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11>

11.

山洞里地形并不复杂,就是蜿蜒着一路向下的地道罢了。

走了约莫十分钟,出现了一个岔路口,一左一右。

“啊啊啊啊!!!”塔米拉突然捧着头痛苦地哀嚎起来,“谁!是谁在那里!”

片刻之后,塔米拉的身影“嗖”地一下缩回了镜子里,消失不见了。

“呃,其实我就是想问问接下来要往哪走,她要不要这么夸张?”细腰舞很忧伤地捧着镜子。

“别在意,剧情,都是剧情。”顾飞安慰她。

“那我们走哪边?”

“一人一边,记得做记号,有事发消息。”

“好,男左女右,走了!”

话音刚落,不等顾飞回答,细腰舞飞速地闪没影了。

顾飞无奈,一手握剑,警觉地向左边通路走去。

一路上没有遭遇什么异象,只是越走越黑,中途还收到细腰舞发来的一条内容为“我靠,怎么这么黑”的消息。

就在顾飞感觉快要走到头的时候,忽然一道人影从他面前晃过,顾飞毫不犹豫一脚扫了出去,使的是标准螳螂腿。人影速度奇快,竟躲过这一招消失无踪。

顾飞更加小心起来,原本想点个火折子的念头也打消了,单纯凭借常年习武练就的敏锐感官一边摸索一边前进。不一会儿人影又出现在他身侧,顾飞一出招,再次被躲开。

之后人影又来回挑衅几次,皆是出现后迅速消失,让顾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过了许久,也不知究竟走到什么方位,空气中传来说话声。

“来者何人。”声音听上去颇有威严。

“千里一醉。”

“你为何要打扰我的沉睡?”

顾飞这才想起酒馆老板说不周山睡着一个血洗王城的大人物,难道其实莫里亚只是躲到这里来睡大觉了?

“我来取莫里亚的东西,听说被一个坏女人藏在了这个洞穴里。”顾飞选择老实遵照NPC的叮嘱回答。

“坏女人?哈哈哈哈那确实是个坏女人,我没有见过这世上有比她更可恶的女人了哈哈哈!”声音听到顾飞说的话,不知为何豪爽地笑了,“年轻人,我问你,一个女人如果无怨无悔跟随你跨越整个世界,你去哪里她就去哪里,那是为了什么?”

“……爱情。”顾飞不假思索,闷闷地回答。他已经摸清这个任务的主题了,总之除了爱还是爱,不会有第二个答案的,但是他在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在细腰舞不在这没听到。

“是啊,如果我早知道的话,就不会……”声音有一丝惆怅,“年轻人,我知道你来寻找什么,只要能够通过考验,我就会将东西交给你。也许……也许你真的能够拯救那些执迷不悟的傻瓜们。”

“什么考验?”

“所谓的考验,就是由内而外检验你的内心,只要你具备坚韧而忠贞的心,就一定能够顺利通过,年轻人,祝福你!”

说完声音渐渐远去,顾飞面前浮现出点点光亮,光亮汇聚,形成了一个类似屏幕的东西,屏幕上闪烁着一些文字。

……居然是问答题。

顾飞还是第一次在平行世界遇到这种情况,还以为要经过一番恶战才能拿到东西,可是比起动脑筋还是打架他比较在行啊。顾飞擦一把汗,打开佣兵频道就准备向组织智囊和情报网求助,以防万一。

谁知系统提示“你现在不在服务区,无法使用此功能”。

再试试给细腰舞发个消息,也是一样的提示。看来系统是铁了心要顾飞独自完成考题了。

顾飞只得硬着头皮看起问题。

第一题:请写下你与你的恋人第一次相遇的地点。

“恋人”,那就是细腰舞。顾飞回忆着,第一次相遇是在行会对抗赛前夕,自己刚踏进重生紫晶的据点就被她给偷袭了,虽然成功压制,但在按倒她的时候也被她以变态的速度给拉倒在地。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家姑娘给推了,实在是不太好看。顾飞忍不住唏嘘。

毫不犹豫地写下据点地址。

第二题:请写下你与你的恋人告白的地点。

呃……这个问题就麻烦大了。顾飞和细腰舞别说告白,连不打不闹正经说话都没几次。这么看来顾飞确实不是个适合拿来当男友的人,整天想的都是PK,一扎进自己的爱好里就没完没了,对功夫的热情远比女朋友大,也就细腰舞这样没心没肺跟他一样爱打架的姑娘能和他勉强凑合。

真是想什么呢。

顾飞琢磨,反正云端城那些情侣要有什么重大进展肯定都是在云郊湖畔搞定的,所以大笔一挥写了云郊湖畔。

第三题:请写下你与你的恋人第一次争吵的地点。

争吵……顾飞非常头疼。他和细腰舞平时三句话不到就要吵吵闹闹,但动真格的打起来那还确实没有。非要说的话得算佣兵对抗赛那次,细腰舞被顾飞和剑鬼暗算,前后夹击化成了白光。

好吧,顾飞想了想写下佣兵对抗赛这个答案。

写完半天没动静,然后就听哐当一声,闪着光的屏幕碎了,系统跳出提示:“由于答案不符合,将降低物理攻击、法术攻击10%,提高敌人生命上限20%,攻击速度15%。”

提示之后旁边有道墙缓缓撤下,借着微弱光亮顾飞注意到墙那头站着一脸茫然的细腰舞。

“喂,怎么回事?”细腰舞也发现了顾飞,赶紧靠过来问。

“好像说是答错了,你怎么答的?”

结果两个人一核对,顾飞在心里流泪啊。

原来前两道题细腰舞倒是和他想一块去了,答案都一样,唯独第三题,这姑娘从第一次见面被顾飞按倒开始,把每一次他们俩不管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交手都算进去,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系统根本看也不用看就知道两个人说的压根不是一回事。

“你怎么这么记仇!”顾飞咬牙切齿。

“你做的每件事我都记着呢!”

“要不要这么爱我……”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弄死你!”细腰舞一边恶狠狠地瞪顾飞,一边掏出了舞风。

她倒不是准备现在就跟顾飞动手,而是方才光亮过去后,周围又恢复了一片漆黑,危险气息正在靠近。两个人在黑暗中背抵着背,努力分辨周围形势,寻找出路。

“敌人在暗处,注意听声辨位。”顾飞提醒她。

“听你妹!”没有学过功夫的细腰舞完全不具备这种超出常识的技能。

只听“嗖”一下,一道身影从暗处快速袭来,直逼细腰舞眼前。饶是适应了现在环境依稀能够分辨出人影,细腰舞还是来不及反应,眼看就要被对方抹上脖子。

顾飞眼疾手快,一剑挥出正好挡在对方去路上,但无奈对方实在速度太快,连带着细腰舞都被冲撞地打了个趔趄。

在这样的黑暗中,潜行之类的技能可能会被系统判断为无效,因此细腰舞放弃所有隐蔽技巧,将装备攻击性提升到最大,配合顾飞左右闪动牵制对手。

但刚才的系统提示可以不是随便说说的,生命上限还不会怎样,但是15%的速度提升就太要命了。对方一直以远高于他们的速度在四周飞奔疾走忽近忽远寻找下手机会,再贴身夺走生命值后退回。

好在顾飞也不是吃素的,对方贴身近前时一记火树千重焰放出去,对方退回去正好一堆火海伴随着天降火轮等着。

几乎同一时间,细腰舞飞速换上一身抗火法装备跟着对方一起冲进火海,硬扛着伤害出手对准脖子就是几刀,再迅速退回顾飞身边,掏出一个面包开始啃。

“你的伤害怎么还是这么变态!”一边啃着一边含糊控诉顾飞。

评论
热度(21)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