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10>

10.

眼前景色渐渐发生变化,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不知何时开了满山的野花,塔米拉开心地转着圈,从花丛上掠过。

不曾想深山之中还掩藏着如此光景,细腰舞一时看入了迷,不自觉停下脚步。

顾飞也没有打搅她,终归是女孩子么,爱美之心还是有的。

但她快就意兴阑珊收回目光。

“比这个更壮观的也不是没看过……”她嘀咕了一句。

那倒是,月球都去过了,这土地上本应该再没有什么能让她的心灵得到满足才对。

“你特别喜欢功夫吗?”细腰舞忽然回头问道。

“那当然。”顾飞毫不犹豫。

“为什么呢?”

“非要打比方的话,就像双手画一个圆,然后整个世界都这其中的感觉了。”

“没想到你装起深沉来也挺有模有样的啊?”细腰舞夸顾飞。

“就知道你不懂!”顾飞没好气。

“那……你们那个全息对战平台,好玩吗?”

细腰舞问的是前些时候由平行世界游戏方协助搭建,来举办武林大会的那个对战平台。实上自从有了它后,顾飞只是很偶尔才上游戏来看看老朋友们,大多数时间都泡在那边找人切磋武艺,打得不亦乐乎。这次也是因为放寒假了比较闲,才来玩玩消磨时间。

然而顾飞面对这个问题,却有点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对顾飞来说,那当然好玩啊,可以在里面毫无顾忌地施展拳脚,将一身武艺发挥得漓尽致,下手都不用担心劈死人。不是实在没那么多对手愿意跟他打,他真能在里面泡上不少时间。但对细腰舞这类外行人来说,那么一个要画面没画面,要剧情没剧情,朴素得不像是游戏的平台,实在没什么可玩性。

“唔,那里面没有金币系统啊。”顾飞想了想,细腰舞要玩那个,首先有个巨大的障碍——无处花钱。

“靠!我又不是只剩下钱!”

“嗯,还有脸。”顾飞表示肯定。

“是技术好吗!”细腰舞怒,一招暗器拍飞过去,被顾飞歪着脑袋轻松躲过。

这个顾飞倒也承认,尽管一身装备加分太多,但在整个平行世界里细腰舞的技术绝对排得上号,说是女玩家里头一个也不为过。

“我们那规矩多,不欢迎外人的。”顾飞委婉打消她的念头。

“那……那平台卖吗?”

“……”

“你们那不能去,我就买一个自己玩玩呗。不过你要过来陪我啊!再叫上七月姐和御天他们吧!”细腰舞掰着指头盘算。

顾飞神情古怪地看着她。

“干嘛?”细腰舞被看得不爽起来。

“为人师表,本来这种时候我应该教育你一句,这世上有很多东西用钱是买不到的。”

“这不废话吗?小孩子都知道好吗!每一个跑到我面前来酸溜溜说这种话的人都被我杀了,真是鄙视老娘的智商!”细腰舞恨恨地抱怨,看来没少被人数落这个。

“所以我也就意思意思。其实……你是不是有点厌烦了?”

“唉,没你在不好玩啊。”细腰舞叹息一声,“七月姐她们不喜欢打架,我一动手就要跟着劝,道理讲掉一箩筐。剑鬼他们老是帮派斗争,打来打去都那么几号人,没劲!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任务,还算勉强凑合

“看来没有我果然是不行啊。”

“是的,所以快点带我去玩你们那个对战平台!”

“不行!”顾飞果断拒绝,没有商量余地。

“混蛋!”细腰舞立刻变脸,抄刀子就上。

“这其实是有原因的,但是说来话长,前面好像有人,我们先把任务解决了再来慢慢讨论这件事。”面对如此蛮不讲理以暴制暴的人,顾飞只好勉为其难给她留了点余地。

“好吧,这还差不多。”

细腰舞满意地收起了刀。

 

塔米拉领着他们来到的,是山中一间小木屋,木屋前站着一个老婆婆,长得和守护双生羽翎的NPC有点像。在等待顾飞和细腰舞到来的期间,塔米拉正围着屋顶无聊晃荡。

然而两人一踏进NPC的视野中,老婆婆忽然伸出瘦骨嶙峋地手死死抓住了顾飞。

“莫里亚!是莫里亚,你来了啊!”老婆婆泪眼婆娑,声音都抖了。

顾飞茫然。

这又是什么情况?怎么细腰舞的任务,一个个NPC都对顾飞这么热情?

但既然她这么说了,就表示任务确实在这里有线索,于是顾飞顶着细腰舞恨得能杀人的目光,硬着头皮开口说道:“我不是莫里亚,我是来找莫里亚的。”

“不!你就是莫里亚,大英雄莫里亚,我不会认错的!”老婆婆情绪很激动,“你终于要来取走那件东西了吗?”

细腰舞眼睛一亮:“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结果她一出声,老婆婆似乎忽然清醒过来,愣住片刻后,在顾飞和细腰舞之间来回看了几眼,说:“啊,你果然不是莫里亚,是我看错了。”

“靠!”细腰舞郁闷。

虽然系统的狡猾之处就在于,设定了老婆婆不能说出答案那不管她开不开口结果都是一样,但这时候谁都会忍不住觉得要是自己没问就好了。

这边细腰舞正在以头抢地,那边老婆婆继续对着顾飞怀旧。

“那你们一定要听听大英雄莫里亚的事迹。他武艺高超嫉恶如仇,为了将人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而独自挑战领主,浴血奋战。领主将城镇封锁起来,带领护卫军层层包围,莫里亚整整奋战了三天三夜,靠着十步杀一人的凶狠绝招才杀出重围夺取了领主性命。

然而可恶的统治者不肯放过他,到最后甚至逼得他前往都城,为人们斩杀昏庸的国王,在王城外他一个人面对敌军,发动秘法,地动山摇,于一片血海中屹立不倒。最终,可恶的国王被人们推翻了,从此大家才过上了和平的日子。”

“怎么越听越觉得这莫里亚像个大魔头呢?”细腰舞说。

NPC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继续缅怀大英雄。

“莫里亚还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他为了自己的初恋情人采取九十九朵桑红花,亲手为她染成嫁衣,要在国王死去的那一日迎娶她。”

两个人望向在屋外依旧悠闲地飘来飘去的塔米拉,深感莫里亚的品味之独特。

“只可惜,在那一天之后人们再也没有见到过莫里亚了。有人说他杀死国王后被国王的禁卫军处死,也有人说他隐姓埋名离开了这里,但我觉得不管发生了什么,他都一定可以和他的恋人珍妮过上美好的生活,所以他会回来取走那件东西的!”

“等等……他的恋人谁?”

“珍妮!”

“咦……?”细腰舞和顾飞再次齐刷刷地看向飘着的塔米拉。

“塔米拉和珍妮,这名字差得有点远啊。”顾飞说。

“可是任务里写的是塔米拉没错?”

“难道其实塔米拉就是个小粉丝,天天妄想自己和莫里亚谈恋爱……”顾飞毕竟是当老师的,对时下小屁孩某方面的思想有充分认知。

“那不就是玛丽苏?”

“……玛丽苏是谁?”

“我跟你怎么就这么有代沟呢!”细腰舞白他一眼。

“死小孩!你今年多大了!”顾飞用力一拍细腰舞脑门。

“太没礼貌了!居然问女孩年龄!”细腰舞毫不留情踹回去。

顾飞果断闪身避开,细腰舞怒,追着再踹一脚,顾飞再闪,继续踹,继续闪……如此十来回合,顾飞一把抓住细腰舞抬起的脚踝,才停止了这无谓的体力浪费活动。

细腰舞恨恨地抽回脚,嘴里小声嘟囔了一个数字。

顾飞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回答他关于年龄的问题。

确实比他小几岁,但勉强能算得上是同龄人。对于这点顾飞还是很高兴的,但是怎么就有代沟了呢?略忧伤。

另一边NPC老婆婆还在赞颂莫里亚和珍妮之间永恒的爱情,唾沫横飞地渲染了半个小时,重点讲述了珍妮被领主劫走后莫里亚如何长征两万五千里营救佳人。

“其实这个莫里亚也不过就是公报私仇嘛!”细腰舞强烈鄙视之。

“年轻人!”老婆婆对其充耳不闻,一个劲地拽着顾飞,“我看你的灵魂中也燃烧着和莫里亚相同的火焰,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深爱着你的恋人吗?”

顾飞一滴汗,这任务策划必须是个言情小说看太多的姑娘吧,怎么对这种事这么执着。

“他爱我爱得快死掉了!”细腰舞趁机插嘴,被顾飞一掌拍上后脑勺。

老婆婆显然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

“那么,也许我应该将那件东西交给你才对。只可惜,它现在不在这里,看到我身后的山洞了吗?那东西被一个可恶的女人藏在了里面。年轻人,考验你的时刻到了!为了心中的偶像莫里亚,带着心爱的女人去经受考验吧!这样你就能够继承莫里亚的衣钵了!”

此刻无论是顾飞还是细腰舞,心里都没有丝毫对莫里亚的崇拜之情,只想赶紧掘地三尺把他找出来完成任务,所以二话没说就飞快窜进了洞里。

飘飘忽忽的塔米拉此刻也跟了上来。

细腰舞跳到塔米拉面前质问她:“莫里亚根本不是你男朋友嘛!人家的恋人叫珍妮!”

“什么?”塔米拉显得非常惊讶,“怎么可能!只有我才是陪伴了莫里亚无数个日月的人!珍妮一定是小三!可耻的小三!”

没想到系统把一个NPC的智能设计得这么高,塔米拉一脸想吃了珍妮的表情。

“这还是个三角恋呢。”细腰舞又拉着顾飞嘀咕上了。

“可见这个塔米拉生前一定打不过珍妮,只好死了动动嘴。”顾飞对成王败寇这个理论百分百支持。

“啊,这地方有熟悉的气息呢!”塔米拉东嗅嗅西嗅嗅,“加油啊两位,也许能够帮助我找回记忆!”

“你不号称自己不是失忆么……”

评论(1)
热度(20)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