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2>

2.

在他们俩迅速甩了盗贼风尘仆仆回城的一路上,公子精英团的各位也开始陆陆续续上线,大家都在佣兵频道里对顾飞表达了不同程度的惊讶和亲切的问候。

“鬼啊!!!!”比如御天神鸣一上线就吼上了。

“鬼很乐意让你成为他的刀下亡魂。”顾飞不为所动,淡淡地回应。

御天神鸣立刻闭嘴。

“今天怎么有空上来?”还是剑鬼说话正常。

“放寒假了。”

“哦……”众人了然,敢情这人又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了。

“佑哥你在酒馆等我下,关于细腰舞那个任务我想问点事……”眼看快进城了,顾飞赶紧关照佑哥一声。

“哦哦?那个任务怎么样了?找到镜子没?这个塔米拉是什么人?你们救出来没?”佑哥的问题像连珠炮。

“见面再说!”

小雷酒馆最里面的包间,顾飞一掀帘子就看到佣兵团的几个都在,韩家公子照例面前摆了个酒瓶。

“你们这么闲?”他纳闷。

“你难得来,大家聚一聚。”剑鬼答道。

“哦,”顾飞看了看满脸期待望着包间门口的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别看了,细买东西去了,没跟来。”

两人顿时如丧考妣,愤而离座。

“快说说,你们那个任务怎么样了?”一边佑哥已经迫不及待地掏出小本子准备记录了。

“等等。”这时一直闷不吭声的韩家公子突然冷冷地丢了一句过来。

“怎么了?”

“在这之前有一件事我必须确认下,”韩家公子脸上泛着寒光,“你……真的是千里吗?”

“我……是啊?”在系统的层层绑定保护下,没听说平行世界还有人盗号的。

“太不正常了。这么多天没有见到我,你的表情居然如此平静,难道不应该再次为我举世无双的容貌而倾倒吗!说,你是不是NPC假扮的!”

“靠!”众人纷纷鄙视。

顾飞决定抛开这个自恋狂,转头对佑哥说道:“佑哥,我觉得你让细去找镜子这事也太不靠谱了,满山谷的盗贼都嘶喊着要杀她呢。”最重要的是现在顾飞也被拉着一起受苦,脱身不能。

“哦?那就对了啊,说明那里肯定有任务线索嘛!”佑哥不紧不慢地翻着小本子,“我在论坛查过白虹花羽,统计了所有对它的目击报告,重复最多的就是那个山谷。镜子的说明你看了吗?上面写的是随处捡来的半面镜子,又标着‘塔米拉的镜子1’,那就肯定有个2,那个山谷里盗贼那么多,一定是哪一个偷了带在身上,只要找到他就能有塔米拉的线索。”

“就不能是杀多了随机爆出来?”这方法顾飞比较顺手。

“起先我也这么认为,但是后来想想应该不会。首先根据这个杀boss出任务物品的套路,这应该是个任务链,你看索图和雾影剑客也是这样,既然是任务链那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与的。那地方练级的人那么多,要是杀怪能爆出来,早就有成百上千的‘塔米拉的镜子2’了,这不科学。”

佑哥说的也有道理,可是顾飞的本能正在无比抗拒他提出的做法,于是绞尽脑汁思索,发誓要和佑哥讨论出别的路数来。

“哼。”看着这两人头靠头嘀嘀咕咕半天,冷不防韩家公子又出声了,“你们要真去满山谷地找镜子,以后可千万别说认识我,我怕拉低别人对我的智商评价。”

“……”

“山谷盗贼至于为了个破镜子前赴后继来杀你吗?”韩家公子白他们一眼,就又去和他的酒瓶交流了。

“对哦!我一直想着如何找到镜子2,却忘了分析一下山谷盗贼的反常。细腰舞一靠近,它们的仇恨就会转移到她,相对的离开一定距离仇恨也会消失。一般来说因为爆东西有随机性再加上无法捡取,怪和NPC是不会为了抢夺物品而追杀玩家的,这么一来山谷盗贼杀细腰舞的动机就很明显了。”

“……刺杀带着任务进入他们领地的人。”

“没错,这么看来,塔米拉被关押在山谷附近的可能性就很大,与其和山谷盗贼纠缠,不如寻找可以关人的洞穴和房屋。”

“太好了!”顾飞闻言立刻爽快地拍了拍佑哥的肩膀,“真是多亏了你啊佑哥!”

说完一溜烟冲了出去,隐约听到佑哥在后面叮嘱着“有新发现千万别忘了第一时间告诉我啊”。

一离开酒馆,顾飞就给细腰舞去了条消息:“细啊,有眉目了,山谷汇合!”

 

两人见面后,顾飞如此一说,细腰舞也深以为然。

“所以我拉着这些盗贼遛弯,你去把塔米拉找出来?”细腰舞问。

“嗯。”顾飞伸手。

“干嘛!”细腰舞一脸警觉。

“卷轴啊,不然我找到了你怎么过来?拉着一山谷的怪,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任务链?”

这么一说倒也是,细腰舞利落地摸了张空白坐标的卷轴给他,边给还边凶巴巴地叮咛:“你可千万别一高兴把NPC杀了啊,摸到洞口就叫我,知道吗!”

顾飞很忧伤,怎么宛如老妈叮嘱熊孩子呢。

其实应该加个定语,是杀人不眨眼的熊孩子才对。

“但是……这会不会有点太简单啊?”细腰舞表示怀疑。

“没准这就是个低级任务链,只能拿到水果篮的那种。”

细腰舞一拳捶过去,顾飞已经闪出八丈远。

不一会儿,就在细腰舞拉着满山谷的盗贼们遛弯的时候,冷不防一个人影闪到了自己身后,正是前去寻找塔米拉的顾飞。

“找到了?”

“唔……”不知为何顾飞的回答有些含糊,“是说这个任务是你的没错吧?”

“那必须的,镜子还在我身上呢。难不成你想据为己有?”

“我是那样的人吗?”顾飞怒,“做任务哪有PK好玩!”

“那倒是。”细腰舞同意,也不多说,瞅准了一个空档抓起顾飞手上的卷轴就发动了。

白光一闪两人到了一处山洞口。

“塔米拉就关在里面。”顾飞指指洞内。

细腰舞摩拳擦掌往里冲,一转头发现顾飞依旧靠在洞口墙壁上。

“你干嘛呢?快过来!”细腰舞不耐烦地催促他。

“你的任务,你上。”顾飞大度地挥一挥手,站在原地不动弹。

“什么你的我的,啰嗦什么呢你!”细腰舞却不领情,一把拽着顾飞蹿进了洞里。

这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小山洞,往里面踏进去几步就一览无余。洞里摆放着简陋的桌椅,最里面的石墩大概充当床的作用,床上坐着一个白衣女子,灰头土脸有些狼狈,想来应该是被关押的塔米拉了。环顾四下没有其他的NPC,细腰舞大步流星走上前。

正准备说话呢,塔米拉猛一抬头,视线越过细腰舞对上了她身后的顾飞,顿时满脸放光,一个箭步冲过去,整个人就……扑在了顾飞身上。


评论(1)
热度(33)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