再次传来,趁着这个空隙,顾飞双炎闪加掌心雷再配合瞬间移动成功和莫里亚拉开距离。

双生羽翎究竟有什么用呢?看着自己和细腰舞之间冒出的各种粉红心心气泡,顾飞苦恼地思索着。

评论(1)
热度(22)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