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9>

9.

暮雨城,顾名思义,就是雨特别多。这里常年下着毛毛雨,路上行人人手一把油纸伞,非常有江南水乡的美感。根据官方显示,虽然系统让这种雨打在身上毫无感觉,但是真冒雨行走的话会影响2%的速度,所以暮雨城的大家还是习惯打伞。

细腰舞一来就挑了把红艳艳的伞,和她的衣服很相配。顾飞也买了把黑的,但是在塔米拉的瞪视下两个人只得选择同撑一把以示恩爱。好在这里是个完全陌生的主城,他们不用担心会被熟人嘲笑,大可以在城里坦荡荡随便走。

只可惜世上注定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就在他们经过武器店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店里走了出来,看到他们诧异地“咦”了一声。

“你怎么在这……”顾飞一脸郁闷地望着面前笑容可掬的漂流和他身后永远分不清谁是谁的左手写爱右手写帅。

“四海为家居无定所就是这样了。”漂流说,目光在顾飞和细腰舞之间的红心气泡上停了停就礼貌地移开,“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也用不着躲着大家嘛。”

细腰舞闻言立刻跳起来掐顾飞脖子:“老娘一世英名就毁在你手上了啊啊啊!给我负责啊啊啊!”

“别闹,大局要紧。”顾飞无奈,被她这么一折腾更加越描越黑,索性也不去管了,对漂流说道,“正好,帮我查个人。”

漂流黑线,怎么每次都免不了要帮顾飞跑个腿呢。

“什么人?”

“叫莫里亚,据说是杀过领主和国王的大英雄。”

“哦,我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问话的是财大气粗的细腰舞。

“传送之门卷轴一个,没货也可以延迟交货,任务期间随传随到。”漂流态度良好,立刻狮子大开口,点了一个有钱都未必买得到的稀有物。

“成交。”这种程度却还不足以吓退头号人民币战士。

“那我们先走了,二位慢慢逛啊,这里风景挺好。”说完漂流一行就往市政厅去了。

漂流的话倒是没说错,和云端城好不容易刨出来的一个圣地云郊湖畔相比,暮雨城简直整个城市都是约会的好地方。青砖碧瓦的建筑,小桥流水穿梭其间,河边绿柳扶风,蕴在迷蒙烟雨之中,宛如油画般美丽。

塔米拉特别兴奋,不停在两人周围转圈圈,畅想各种浪漫桥段。

顾飞和细腰舞已经不想理她了,但任务总是要做,也不能干等着漂流那里的消息,于是他们采用了最直接普通的方法——NPC问话法来寻找线索。

第一个目标是酒馆老板,细腰舞冲进去一拍桌子就问道:“大英雄莫里亚,听说过吗?”

酒馆老板茫然地看了看她,再看看她身后的顾飞,换上职业笑容回答:“2位客人要点什么?”

“是不是不买点东西他不开口啊?”

“你试试?”

“你们这最贵的酒来一瓶。”细腰舞在花钱这件事上从来不含糊,当断则断。

酒自然和小雷酒馆卖的那种没两样,一摆上桌细腰舞立马揪住酒馆老板。

“大英雄莫里亚,听说过吗?”

这次酒馆老板脸上没那么迷茫了。

“莫里亚我没听过,但说起英雄的话,在城西的不周山据说沉睡着一位曾经血洗王城的大人物。”

“怎么听上去不太靠谱?”细腰舞对这个花钱买来的情报非常之不满。

“先去看看。”

 

出了暮雨城向西直行,经过一片湿地往前会见到绿树丛拥冷雾环绕的高大山脉。由于山脚下是一片60级练级区,人烟稀少,穿越练级区来到半山腰就是半个人影都没有的鬼地了。

“这地方……”塔米拉抬头看了看说,“总觉得来过呢!我记得……唔……往那边,应该有人才对……”

说完飘乎乎带路去了。

“没想到这NPC还真挺有用,不坑爹。”细腰舞在后面拉着顾飞小声嘀咕,纳闷系统怎么这么厚道。

“嗯,比御天有用多了。”顾飞叹息,好好个大活人,连NPC都不如,吃什么长大的。

“阿嚏!”远在云端城练级的御天神鸣突然打了个巨大的喷嚏,不明所以。

塔米拉带着他们俩一路狂奔,深入山林。细腰舞因为等级高装备好,速度比顾飞快上一大截,自然二话不说走在前头,时不时还回头抱怨。

“磨蹭什么呢!快点!”

整个平行世界,也就只有这一个人敢鄙视顾飞的行进速度。鉴于这份独特,顾飞决定大人大量不和女子计较。

走着走着,突然前面的细腰舞停了下来。

“怎么了?”顾飞跟上去。

“有坑。”

顾飞探头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坑,分明就是一道峡谷,横贯在他们的去路上,初步估计两边相距二十几米,就算用上顾飞的瞬间移动也没办法跳过去。

细腰舞发愁,塔米拉倒是稳稳当当飘到了对面,回过头来等着他们。

“不知道NPC能不能帮忙做个卷轴坐标……”细腰舞扒拉背包试图找出能用的道具。

顾飞仔细观察周边地形。武侠小说里常常能见到练就一身功夫的大侠毫无凭借飞天遁地大战三百回合,一看就太过夸张不切实际,但是对顾飞这种功夫高手来说,借力使力施展轻功飞檐走壁也未必不能达到接近的效果,所以他仔细计算,在脑内演示数回,试图找到足够他跳过去的路线。

“我有个办法能过去,但是需要你的配合。”不一会儿,顾飞想好了。

“什么办法?”细腰舞大喜。

“呃……接下来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能反抗。”顾飞没说方法,先提了要求。

“我靠,你想做什么!”细腰舞顿时如临大敌,拔出舞风就要迎战。

“没什么,就是我吃点亏,带你过去。”

“吃你妹的亏,先打赢我再说!”细腰舞拒绝相信顾飞的鬼话,提刀冲了上去。

三分钟后,顾飞轻松打赢细腰舞,“扑通”一声将她按倒。

“出招如此鲁莽,这可是武学大忌你懂不懂?”顾飞趁机教学上了,细腰舞打架什么都好,就是冲得太狠,容易露出破绽。若非如此,以她的速度和装备,顾飞也没办法赢得这么容易。

“呜……”细腰舞自尊心受到重创,躺在地上神情沮丧。

“乖,反正被我打趴下也不是第一次,习惯习惯就好。”顾飞安慰她。

“你去死吧!”细腰舞怒火中烧,跳起来再次出手。

三分钟后,依旧被顾飞按倒。

“混蛋,你不是答应过要教我一招半式的吗!”细腰舞从地上爬起来,不分青红皂白总之捶打顾飞。

“行啊,”面对如此苍白的攻击,顾飞也不好意思还手,回答得爽快,“那接下来都听我的,不要闹啊。”

“好!”

于是他从包里翻出两捆绳子,拉了拉其中一捆上的爪钩确认它系得牢靠,然后将没有爪钩的那根两头分别系在自己和细腰舞手腕上,而带爪钩的那根则拽在手里。

然后,他忽然伸手,一拦腰就抱住了细腰舞,两个人近的仿佛要跳贴面舞。

细腰舞被吓得不轻,杏目圆瞪,张口准备骂人。

顾飞连忙在她耳边念叨:“功夫,功夫……”

于是细腰舞话到嘴边硬生生给咽了回去,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垂着眼帘默不作声。

如此近距离和女孩接触,对顾飞的冲击也不小。实在不是故意吃豆腐,而是这道山谷距离不小,他就算能够独自通过瞬间移动飞到对面,以他那点力量也绝对没有办法把细腰舞拉过去,要想两个人都顺利过去只能这么做。

不过……顾飞尴尬地咳一声。如此细看之下,细腰舞真不愧号称貌美多金第一人,特别是此时的她十分安静,丝毫没有平日里的嚣张跋扈,脸上微微泛着红晕,任谁来看都忍不住觉得可爱,更何况与她紧紧相拥的顾飞。

“抓好,走了。”顾飞哑着嗓子叮嘱一声,后退几步冲刺了起来。

一路冲到山谷边,奋力一跳,两人同时跃上半空,在即将下落时顾飞抬手将细腰舞抛向对岸,旋即自己一道瞬间移动,闪身出现在细腰舞近前方,再一道早就在左手中蓄好的掌心雷击向空中的细腰舞,借着法术的击退力又向对面靠近几米,手中爪钩挥出,刚好足够顾飞将其稳稳缠绕在对面伸出的树枝上,左手用力将自己拉到对面站稳的同时,右手一勾,靠着两个人手腕上的绳子将细腰舞也拉了过来。

“砰”。

细腰舞没站稳,冲着顾飞撞了个满怀,顾飞那点力量压根不足以接住她,两个人又滚到地上去了。

“哎哟,好疼。”细腰舞揉揉屁股,咧着嘴抱怨。除此之外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塔米拉乖乖赶路。

顾飞也觉得,刚才那一段就当做从没发生过的好,不然真要让御天神鸣佑哥之流知道了,定会成为一生的污点。

但是……真奇妙啊这种感觉。顾飞一边打量着前面细腰舞的背影,一边心情变得很复杂。

评论(2)
热度(31)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