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8>

8.

好在系统还算人道,只是划出了一个范围不能走出去,并不要求他们坐在这里一动不动。

“醉哥,发生什么事了!”闻声而动的火球凑上来问道。

“我们要在这里呆4个小时。”

“那敢情好啊!我们昨天在这呆了一整天呢!见到了好多姑娘啊,可惜都是有主的,真是多少鲜花插在牛粪上!”

顾飞想了想,说道:“你们留意着点附近动静,如果有纵横四海的人靠近记得告诉我。”

“懂。”火球了然,约会谈恋爱最忌讳被打扰了。

“小心点,他们人多。”

“切,谁怕他们似的。”火球在战略上藐视敌人,说完回身招呼猥琐男们下套去了。

顾飞看着花丛中永生的各位猫腰在草丛里开始忙活,一转头就见细腰舞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

“干嘛呢?”他低头问。

“困。”细腰舞打个呵欠。

顾飞这才想起来,虽然自己这几天都没睡好,至少是有按时下线的,但这姑娘似乎打开始做这任务起就总是见她在游戏里晃荡。

“有好好下线睡觉吗你?”

“废话,老娘又不是铁人。”

“怎么说话呢,铁人要不乐意了啊,快给铁人道歉。”顾飞没话找话。

“来来来,”细腰舞倒是不和他计较,拍了拍身边的草坪,“坐这坐这,坐好啊。”

叮嘱着顾飞坐好,细腰舞大咧咧地直起腰,整个人就这么往顾飞的背上一靠,发出舒服的叹息。

“跑一天真是累死了。”边靠着还边抱怨。

顾飞倒不是扭捏的人,顺势也倚着细腰舞的背放松了手脚,一仰头看到渐渐暗下来的天上,繁星点点若隐若现浮了上来。

这时候在线的玩家不算多,会到云郊湖畔来消磨时间的就更少了,四周变得有些静悄悄,只有遥远的某处偶尔传来什么人踩到陷阱时发出的咒骂声。

总觉得这种时候不说点什么不太好。顾飞忽然想起塔米拉死时细腰舞的反应,身为平行世界头号人民币战士,顾飞知道这姑娘绝对是一个缺乏耐心什么都喜欢速战速决的人,但是这次这任务却倒腾了这么久也没说什么……

“那塔米拉究竟跟你说什么了?”难道事成之后真有越级装备奖励?

“当然是你们男人不懂的事。”

“……”从小接受的涵养教育让顾飞说不出脑海里想到的,幸好那些花丛男们已经走远了。

“想什么呢你,”细腰舞转身捶打他,“说的是她悲惨地被一个陈世美抛弃的事!”

“英雄莫里亚?”

“大概吧。”

“呃……你也被男人始乱终弃过?”

“再说一遍试试?”

“对不起,是我错了。”顾飞从善如流。

“哼!”

一时之间也没有别的话可说,细腰舞从包里掏了个金币出来在手上扔着玩。

“正?反?”扔了几次之后她忽然问道。

“什么?”

“轮流守夜啊,难道真在这干耗着哦,我都要困死了!”

“我不困,你睡吧。”

“这可是你说的。”细腰舞闻言毫不客气地躺下。

顾飞则拿本书在手上,就着地上的荧光翻看。

翻着翻着忽然他一剑劈向身侧,快得几乎能听到呼啸声,剑过之处一根小树枝“啪嗒”一声断成两截。

顾飞愣了,抓着小树枝捣鬼的细腰舞也愣了。

“我靠你下手这么狠!”片刻之后细腰舞张牙舞爪飞扑过来。

“不好好睡觉瞎闹腾啥呢,我们习武之人对偷袭最警觉了!”顾飞眼疾手快迅速抓住细腰舞的手腕,宛如正在抵挡一只正面袭击的大熊。

“有时差我睡不着啊啊啊!可是好困啊啊啊!”细腰舞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哀嚎。

“呃,你在哪?”

细腰舞报了个顾飞甚至不知道在哪个国家的城市,遥远得也许此生都不会踏足。

人生就是如此奇妙,在长期的相处中顾飞大约知道公子精英团的大家都身处何处,除此之外就是本就熟识的百世经纶,陈齐意和顾弦,更多的人对顾飞来说只是一个符号,一个印象,一张脸。顾飞从来不曾试图去了解他们在现实中做些什么,拥有什么,又是何样人。

他倒也并非刻意区分现实与游戏,只是在平行世界中唯一让他执着的只是如何将自己一身功夫发挥所长,并得到不断的锻炼与愉悦身心,其他事都只是顺便的。然而现在想来,渐渐地自己也越来越融入其中,就好比现在,他像一个普通的游戏菜鸟一样对身边这个挥金如土连月球都去过的女孩多了一些好奇。

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异样感觉,就好像长时间将自己的性命交托给对方后涌现出的那种亲切,绵长,细密,难以言说的心情。

于是顾飞也没有说出口,只是望了望依旧一脸没心没肺的细腰舞,跟着躺下来,仰视越来越昏暗的星空,任凭意识随风飘远。

 

顾飞是被细腰舞拍醒的。

“快起来看上帝了。”

一睁眼周围已经全黑了,镜子也终于结束龟爬合在了一起,而在镜子的上方,盘旋着一个飘乎乎的透明人影,根据她已经看不到脚这一点来判断,估摸是个鬼魂。

而且怎么看怎么像前几天死去的塔米拉,还乐呵呵哼着歌呢。

“嗨!”见到两个人之后,塔米拉绽放出爽朗的笑容。

“塔米拉?”细腰舞果断上前搭话。

“原来我是叫做塔米拉吗?”鬼魂欢快地转了个圈,“是个好名字呢!”

细腰舞顿时一脸黑线。

“你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失忆了?”

“NO!”塔米拉的鬼魂竖起一根手指反驳道,“千万不要用失忆这么俗套的桥段来概括我!身为一个死灵,我本身就和活着的人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紧接着她就这两个概念的起源,发展,定义等等诸如此类进行了长篇大论。顾飞和细腰舞随便听听,总结下来大概就是之前的事忘了个大概,但需要提示的时候她还是会提示的,以及可以继续叫她塔米拉没关系。

“所以,我至少很清楚一点,那就是,你接受了我的委托,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来拉近彼此的距离吧!”塔米拉微笑着飞到细腰舞身旁蹭蹭她的肩膀,揶揄道,“好姑娘,看你面相这么凶,找男朋友有点不容易啊?”

“老娘跟你拼了!”细腰舞一口血吐出,就要冲上去,亏得顾飞及时拦住才没有浪费法力。

“说了你别不信哦,”这个塔米拉从头到脚都透着股八卦劲,“我啊,过去可是有个超级超级要好的男朋友呢,长得很帅的!”

“又怎样啊!”气急败坏地细腰舞一把拉过顾飞,“看看!这是我男朋友,帅吧!”

顾飞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夸过,顿时很有些不好意思。

塔米拉凑上来细细打量了一番顾飞,摇了摇头,说道:“只能算凑合。”

这下连不怎么在意长相的顾飞都黑脸了,一摸剑问细腰舞:“这NPC还能再杀一次吗?”

细腰舞同情地拍了拍顾飞,安慰他:“别哭,在我心目中,你比剑鬼帅多了。”

顾飞脸更黑了:“信不信我先弄死你?”

“正合我意!”说完细腰舞一个箭步上前,手中匕首风一般刺出的同时,脚底走位,瞄准顾飞侧腰就是一记挥砍。

顾飞则摆出四两拨千斤的架势,顺着细腰舞的方向一个转身回抱,打横搂住细腰舞的腰,向后一甩,却没想到细腰舞另一个手直接勾上了他的长袍,一用力,两个人在地上滚作一团。

“哇哦,你们真是好热情哦,看得我都脸红了。”NPC在旁边尖叫一声捧住了脸。

“有你这么打架的吗?扯衣服算什么招式。”灰头土脸的顾飞一边掸袍子一边教育细腰舞。

“兵不厌诈,没听过吗!”细腰舞一叉腰,对于拉倒了顾飞这件事显得十分得意。

这么一说顾飞想起来,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也是差不多的情况,顾飞一把按倒来偷袭的细腰舞,却没想到对方速度快到让他躲闪不及,直接跟着被拉倒。

现在回想起来,那景象还真是让人有点难为情啊。

顾飞心里有点怪怪的滋味,甩了甩头,对NPC问:“要找莫里亚是吗?有线索吗?”

“哦对。”塔米拉仿佛刚想起来,接着之前的话说道,“我这个超级无敌帅的男朋友呢,就是大英雄莫里亚啦!为民除害斩杀了万恶的领主和国王的就是他了!是不是很威风!”

“那他现在在哪?”

“自从国王被杀后我就失去了他的消息呢,”塔米拉露出悲伤的神情,“最后一次听说他的名字,是在暮雨城。”

“哦,走起走起。”

“等等!”塔米拉忽然叫住他们。

“又怎么了?”

“首先,你们要将镜子,也就是我的本体带在身上,这样我才能随时告诉你们线索。其次……你们是一对恋人吗?”

“必须的。”这问题顾飞对答如流,可见脸皮都是练出来的。

“怎么证明?”

两个人同时举了举套着双生羽翎的手,好让塔米拉看清他们之间飘忽忽的红心气泡。

“很好,接下来也不要忘记时刻佩戴,因为我的委托可是情侣限定哦!这世上只有真爱才是我唯一追求的……”

那两个人已经懒得去听塔米拉对爱情的长篇憧憬了,顾飞捞起地上的镜子往包里一塞,就商量起了去暮雨城的方法。

“听说暮雨城离云端城不远,应该过了月夜城往白石城对角的方向走就能到。”顾飞说,情报由佑哥友情赞助。

“喏。”正琢磨着,细腰舞扒拉了半天包裹,递过来一个卷轴。

“暮雨城的卷轴你都有?”她究竟还有什么是没有的。

“以前听说风景不错想去看看,就先收了个。少废话,走了走了。”

评论(1)
热度(26)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