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3>

3.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来救我了吗?”塔米拉一边拥抱着顾飞,一边含情脉脉地问道。

细腰舞差点没把下巴惊掉下来,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飞此刻心里那个尴尬啊。刚才找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塔米拉已经上来抱了一回,害得顾飞简直怀疑自己触发了什么隐藏任务,问了几次对方是不是叫塔米拉后才确定这就是细腰舞要找的NPC。所以刚才他不想进来也正因为这个,却没想到明明细腰舞在场,塔米拉还是毫不犹豫地冲自己来了,这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禽兽!连NPC都不放过!”缓过劲来的细腰舞顿时用鄙夷的眼光俯视顾飞。

“有任务的不是你吗?快想想办法。”之前那次塔米拉可是抱了半天才撒手。

但是顾飞这句话就说得有点不对了。细腰舞这姑娘,你让她上阵杀敌她绝对冲在第一个杀得对方跪地求饶,可你若是让她动脑筋想辙,那她永远只能想出一个杀完再说的方法来。

于是听到顾飞这么说,细腰舞略顿了顿,手里的舞风直接照着塔米拉的后颈招呼了过去,速度快得只见一道残影,刀尖就已没入了塔米拉的脖子。

奇怪的是这个塔米拉受了一刀,不但没有当场喷血,反而缓缓地转过头来望了望细腰舞。

“你是谁?和他一起的吗?”塔米拉若无其事地问。

细腰舞跺了跺脚,强压下抬手补刀的欲望,咬着牙说:“我是来救你的。”

闻言塔米拉放下搂着顾飞的手,似乎有些狐疑地站在两人面前来回打量。顾飞倒是松了一口气,这次比之前抱的时间短,看来有主角在场到底还是不一样。

“我估计她是见男人就扑。”不知为何,他小声地解释了一句,却换来细腰舞一个巨大的白眼。

“你们……是一起的?”那边塔米拉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震动,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闪烁,一步步后退。

“我是来救你的,跟我走吧!”细腰舞没忘记自己的任务,持续说着关键字。

塔米拉仿佛没听见,一脸悲伤地喃喃自语:“果然不是他啊,我等了这么久,他都不来……他果然不会再来了……他果然……抛下了我……”边说边哭着摇头,丝毫也没有要跟他们走的意思。

细腰舞急了,冲上去就要拉她,却被一把甩开。

“我真傻……”塔米拉还在抱着头继续哭诉,“他明明说过,杀了最后那个人,就去找她……我还在等,还在等,我好不甘心啊……”

隐约地,塔米拉周身发出一阵红光,脸上的表情也比刚才更加痛苦,似乎在忍受什么一样,发出了越来越难熬的叫声。

“不好!”顾飞暗叫一声,飞身扑倒细腰舞,暗夜流光剑往眼前一横。

只听“叮”的一声,剑身相撞。塔米拉身上突然爆发耀眼的光芒,一道道薄如蝉翼的匕首围绕在她身边,形成茧状的包围圈,刚才正是其中一把匕首脱出飞向细腰舞。

NPC的暴走,这也是任务中常见的模式,顾飞第一次做任务链时在夜光村领教过。不过那时候的阿德里安实力完全不是顾飞的对手,三两下就解决了,而眼前这位塔米拉小姐,无论速度还是攻击,乃至招式的变化都更上一层,也不知道是任务链的等级太高,还是游戏公司吸取教训增加了难度。

“我靠!”被顾飞推倒在地的细腰舞一脸不爽,跳起来瞬间隐密行动,绕到塔米拉身后偷袭。

这边顾飞也调整好态势准备迎战,但似乎细腰舞失去踪影后塔米拉有些迷茫,正不知如何攻击。顾飞提剑上前,口中双炎闪还没说出口,就听到空气里一个讶异的声音传来。

“咦?”说话的是偷袭成功的细腰舞。

“怎么了?”

“打中了也没用的样子。”

顾飞闻言一道闪电劈过去,塔米拉不躲不闪,但也丝毫没有被闪电砸到后该有的反应,只是按部就班对二人发动着攻击,嘴里还含糊嚷嚷着之前那些话。

细腰舞又冲上去试了两次,证实自己被塔米拉攻击后还是会有伤害,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变换方法攻击塔米拉,塔米拉依旧完好无损地用数十个匕首转着圈。

一时无解,顾飞一边躲闪飞过来又飞回去的匕首,一边拉开好友列表,只见红尘一笑那一栏正灰着。

这个人似乎很久没出现了,只好退而求其次。

于是顾飞打开佣兵频道:“呼叫佑哥,呼叫佑哥。”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不知道佑哥如果知道自己一向都是顾飞的第二选择会不会还跳出来得这么勤快。

顾飞把这里的状况如此一说。

“会不会是还没达成什么条件?任务说明里有提示吗?”

“没有,就一行字,拯救被关押的塔米拉。”

“那你们之前有遇到什么异常情况吗?可能有关系。”

顾飞犹豫了又犹豫,看看在塔米拉附近辛苦打转的细腰舞,咬着牙把进洞时候塔米拉无视细腰舞,热情扑向自己的事说了。

“禽兽啊!!!整个平行世界的姑娘都满足不了你,连NPC你都要染指!”御天神鸣立刻发出血一般的控诉。

“这么看来问题可能出在你身上?”佑哥琢磨起来。

“把细姐还给我们!你这个当面劈腿的负心郎昂昂昂!”御天神鸣还在一边哀嚎。

“御天,重生紫晶的姑娘们现在在农场练级,找人带。”顾飞的回应格外冷静。

“啊那我现在就去!”也不知道在哪的御天神鸣立刻欢快地回复。

安静了半晌。

“……找得着农场吗你?”战无伤忍不住了。

“妈的千里你耍我!”反应过来的御天神鸣顿时铺天盖地骂起了顾飞。

“佑哥,有什么进展没?”顾飞充耳不闻。

“我再想想,再想想。”佑哥似乎还在挤脑汁。

“千里,”一边韩家公子插话了,“组队。”

“啊?”

“和细腰舞组队,共享任务。”

“……哦。”

顾飞听得一头雾水,但还是百忙之中扭头冲着细腰舞喊道:“细啊,来组个队。”

“干嘛?”

“共享任务。”

“哦好。”细腰舞倒也大方,随手一个申请甩了过来。顾飞点了确认后,不知为何顿时一道红光笼罩了他和细腰舞,而早已变身成BOSS的塔米拉也越发地疯狂起来,大叫一声“你们果然是一起的”就集中全力飞扑过来。

如果说一把飞速到无形的匕首很难躲的话,那么二十把三十把匕首同时发射,对一般人来说根本就避无可避了。只可惜在场的这两个人可说得上是整个平行世界最强二人组,以及最有钱二人组,自然不是一般人。只见顾飞扭动身形,硬是靠着听声辨位的基本功将逼近自己的匕首纷纷斩落,而一边的细腰舞,尽管反应不如顾飞来得快,速度却也够了,再说以她的装备,就是吃几下攻击也无伤大雅,两个人就这样将塔米拉的第一波攻击扛了下来。

然而转眼之间塔米拉身边又出现了一批匕首,细腰舞立刻发动潜行冲到另一边,对准空隙就是一刀刺入。

“见血了!”细腰舞惊喜道。

顾飞一手将暗夜流光剑横在身前抵挡匕首,另一只手攒一个掌心雷,趁着匕首全数放出的瞬间用力推出,塔米拉立刻被击退半步,并伴随一个片刻的身体硬直。在这期间,顾飞已经瞬间移动近身,先吟唱好火树千重焰再一圈半双炎闪下去,待塔米拉从硬直中恢复时火树千重焰的火焰也刚起,顾飞又是一个瞬间移动闪了出去。而细腰舞也靠着隐密行动在塔米拉身后集中攻击着,几个回合下来倒是将这个NPC的血磨得差不多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塔米拉终于哀嚎一声躺倒在地,奄奄一息,眼看就要命归西天。

“呃……我们下手是不是太重了?这样要怎么救?”顾飞扭头问细腰舞。

细腰舞也愣了:“让我来问问她!”

于是她走上前拍了拍塔米拉的脑袋,说道:“我是来救你的。”

顾飞在心中大为感慨,都把人家打到快死了还说是来救她的,这得多厚的脸皮才做得到啊,至少他顾飞就干不出这种事。

在细腰舞倒腾任务的间隙,顾飞打开佣兵频道看了看,原来好奇心堪比野猫的佑哥方才已经缠着韩家公子解释了一番这组队玄机,当然也没少被韩家公子鄙视就是,好在大家都习惯了,挺得住。韩家公子向来很有道理,这个任务从一开始进入山谷的部分开始,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一边带着全部山谷盗贼的仇恨一边找到塔米拉的山洞,再加上塔米拉的台词一直在问顾飞和细腰舞是不是一起的,韩家公子判断这可能是一个需要组队才能完成的任务,事实也证明了他所说得没错。

“一边拉着仇恨一边找山洞,我一个人能行啊。”顾飞看完他的分析插嘴道。

“你是人吗你?”韩家公子淡定地反驳。

“要么你到我面前来看看我是不是?”

“哼。”韩家公子依旧淡定地选择不与一介武夫行口舌之争。 


评论(8)
热度(30)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