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花一日

[网游之近战法师/顾细] 千里不留行 <1>

1.

云端城,云郊湖畔。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景色怡人。

顾飞和细腰舞并肩坐在湖边草地中,两个人的手覆在地上两片镜子碎片上,同时含情脉脉地望着这镜子,一动不动。

一动……也没有动。

“啧啧,什么叫郎才女貌。”不远处的草丛里,火球一边猫腰趴着一边感叹,眼神温馨得宛如在看自家儿女。

“胡说,那分明是豺狼虎豹,周围人全都被吓跑了。”旁边一干猥琐男表示不满。

“瞧瞧你们那点出息,活该把不着妞。”尽管时不时和花丛中永生这群人混在一起,火球依然对加入非常逆天这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举动感到骄傲。

花丛男们怒,纷纷举箭决定把他送到复活点。

“别闹,”火球严肃,“快看看月仔那边怎么样了。”

“别提他!一到这儿就拉着人跑了,还能怎么样!”

火球立刻了然。云郊湖畔是什么地方,约会圣地啊。平时他们只有到这里来没事找事故意打草惊蛇吓唬人的份,难得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过来,樱冢月仔立刻就找了个借口拉着茫茫的莽莽不知道闪哪去了。身为行会里唯一的背叛者,大家都义愤填膺地表达了对月仔的不满。在他们强烈的羡慕嫉妒恨面前,刚才火球那点嘲讽顿时没有了杀伤力,于是众人收起武器纷纷下起了陷阱,势必要在月仔回来的时候夹他个半死。

草丛这边又是拉弓又是倒腾陷阱的,动静一次比一次大,杂草抖得似筛糠,完全没有了掩护作用。

顾飞早就注意到了,也懒得管,瞄一瞄身边和他肩并肩头靠头的细腰舞,眼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从故作温柔变成瞌睡连连,忍不住叹一口气,抬起手狠狠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你干嘛!”细腰舞立马怒了。

“这不是你的任务吗?用心点,”顾飞对她的不起劲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你觉得这镜子算合上了吗?”

“合个球!”细腰舞边说边轻而易举把自己手里的镜子拿开了。

顾飞见状也不多说啥,朝着草丛招了招手,立刻就有个人影蹬蹬蹬跑了过来。

“醉哥!细姐!”火球招呼打得特别顺溜。

“今天也没啥收获,收工收工,该干嘛干嘛去吧。”

“好嘞!”火球领完命,又蹬蹬蹬跑了回去。不一会儿就看到猥琐男们三五吆喝着散了,却依旧猫着腰缩在草丛里走着,也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

顾飞看看时间,站起身来,甩了甩手脚活动筋骨。

细腰舞也收起镜子精神抖擞地跳到他旁边,一样甩了甩手脚活动筋骨。

“接下来我们去哪?”听她那口气仿佛方才养精蓄锐半天就等这会儿大杀四方了。

顾飞却头也没回地蹿了出去。

“不早了,下线。”

“靠!”

 

一路上顾飞的心情非常郁闷。

事情要从一个礼拜前说起。

是说自从有了全息对战平台之后,顾飞的上线时间越来越少了,经常十天半个月不见人影,人物等级也始终在42级停滞不前。直到有一天,放寒假了,闲来无事的顾飞一大早就上了游戏,却忧伤地发现好友里那一群熬夜党们一个都不在线,翻了半天也只找到细腰舞。在顾飞的印象里,这姑娘也是个昼伏夜出的类型,不知为何居然这个时候在。

于是果断飞过去一条消息:“细啊,干嘛呢?”

“别吵!老娘忙着呢!”对方丝毫没有久别之后的热络。

“怎么了?打架呢?有高手没?打不过别硬扛,我帮你啊!”

“滚!”细腰舞惜字如金。

“坐标坐标。”顾飞也锲而不舍。

过了半天细腰舞总算是扔了个坐标过来,顾飞二话不说一路飞奔,看上去像是往云郊湖畔的方向。

凭着一身的敏捷不一会儿顾飞就跑到了目的地,那是山谷背阴处的一个低级练级区,没见着细腰舞,却看到附近密密麻麻围满了人。

咦?难道都是来打架的?顾飞留意着人群,看上去全是些等级不高很适合在这里练级的玩家。

“欺负新人可不对啊。”他赶紧教育细腰舞不可恃强凌弱。

“少废话,来正中间!”

顾飞摇了摇头挤进人群。

“不好意思,让让,让让。”一路上还不停地打着招呼。

其实这也就是因为这里的玩家等级低,进入平行世界的时间还不够久,当年顾飞在云端城乃至整个平行世界创下的壮举,对他们来说只是个曾经的传说,一时之间难以联想。否则只要顾飞往42级练级区门口那么一站,保管立刻就有人凭着这身黑袍紫剑认出他的身份,然后大喊一声“千里一醉”,方圆百米列队整齐。

当然这些顾飞也没想到,用最原始的方法努力挤到了人群中,这才明白大家在围观什么。

这个区域都是些叫山谷盗贼的人形怪,速度快伤害高,当年顾飞也常常拿他们练手。只可惜唯一的弱点是血太薄,20级的时候他就能砍瓜切菜似地刷了,撑不了多久。可是这会儿,全区域的山谷盗贼都向着一个方向孜孜不倦地飞奔,远远望向他们飞奔的那个点,只见不断有怪被打飞出来,又不断有怪蜂拥而至,景象甚是壮观。

顾飞心下纳闷,按理说这种程度的怪要困住细腰舞,只可能有两种情况。要么就是细腰舞在之前的交战中受了重伤无法脱身,要么就是怪群正中有什么强劲的Boss或玩家正与她厮杀。思及此,也不及细想,他提剑冲上去,一圈双炎闪直接清出一大片空地,人影一闪又瞬间移动到了怪群中,抬手几剑就把这密密麻麻的一堆盗贼杀了个七零八落,也终于看到了在其中苦苦挣扎的细腰舞。

“靠靠靠,你怎么把他们都杀了!”一看到顾飞杀过来,细腰舞急得跳脚大叫。

“举手之劳,不用谢。Boss呢?”环顾一圈也没看到什么目标人物。

“你把他们都杀了我的任务怎么办!老娘好不容易撒了金子让人都别来抢怪的!”

“呃……你不是在杀人啊?”

“废话!杀人我还用得着叫帮手?”细腰舞一边没好气地吼着,一边就要穿越怪群过来敲打顾飞。

常年盘踞高手榜榜首的头号人民币战士细腰舞,不论是一身令人乍舌的装备,还是44级已经过半的等级,都让人只能望其项背,再凭借不俗的操作,要在游戏里杀个五小强以外的人实在是不需要靠人帮忙。

“那你找他们做什么?”

“做任务!快帮我找,他们有人身上带着一面镜子。”

“……镜子?”望着眼前再次刷新出来并密密麻麻向着细腰舞冲过来的盗贼们,顾飞感到一阵头疼,“什么造型?方的圆的?”

“破的。”

“……”

面对一群速攻血薄型的怪,要顾飞饶他们不死实在是太有难度了。以暗夜流光剑的变态输出,即便是老玩家们普遍冲上43级的现在也是遥遥领先的装备,一剑平砍下去就能秒杀了这群盗贼。顾飞只好收起剑,随手挑了根木棍在手,一边对着它们敲打一边寻找镜子的蛛丝马迹,心比手还累。

“它们这样多久了?”眼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想想细腰舞一脑门向前冲的狠劲,顾飞决定临时担当起智囊角色,开始打听详细情况。

“我一靠近这里它们的仇恨就都在我身上了……”

“什么任务这么凶猛?”

“拯救塔米拉。”

原来细腰舞在练级的时候偶然遇到了流窜在云郊湖畔的一个boss,boss的名字非常妖娆叫白虹花羽,是一只不知打哪来的怪鸟,打完后爆出了半个镜子,写着“塔米拉的镜子1”,同时在细腰舞的任务列表中也多了一个叫做“拯救被关押的塔米拉”的任务,没有任何提示。而带着这个任务的细腰舞一来到这片练级区就受到了空前的欢迎,山谷盗贼们一个个都跟她有血海深仇似地前赴后继冲着这方向奔来,一度让这里的玩家以为来了一个绝世好肉盾,开心地跟在后面烧的烧杀的杀,气得细腰舞一把金子扔出去再不准他们来抢。

“咦?那你怎么知道要在这里找镜子?”

“佑哥说的。啊,佑哥来了。”

闻言顾飞扫了眼好友列表,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佑哥“叮”的一声上线了。

“走走走,找佑哥去。”

“杀了我的怪,你还想跑?”细腰舞一把拖住他。

“哪能呢,我们详细问问佑哥,这么找法找到何时。”说完顾飞反手拉过细腰舞,在周围玩家的众目睽睽下拖着浩浩荡荡的盗贼群绝尘而去。


评论(6)
热度(51)
< >
© 槿花一日 | Powered by LOFTER