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12>

12.

要不怎么说细腰舞厉害呢,这要换了一般人,就算有抗火法装备也未必敢像她这样,毕竟火树千重焰配合天降火轮的视觉效果可不是盖的,但她就是能凭这一股冲劲找到最具伤害力的打法,再毫不犹豫地实施,丝毫不接纳任何保守的做派。等级和装备固然很重要,但畏首畏尾明哲保身却绝不是细腰舞想要的,她所追求的永远是刺激好玩和酣畅淋漓。

正是这样一个人,和骨子里燃烧着战斗欲望的顾飞在一起,才能做到天衣无缝心有灵犀的配合,所以顾飞在打斗中也能放心将一半安危交付与她。对他们来说,一场拼尽全力的战斗,总是比其所拥有的其他东西更重要一些。

但这也绝对不是鲁莽,眼看生命被火海吞噬了一大半,细腰舞果断闪回来补血,为下一次配合攻击做好准备。

“他是傻的吗?”细腰舞咬完面包借着火焰光打量一番对手,如此评价。

系统设计的Boss仗着皮厚肉糙并没有什么闪避招式的能力,眼看着火在脚下烧,也不知道挪个地。

不一会儿细腰舞回满血,火树千重焰的效果也消失了,四周重新恢复黑暗前顾飞赶紧打个手势。对手冲过来的瞬间,细腰舞顺势低身一滑,穿过其挥舞的手臂,绕到身后,也不急着攻击,待顾飞一道双炎闪划过,与对方拆招五六回合后,才提刀冲过去凭着自身的强悍攻击力用普通攻击从后方刷着生命值。

顾飞一边后退拉着仇恨一边手中双炎闪不停。

“法力没了!”没多久法力缺失的顾飞喊了一嗓子,就见对方脚下再次火光四起,顾飞瞬间移动闪到一边,细腰舞立刻背刺补上,顺利将仇恨吸引到自己身上后顶着火树千重焰各种大招扔过去。

“我来了!”片刻后塞了一嘴香蕉的顾飞再次瞬间移动,这次轮到细腰舞退一边去啃面包。

就这样用着仇恨拉锯大法,两个人费了半天总算将对手磨死了。

Boss血条见底的瞬间,突然一道耀眼红光从他身体中迸发,将原本黑漆漆的山洞照得明亮无比。

顾飞赶紧拉着细腰舞退到一边。

红光之中一道身影缓缓升空。

“年轻人,你终究还是做到了。”原先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就让我将这件重要的物品托付给你吧!”

“叮”地一声,顾飞包裹里多了一个叫做“桑红花的嫁衣2”的东西,细腰舞那里则是“桑红花的嫁衣1”。

“年轻人,”声音继续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大英雄莫里亚并没有死,但是他徘徊在这世间活得比死还痛苦。请一定要拯救他,我在你的灵魂之中感受到了与他相同的火焰,我相信你们。”

“那他究竟在哪啦!”

“去问塔米拉吧,她曾伴随莫里亚走过万水千山,如果有谁能够找到莫里亚,那必然只能是她。可怜的因为爱而失去一切的塔米拉,如果能够更早地醒悟……也许……也许……”

声音越来越微弱,渐渐消失不见。

“喂你给我回来!告诉我怎么把塔米拉叫出来!”细腰舞急得大吼,却没有任何回应。

“呃……这人是谁啊?”顾飞问道。

“谁知道啊!”

合着这两人砍半天,连Boss是啥都没搞清楚。

然而很快他们就已经无暇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就在系统将他们自动传送到山洞外的时候,忽然所有的消息频道都对他们狂轰滥炸了起来。

“你和细腰舞究竟什么情况啊?听说在暮雨城度蜜月呢?你小子够意思啊,这么重大的消息都没告诉我?”头一个发来的是佑哥。

“我就知道你们俩有问题,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是我的好伙伴了!你这个叛徒!”这是御天神鸣。

“让细姐给多介绍点美女认识认识啊。”战无伤已经开始套上了实惠的。

“嗯,是好事,恭喜啊。”这么平静必须是剑鬼。

“怎么不请人喝喜酒!群众要喝喜酒!!”嚷嚷着要喝酒的不是群众是韩家公子。

紧接着还有云中暮,无誓之剑,逆流而上,七月落落,水深路珂等等熟人纷纷发来贺电,而花丛中永生那群猥琐男以樱冢月仔和火球为首已经炸开了锅。

“醉哥!醉哥你就是我们心中永恒的太阳!哦这里的太阳是名词不是动词不要误会!我就知道醉哥你不是一般的人物,这次能够攻克这么大一个难关,兄弟们就是死也瞑目了!”

“恭喜醉哥修成正果!兄弟们都等你凯旋归来传道授业!”

“滚你的!醉哥春宵一刻值千金呢,哪有空给你授业,授了你付得起学费吗你!”

“醉哥从此要和细姐双宿双飞了,那重生紫晶就不要了?”

“醉哥的墙角你也敢挖!是不是人啊你!”

“说我呢,你难道不想吗!五十来号妞呢!”

“妈的,不想的不是爷们!”

“说得好!”

“行了,你别理他们。哪天回云端城说一声啊,请客吃饭,这么大的事还要瞒着我们,真是小气。”最后总结陈词的是茫茫的莽莽。

顾飞看消息看得焦头烂额,也顾不上回复,就给漂流去了一条:“你说的?”

“嗯?说什么?”漂流回得也快。

“……”

“哦,难道你和细腰舞的关系需要保密吗?不好意思,我之前有点不确定就问了问佑哥。”

佑哥那就约等于全服务器大喇叭。

顾飞非常忧伤地关了消息窗口,抬头看到细腰舞一脸呆滞地望着他,想来刚才也一样受到了各种消息轰炸。

“七月说……要给我当伴娘……”细腰舞的声音已经没有起伏。

“你还好吧?”顾飞对她的精神状况表示关心。

“呜呜呜,”细腰舞的脸哭丧了起来,“我再也不要回云端城了……”

“傻孩子,你不回去,他们也会来找你的。”顾飞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那你说怎么办!你就不怕回去吗!”

“我?过完寒假就没空上线了啊。”

“你居然敢跑!”细腰舞气得跳起来就要掐死顾飞,却被他抓住了手腕。

“行了,先做完任务,再回去解释。”

也只能这样了,细腰舞垂头又丧气。

 

与此同时,漂流再次来了消息。

“有线索,速来市政厅。”

两人飞一般赶到。市政厅前两坐一站着三个人,站着的漂流正无聊扔火种子玩。

“哦,来啦。”见到他们,漂流挥了挥手。

“什么情况?”

漂流如此一说。原来一开始他们顺着救国救民大英雄这个思路去查,什么都没查到。后来一想,对人民来说莫里亚是大英雄,可是对统治者来说这不就是个反动分子么?于是赶紧换了个方向往罪大恶极去,果然就有了。

“首先,莫里亚有个同伴,陪他走过很多地方,是个姑娘……”

“珍妮还是塔米拉!”一听这话,顾飞和细腰舞立刻异口同声问道。

“……塔米拉。”漂流被他们的反应吓了一跳。

“呼……”真是松了一口气。

“根据记录,杀了国王的并不是莫里亚,而是塔米拉才对。随后塔米拉就被囚禁,遭到了残忍的迫害,危在旦夕。”

顾飞和细腰舞面面相觑,完全没想到那个飘乎乎的傻妞也有这么心狠手辣的过往。

漂流继续说道:“后来莫里亚血洗王城就是为了救塔米拉。莫里亚有一个技能叫做十步杀一人,详细没有记载。但因为这个技能死了很多人,莫里亚最终自己也消耗过大,灵魂的一部分脱离身躯飞向了西方。”

“结果没救到塔米拉?”

“不知道。记录只说莫里亚这部分灵魂后来沉睡在不周山的山洞里,喜欢刁难不小心打扰到他的人。”

“啊,”细腰舞忽然领悟,“难怪之前那Boss问我一个女人陪男人千山万水是为了什么呢!”

“你怎么说的?”

“我哪知道啊,那女人傻吧?……结果Boss把我揍了一顿,可恶!”

“行不行啊你,他都这么问了那答案显然就是……呃……”顾飞正准备嘲笑一番细腰舞,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说出正确答案,不禁打了结巴。

“是什么?是什么?”

“……没什么。”

“切,你也不知道嘛!”细腰舞表示不屑。

顾飞内伤到要吐血,自己明明知道可是说不出口啊!

只好转移话题去问漂流:“那有没有说要到哪里去找另外那部分莫里亚?”

“有个地名,叫暮雨朝月,但地图上没有标记,不知道在哪。”

暮雨朝月……抬头环顾这烟雨蒙蒙的陌生主城,满眼都是无处着手。

于是顾飞赶紧打开佣兵频道。

“呼叫佑哥!呼叫佑哥!”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佑哥随传随到。

“暮雨朝月是什么地方?”

“……我查查。”说完名字灰了。

佑哥果然无愧于他情报王的称号,下线没几分钟又爬了上来。

“亏你能找到这么冷门的地方……”

“怎么了?”

“暮雨朝月据说是暮雨城可遇不可求的一个地方,在城东的东湖上,阴雨天的傍晚天还没黑但月亮已经爬上来在湖中有了影子的时候,湖面上会升起一个小岛,那就是朝月岛。暮雨朝月说的就是那个岛。不过你要去岛上做什么啊?约会吗?”

“有任务!”顾飞甩下这么一句就关了频道,拒绝任何追问。

趁着今天是阴雨天,一行人飞速奔赴东湖。要说飞速倒也不太贴切,因为和其他几人比起来,漂流的速度实在是慢得令人发指,偏他还非要跟着。

“去看看,看看。”被细腰舞唾弃第三百二十次问干嘛要跟去的时候,漂流依旧态度良好如此回答,

细腰舞只好飞奔在前方继续吹胡子瞪眼。

评论
热度(26)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